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 Radiol:合并累及血管的肝细胞肝癌患者经姑息TACE治疗效果如何?

2021-01-12 shaosai MedSci原创

经动脉化疗栓塞术(TACE)常作为合并血管受累的HCC患者的姑息治疗方案。然而,对合并血管受累经TACE治疗的HCC获益如何呢?

    原发性恶性肝脏肿瘤是第6最常见的肿瘤,也是第4大全球癌症相关死亡的原因;肝细胞肝癌(HCC)约占原发性恶性肿瘤的90%。HCC发生肉眼可见的血管受累与肝内及全身转移的风险大大增高。如果放置血管受累而不过,可能中位数生存期也就2-4个月。因此,在BCLC分级系统中,合并肉眼可见的血管受累的HCC被分类为晚期HCC。同时,合并血管受累的HCC患者在接受索拉菲尼治疗的效果较差,耐受性及治疗依从性差。

    经动脉化疗栓塞术(TACE)常作为该类患者的姑息治疗方案。然而,对合并血管受累经TACE治疗的HCC获益如何呢?


    近日,Eur Radiol上发表的一篇名为A prediction model for overall survival after trans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fo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vading the hepatic vein or inferior vena cava的论文通过评价经肝动脉化疗栓塞(TACE)对HV或IVC侵袭的HCC患者的治疗效果及安全性,并建立总生存期预测模型。

    本研究回顾性分析1997年至2019年间接受TACE作为肝癌侵袭HV或IVC的一线治疗的患者的数据。

图.51岁合并肝静脉癌栓的HCC患者经TACE治疗前后图像

    研究结果示:本研究共纳入296位患者的数据(1997-2006年的数据组成培训队列,n = 174; 2007-2019年的数据组成验证队列,n = 122)。TACE术后患者的生存期中位数为7.3个月,在34.1%的患者中达到了客观预计效果。训练队列的多变量Cox分析确定了五个预处理因素(最大肿瘤尺寸> 10 cm、浸润性HCC、合并门静脉浸润、肝外转移以及ECOG表现状态1),这些因素可用于创建总生存率的预测模型。低风险组(风险总和:0-3)和高风险组(风险总和:4-7)在验证队列中的总生存时间中位数分别为14和4.2个月(p <0.001)。应用于验证队列的总生存率预测模型的时间依赖性ROC曲线显示出可接受的AUC值(6个月和1年时分别为0.723和0.667)。

图.根据TACE后治疗反应总生存期Kaplan-Meier曲线

图.验证组总生存期Kaplan-Meier曲线

图.在训练组和验证组总生存期时间依赖性ROC曲线

    本研究表明,TACE对于部分侵犯HV或IVC的肝癌患者有效。本预测模型有助于筛选出适用TACE术对治疗的患者。

原发出处:

Hee Ho Chu,Seng-Yong Chun,Jin Hyoung Kim,et al. A prediction model for overall survival after trans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fo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vading the hepatic vein or inferior vena cava. PMID:33241523DOI:10.1007/s00330-020-07536-8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4)
#插入话题
  1. 2021-01-15 墨墨学医

    学习

    0

  2. 2021-01-12 ms2000000057946177

    原发性肝癌

    0

  3. 2021-01-12 lifefamily

    #TACE#单独应用于#肝细胞癌#是不是合适?如果是现在,更倾向结合免疫治疗,可能会有更好的作用吧

    0

相关资讯

Euro Radio:利用CT纹理分析来发现肝细胞肝癌TACE治疗后的反应!

研究基于肿瘤大小和治疗前CT纹理参数的嵌套多参数决策树模型准确预测肝癌对经导管动脉化疗栓塞术(TACE)反应的可行性。

滕皋军教授:肝癌综合治疗新时代--TACE与系统治疗“强强联合”

为进一步提升肝癌治疗效果,延长肝癌患者生存时间,多学科诊疗模式(MDT)已经成为实现这一目标的必经之路。在我国,介入医生每年完成100万例以上以肝动脉化疗栓塞术(TACE)为代表的肝癌介入治疗,介入治疗已然是当前肝癌的重要治疗手段。

聚焦中期肝细胞癌综合治疗,TACE的选择和优化

关于中期肝细胞癌的界定和治疗手段的选择一直是国内外学者探讨的热点。依据BCLC分期,中期肝细胞癌(BCLC B期)首选TACE治疗,对TACE进展的患者可采用系统治疗。而实际临床中,同属中期的患者个体之间差异较大,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标准治疗方式TACE并不适合所有中期HCC患者,细化中期患者群实施个体化综合治疗被广泛主张。本期小编精选2019 ASCO大会上3项关于TACE及联合治疗模式优化的研

Radiology:如何避免肝细胞肝癌经肝动脉化学栓塞术后栓塞术后综合征呢?

本研究旨在建立和验证肝细胞肝癌经肝动脉化学栓塞术后(TACE)栓塞术后综合征(PES)预测模型。

JAMA Oncol:传统治疗方式的“逆袭” :TACE+放疗治疗晚期HCC患者

索拉非尼是目前晚期肝细胞癌(HCC)患者的一线治疗药物。近来有研究报道了其它传统的治疗方式,如肝动脉化疗栓塞(TACE)与放疗(RT)联合运用治疗HCC患者,也具备了一定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那么传统方式能否“逆袭”成功,请跟随小编一探究竟。

Mol Clin Oncol:肝癌TACE术后早期应用索拉非尼可增加局部控制?

近期,来自日本鹿儿岛大学的Tamai T等人开展了一项前瞻性研究,旨在评价索拉非尼对于经肝动脉化疗栓塞(TACE)治疗后的不可切除肝细胞癌(HCC)的疗效,相关研究近日发表在Mol Clin Oncol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