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文虎:后疫情时代,“冷门”感染科招人难

2020-06-02 梅志 健康县域传媒

进医院的时候裹棉袄,出医院的时候穿短袖,这让几个月来吃住都在科室的湖北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仙桃一医”)感染科主任于文虎很不适应。近日,在感染科一名经插管治疗的病人经康

进医院的时候裹棉袄,出医院的时候穿短袖,这让几个月来吃住都在科室的湖北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仙桃一医”)感染科主任于文虎很不适应。近日,在感染科一名经插管治疗的病人经康复治疗出院后,爱好钓鱼的于文虎在空闲时间去江边钓了鱼,过了一个惬意的小假期。

5月6日,仙桃一医在进行全院终末消毒后,他主管下的感染科在第二天重启,他要继续开始自己的正常工作节奏,有关这次疫情,他回想起来还是感到很可怕。

还来不及抢救人就没了

仙桃市有156万人,作为武汉城市圈、长江中游城市群重要成员之一,经济实力跻身全国百强县(市)。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是当地一所三级综合医院,同时也是全国首批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医院,医疗服务辐射仙桃及周边六县(市区)350万人。

12月27日,于文虎与金银潭医院的黄院长在一起吃晚饭,在这期间,黄院长接到一个电话——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通过基因测序发现一种冠状病毒。于文虎当时吓了一跳,第一感觉就是“SARS”来了,作为参加过抗击非典的老战士,于文虎深知冠状病毒的厉害。

冠状病毒在平时鲜有见到,但每一次出现都让人心惊。职业敏感性告诉他,一定要对这种病毒加以千万小心。从武汉回来后,于文虎对科室拉响了警报,要求每个医护人员一定要注意防护,并做好上前线打硬仗的准备。

1月7日,仙桃市郑场镇出现一例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患者,患者刚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回来,过往经验告诉于文虎,此患者可能得了当时流行的“不明原因肺炎”,之后,仙桃一医于文虎与其他几位专家迅速前往会诊,这应该也是仙桃市收治的第一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之后,医院感染科和呼吸内科又接连收治了几名特殊的发热病人,CT结果显示“双肺感染(磨玻璃影)”,不同于普通肺炎。于文虎作为一名资深的感染科医生,对于这种未知原因的病症,一直有着高度警惕,立即要求大家强加防护,随后向相关人员发出提醒并成功引起全院重视,这为当地疫情的报告与控制赢得了宝贵时间。

病人陆陆续续前来就诊,自从1月19日开始,病人越来越多,一天甚至可以达到500人。武汉“封城”后,感染科发热门诊被病人围得水泄不通,说话声、叫喊声、咳嗽声此起彼伏,紧张恐惧的情绪在所有人心中慢慢侵蚀。

除夕前一天,一位老人出现发热、呼吸困难等症状,来医院就诊。当时感染科的床位已十分紧张,已由最开始一间病房收治一名病人扩充到一间病房收治四名病人,而每张床都已住满患者,于文虎将情况告诉了老人及老人的儿子,老人听后向于文虎跪下央求道:“我必须住下,快过年了,家里儿孙都回来了,我不能传染给他们,给我一套被子,我就在走廊等床位……”于文虎赶紧扶老人起来,想尽办法给老人加了一张床。

“部分新冠患者病情进展迅速,刚刚还和你说话,一会儿就开始抢救,不到一小时就去世了,”新冠疫情早期进展特别快,于文虎讲到,初期好多病人还来不及抢救就突然去世了,这尤其让医护人员感到难过,很多医护人员为此不停的落下眼泪。

“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无能为力,会想到,我作为医生,我是在治病救人呢,然而疫情发展的那么快,还来不及抢救人就没了,他们感到很困惑,有无能为力的感觉。”

当时医院应急仓库里只有1000套防护服,其中很大一部分已经过期,虽然过期,但仍是一道生命的防线。按照规定,医护人员在穿防护设施进去之后一次只能待四个小时,因为一套防护设施在四个小时之后防护能力就会大幅下降,但在人力物资严重匮乏的情况下,为了节约防护设施,医护人员往往要在里面待上六个、八个甚至十来个小时,进去之前不喝水先上好卫生间,可很多人却还是湿着裤子出来。

到饭点了,医院收治的一些重症病人没办法吃饭,医护人员全都进去喂饭,有一次,于文虎在食堂吃饭,看到一个护士刚从病房出来,奇怪她这个毛衣怎么变色了,护士说是汗,“寒冷冬季能出这么多汗?”于文虎用手把毛衣捏了一下,几条水线顺着手流了下来。

一顿不同寻常的团年饭

1月28日,山西援鄂组来到仙桃一医支援,院方通知于文虎去接,自1月17日就住在科室的于文虎,在将近半个月时间里,第一次走出科室见到阳光,“当天天气很好,阳光很足,现在想着当初能坚持下来,真的是很厉害”,于文虎微笑说道。

