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期系统性红斑狼疮:羟氯喹血药浓度及评价

2022-09-20 August MedSci原创 发表于上海

羟氯喹 (HCQ) 是一种抗疟药,用于系统性红斑狼疮 (SLE) 患者作为一线治疗。它可以缓解儿童期发病的系统性红斑狼疮 cSLE 皮肤和肌肉骨骼疾病,减少疾病活动和发作。

儿童期系统性红斑狼疮 (cSLE) 是一种慢性系统性自身免疫性疾病。与患有 SLE 的成年人相比,儿童的疾病活动性和肾病发病率更高。在患有 SLE 的成人中,羟氯喹 (HCQ) 可显着降低疾病活动,减少复发并提高无损伤生存率。此外,不依从 HCQ 已被确定为狼疮发作的主要原因。最近,建议所有狼疮儿童都应常规使用 HCQ

口服后,HCQ 吸收良好,绝对生物利用度为 79%。在 3 至 4 小时内达到血药浓度峰值。由于血浆蛋白结合不良(~50%)和高组织结合(包括血细胞),HCQ 的特点是表观分布容积大(>2000 L)。HCQ 代谢途径涉及细胞色素-P450s CYP2C8 和 CYP3A,在较小程度上还涉及 CYP2D6

然而,对于相同的给药剂量,HCQ 的血液浓度显示出很高的个体间变异性。在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 (RA)、SLE 和 COVID-19 的顺从性成年患者中观察到了这种变异性。当血液中的 HCQ 浓度高于 750 ng/mL 时,难治性皮肤红斑狼疮患者的皮损明显改善。HCQ 的血液浓度与临床疗效之间的关系也已在 RA 中得到证实。然而,在儿科 SLE 中没有可用的数据。在这项回顾性研究中,旨在调查 HCQ 血浓度与 SLE 活动之间的关系,以优化 SLE 儿童的 HCQ 治疗。

SLEDAI 评分作为血液 HCQ 浓度的函数:

方法:在不同场合的临床随访中获得HCQ的血药浓度和效果。cSLE 发作是使用 SLE 疾病活动指数 (SLEDAI) 定义的;SLEDAI 评分 > 6 表示耀斑。使用具有荧光检测的高效液相色谱法测量血液浓度。使用 Monolix 软件的非线性混合效应方法进行统计分析。

55 名患者的人口统计学、生物学和疾病特征:

结果:共采集了 55 名儿科患者的 168 份血液样本。HCQ 表观血液清除率 (CL/F) 取决于患者的体重和血小板计数。与非活动性 cSLE 患者相比,活动性 cSLE 患者的平均血液 HCQ 浓度较低(536 ± 294 vs. 758 ± 490 ng/mL,p = 5 × 10 -6)。在 HCQ 血浓度≥750 ng/mL 的患者中,87.6% 的患者患有非活动性 cSLE。此外,HCQ 血液浓度是疾病状态的重要预测指标。

羟氯喹推荐剂量(mg/kg/天)以达到大于 750 ng/mL 的血浓度:

综上所述,研究者开发了一个与活动性或非活动性疾病状态相关的 cSLE 的 HCQ 血药浓度-效应关系。研究表明,血液中的羟氯喹浓度与系统性红斑狼疮患儿的疾病活动度相关。这表明血液中羟氯喹浓度≥ 750 ng/mL 可能是该人群的潜在治疗目标浓度。然而,这项回顾性研究有局限性,仍有必要进行前瞻性分析来确认这些结果。

 

参考文献:Zahr N, Urien S, Funck-Brentano C, Vantomme H, Garcelon N, Melki I, Boistault M, Boyer O, Bader-Meunier B. Evaluation of Hydroxychloroquine Blood Concentrations and Effects in Childhood-Onset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Pharmaceuticals (Basel). 2021 Mar 17;14(3):273. doi: 10.3390/ph14030273. PMID: 33802811; PMCID: PMC8002378.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NEJM:抗BDCA2抗体Litifilimab对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治疗作用(LILAC研究)

Litifilimab(一种抗BDCA2的人源化单克隆抗体) 是一种皮下给药的人源化 IgG1 单克隆抗体,可与 BDCA2 结合,从而下调 I 型干扰素、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的产生。

同样是狼疮,为什么有人可以“停药”?原来她们都做到这三件事

达标治疗理念的问世为SLE患者停用激素和零用药带来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医生会根据病情发展和用药反馈去严密地调整治疗方案,以帮助患者达到治疗临床缓解乃至完全缓解的目标

ARD:低剂量白细胞介素 2 治疗活动性系统性红斑狼疮 (LUPIL-2)有益

对符合方案人群的主要和关键次要终点的事后分层分析,辅以对多个其他次要终点的探索性分析,支持低剂量 IL-2 对活动性 SLE 有益。

羟氯喹竟能影响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的死亡率

羟氯喹 (HCQ) 与来自三级转诊中心的 SLE 患者的生存率提高有关。研究者旨在确定使用 HCQ 对一般人群中 SLE 患者死亡风险的潜在影响。

系统性红斑狼疮活性和羟氯喹在终末期肾病前后的使用情况

狼疮相关终末期肾病 (ESRD) 是狼疮肾炎 (LN) 最常见的并发症。

ARD:与系统性红斑狼疮疾病活动相关的T细胞3D基因组改变

这篇研究旨在阐明3D基因组结构及其在系统性红斑狼疮(SLE)失调的基因表达网络中的作用,揭示表观遗传机制并突出染色体结构、遗传变异和基因表达控制之间的关系在SLE的发病机制中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