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 Ophthalmology:孔源性视网膜脱离发病率与近视患病率的关系

2020-11-30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荷兰主要RRD的发病率在2009年至2016年间有所上升。人口统计学和白内障摘除术只能部分解释这一现象。在同一时期,荷兰人的近视率发生了变化,这可能与较高的RRD发病率有关。

孔源性视网膜脱离(RRD)的发生率部分取决于其危险因素,如年龄、性别、白内障手术和近视。这些危险因素患病率的变化可改变人群中RRD的发病率。近日,一篇荷兰的研究确定了近年来荷兰的RRD发病率是否发生了变化,以及这种变化是否与RRD危险因素患病率的变化有关。该研究结果发表在了JAMA Ophthalmology上。文章的题目为:Association of Rhegmatogenous Retinal Detachment Incidence With Myopia Prevalence in the Netherlands。

该队列研究包括来自荷兰所有14个玻璃体视网膜诊所的数据,以及一项大型的基于人群的队列研究。研究者分析了荷兰2009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和2016年1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因原发性RRD而接受手术修复的所有患者,以及这几年进行的以人群为基础的鹿特丹研究的所有参与者。分析开始于2018年2月,结束于2019年11月。研究的主要结局为:荷兰人口中特定年龄的RRD发病率,以及2009年至2016年RRD发病率和危险因素流行率的变化。

2016年1月1日,荷兰人口为16979120人。在该人群中,2016年有4447名原发性RRD患者接受了玻璃体视网膜手术。每年发病率为26.2 / 10万人年(95% CI, 25.4-27.0)。在这些病例中,36人(0.8%)在同一年内发展为双侧原发性RRD。RRD患者的中位年龄为61(3-96)岁。研究显示,50岁后发病率显著增加,75岁后发病率下降。55至59岁(每10万人年76.2人)和60至64岁(每10万人年78.7人)年龄组的发病率最高。4447例中,男性2975例(66.9%),女性1472例(33.1%),男女比例为2.1:1。这一比例从5岁至45岁年龄段的平均1.4:1增加到45岁至95岁年龄段的平均2.2:1(5岁和95岁因为人数少而被排除)。男性和女性RRD发病率的中位年龄(范围)相似。右眼受累2321例(52.2%)。2403例患者术后黄斑脱落,占54.0%,男性高于女性 (95% CI, 1.05-1.35;P = .04点)。

原发性孔源性视网膜脱离的年龄段发生率

事实上,从55岁到75岁的每个年龄组中,近视眼的比例都在增加,低近视的比例从19.3%(4561人中的881人)增加到22.3%(3698人中的826人)(相对增加,15.6%),中度近视从9.6%(4561人中的440人)增加到11.6%(3698人中的429人)(相对增加,20.3%),重度近视从2.3%(4561人中的104人)增加到2.9%(3698人中有107人)(相对增加,26.9%)。同时,正视眼和远视的比例从68.8%(4561人中的3136人)下降到63.2%(3698人中的2336人)(相对减少,8.1%)。我们还研究了近视患病率的性别差异。

2009年和2016年鹿特丹研究中患有近视类别的参与者的年龄段比例

有研究表明,早期发病率高峰源于高度近视患者在年轻时发生RRD。研究者不知道荷兰是否也存在这样一群高度近视的年轻人,因为鹿特丹的研究只包括55岁以上的人。此外,没有测量这些RRD患者的屈光不正。近视患病率的增加可能是2009年后RRD发病率上升的另一种解释。研究者发现,在2009年至2016年期间,55岁至75岁的所有近视类别的人都出现了近视转移。这一巧合并不能证明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总之,荷兰主要RRD的发病率在2009年至2016年间有所上升。人口统计学和白内障摘除术只能部分解释这一现象。在同一时期,荷兰人的近视率发生了变化,这可能与较高的RRD发病率有关。未来的研究应该证实RRD发病率的这一趋势。

参考文献:van Leeuwen R, Haarman AEG, van de Put MAJ, Klaver CCW, Los LI, Dutch Rhegmatogenous Retinal Detachment Study Group. Association of Rhegmatogenous Retinal Detachment Incidence With Myopia Prevalence in the Netherlands. JAMA Ophthalmol. Published online November 25, 2020. doi:10.1001/jamaophthalmol.2020.5114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11-30 wxl882001

    了解

    0

  2. 2020-11-30 易水河

    学习学习

    0

相关资讯

“近视加老花”可手术“摘镜”

日常戴一副眼镜、近距离阅读时又要换一副,频繁摘换眼镜让“近视加老花”患者不胜其扰却又无可奈何。专家表示,其实,老花眼也可以通过摘镜手术进行矫正。

Sci Rep:病理性近视眼中的Cilioretinal动脉和Cilioretinal静脉情况调查

日本东京东京医科齿科大学眼科学与视觉科学系的Watanabe T等人近日在Sci Rep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他们研究了病理性近视眼中的纤毛视网膜动脉(CAs)和脊髓静脉曲张(CV)的临床特征。

儿童青少年近视眼检测与防控的应用标准

根据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眼科专业委员会,于2016年4 月15 日发布的OCC-HYBZ[2016〗第001 号“关于启动眼科医药装备行业标准评定的通知”精神,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眼科专业委员会组织相关专家对儿童青少年近视眼检测与防控的应用标准( 2018) Application standard for detection and prevention of myopia in children an

PLoS Medicine:刘奕志团队创建近视眼人工智能预测模型

11月8日,记者从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获悉,该中心教授刘奕志团队利用百万医学验光大数据,创建了近视眼人工智能预测模型,可对近视进展趋势进行个体化预测。相关研究11月6日在线发表在《公共科学图书馆—医学》(PLoS Medicine)官网首页。

近视眼的福利 国家眼科工程中心研制出高精度镜片

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增强,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我国屈光不正的人数在飞速上升。但与此相对应的是,大量近视眼的国人却没有佩戴最适合自己的眼镜。4月7日,在“2018精密数字制造与未来视光学国际论坛”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主任、国家眼科诊断与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王宁利宣布,相关机构已经设计制造出以5度进阶的高精度光学镜片。一场由人工智能和眼科专家进行的人机大战在当天的论坛中上演,尽

近视眼要不要一直戴眼镜,配镜有何讲究

人的一生中,或早或晚都要与眼镜打交道。有近视的要佩戴矫正近视的眼镜,有远视的要佩戴矫正远视的眼镜,有散光的要佩戴矫正散光的眼镜。就算你是正视眼,到了中老年,老视眼(即老花眼)就会找上门来,还非得配副老花眼镜。那么,近视眼应该配框架眼镜还是隐形眼镜?配镜之后,需要一直佩戴吗?这些问题都是近视患者的共同困惑,就让我们聊聊关于眼镜的那些事。配眼镜有何讲究不论是近视、远视、散光,在医学上都称为屈光不正。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