Gastroenterology:腺瘤及息肉切除后长期结直肠癌风险研究

2020-03-17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研究支持,晚期腺瘤和大锯齿状息肉患者在3年内进行内镜复查,而非晚期腺瘤或小锯齿状息肉的患者无需过度筛查

内镜检查可发现常规腺瘤或锯齿状息肉,通过对前体病变的及时切除以降低结直肠癌(CRC)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但对于前体病变切除后的复查间隔目前尚无定律。

研究人员通过考察护士健康研究1(1990-2012年)、护士健康研究2(1989-2013年)和健康专业人员随访研究(1990-2012年)数据,总计122899名参与者接受乙状结肠镜或结肠镜检查,内镜检查结果分为无息肉、常规腺瘤或锯齿状息肉(增生性息肉、传统锯齿状腺瘤或无梗锯齿状腺瘤,有或无细胞学发育异常)。传统的腺瘤分为晚期型(≥10毫米,高级发育不良,或管状或绒毛组织学)和非晚期型,锯齿状息肉分为大型(≥10mm)或小型(<10mm)。在对危险因素进行调整后,研究人员采用Cox比例危险回归模型计算了CRC发病率的危险比(HRs)。

经过10年的中位随访,总计记录了491例CRC病例,其中6161名常规腺瘤患者中51例,5918名锯齿状息肉患者中24例,112107名无息肉患者中427例。与初次内镜检查未发现息肉的参与者相比,晚期腺瘤患者的CRC风险为4.07,大锯齿息肉患者发生癌变风险为3.35。相比之下,非晚期腺瘤(HR:1.21)或小锯齿息肉(HR:1.25)患者的CRC风险没有显著增加。

研究支持,晚期腺瘤和大锯齿状息肉患者在3年内进行内镜复查,而非晚期腺瘤或小锯齿状息肉的患者无需过度筛查。

原始出处:

Xiaosheng He et al. Long-term Risk of Colorectal Cancer After Removal of Conventional Adenomas and Serrated Polyps. Gastroenterology. March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Gastroenterology:粪便中MicroRNA谱可以检测大肠癌的发生

筛查结直肠癌(CRC)最广泛的办法就是粪便免疫化学测试,但是该方法受检测晚期腺瘤(AAs)的灵敏度低的限制。因此,本项研究旨在探究粪便样本中的microRNA(miRNA)是否可以鉴别A

European Heart Journal:房颤患者应用口服抗凝药发生下消化道出血:可能是结肠癌的危险信号!

根据近期发表于《欧洲心脏杂志》的一项丹麦大型全国性心房颤动(简称“房颤”)患者的队列研究,下消化道出血不应仅被视为房颤患者口服抗凝药的一个可控的不良反应。相反,这可能是一个危险信号,患者可能面临更大的威胁——结肠癌。

Blood:血小板糖蛋白VI通过与癌细胞Galectin-3互作促进转移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血小板在结肠癌和乳腺癌转移中起主要作用,但其潜在的分子机制仍不清楚。糖蛋白VI(GPVI)是一种胶原蛋白和纤维蛋白的血小板特异性受体,可通过免疫受体酪氨酸基础的激活模体(ITAM)信号触发血小板激活,进而调控多种功能,包括血小板黏附、聚集和促凝活性。GPVI被认为是一种安全的抗血栓靶点,因为它的抑制作用在动脉血栓形成模型中具有保护作用,且对止血作用很小。在本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

Clinica Chimica Acta:血液学参数、血小板与淋巴细胞比值、血红蛋白与血小板比值对结肠癌的诊断价值如何?

本研究旨在回顾性分析血液学参数血小板与淋巴细胞比率(PLR)和血红蛋白与血小板比率(HPR)在结肠癌患者中的诊断价值。

老年男性, 稀便及大便改变,偶尔腹痛1年余....

老年男性, 稀便及大便改变,偶尔腹痛1年余....

Lancet:结肠癌切片AI识别用于患者预后预测

AI系统在识别肿瘤组织切片以预测结肠癌患者预后方面具有较好的应用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