作为感染科主任,于文虎需要每天去上报医院疫情数据,比如医院每天去世人数、危重症人数,于文虎刚换了一部新手机,在那段时间却要一天充三次电,每天要接打的电话数以百计,这对他而言是件头疼的事,他想专注的去看病人。对此,他很感谢医院心内科主任朱冬梅,朱冬梅是他的老同学,一直想来帮助他,于文虎就将数据上报工作全部甩给了朱冬梅,自己将全副身心投入了病人救治上。

在整个疫情中,他还很感谢他的护士长,“反正我不在,她(护士长)就撑着,我起来了,她才去休息一下。整个科室我们三个人,基本上从头支撑到最后了,没有她们的帮助,真的是撑不下去,你可能没有想象不到,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科室里是什么情况。”于文虎感慨道。

回想起那段时间,医务人员都感到非常难受。疫情后期,感染科医护人员有时间聚在一起聊天,“当时聊着聊着好多人就哭了,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坚持下来的”。

仙桃人习惯称年夜饭为团年饭。这是一年之中最丰盛、最重要的一顿晚餐,代表着对来年美好生活的期许。

除夕夜,看到大家都坚守在岗位上无法归家,于文虎建议,组织大家聚在一起吃从食堂送来的饭,当做是吃团年饭。

“谁知道一直在忙一直在忙,到晚上9点钟大家手中的工作还是放不下,就每个人拿了一碗泡面吃了”。

泡面吃完接着忙,截止晚上12点,于文虎与其他两名医生共看了20多位患者,可这还不够,又看了15名病人后,于文虎出来开医嘱,当时是凌晨2点,于文虎抽空去发热门诊看了下,排队的人数还有80人左右。

“就这样一直看到第二天早上8点钟,还有十几名病人没有看,当时就感觉看不到希望。”

除夕当天共接诊了500多位发热病人,收治了62位患者。

疫情期间感染科全部床位有116个,全部收满后,确诊病人仍不断转到感染科,医院就不停的开区收治,将其他科室关停,整次疫情共开放新冠病床1027张。“当时医院的医务人员流传着一句笑话——我们仙桃一医没有其他科室,全部都是感染科。”

4月10日,仙桃市新冠肺炎患者全部清零,经过为期近90天,670医护人员、155个医技人员,446个后勤保障人员艰苦卓绝的战斗,最终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科室的发展有所担忧

于文虎曾于2003年参与抗击非典并获得“广州市抗击非典先进个人”称号,在3月5日又被国家授予“全国抗疫先进个人”。他在1996年毕业于湖北医科大学医疗系,毕业之初在医院的内科工作,2001年进了感染科,2003年去广州南方医院肝病中心进修学习,刚好遇上非典暴发,非典是他经历的第一场实战。

当时医院感染科的康主任对他非常好,康主任非常敬业,临床知识很丰富,对病人的管理也很用心。于文虎受康主任的影响很大,康主任对科室的发展抱有很大希望,2002年11月份派于文虎去广州进修,到5月30日结束,“我完整的经历了整个非典疫情”,于文虎笑着说道。

于文虎老家在农村,今年是他参加工作24年以来,唯一一年没回去与父母一起过春节。他没有告诉父母当时医院的情况,父亲问了他许多次希望他回来,于文虎总是以工作忙不能回去为由骗他,而这渐渐也成了于文虎日后的一个心结。

家人后来听到了相关消息,非常关切他,就不断地向于文虎打来电话,于文虎没时间接,只是到了凌晨三四点钟,才有时间向家人发个信息:“我好着呢,我平安!”

疫情后一阶段,于文虎的爱人在家中做好了饭,带着孩子给在医院的于文虎送来,于文虎让他们把饭放在马路对面,不要过来,就这样远远地望爱人与孩子一眼,然后转身离去。虽然双方相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他们的心却仍紧紧贴在一起。

经过这次疫情,于文虎对以后科室的发展有所担忧。“其实我很担心,在经过这次疫情之后,我的感染科还能不能招的着人?”谈及科室未来的人才建设,于文虎无奈的表示,但愿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但是这种情况也可能会发生。

于文虎介绍,目前医院感染科医生的整体年纪有些偏大,40岁以下的医生只有两名。尽管人员不少,但医院感染科以后要想长远发展形成不错的人才梯队,就必须要招年轻医生。

于文虎建议,等以后有时间了,要让其他科室的医护人员都来感染科转一转,不用呆的时间过长,但要让其他科室医护人员对感染科的应急体系形成一个整体印象,以防日后真正出现了重大疫情事件,都能够及时应对,来之能战。

谈到感染科医生的薪资待遇,于文虎表示这是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平时发生的感染性疾病并不多,导致这一科室的绩效不高,加上现在大家的健康意识有所提高,国家预防方面做的比较好,很少有感染性的疾病看,“所以要是以感染科的经济收入为标准来发绩效,很可能我们永远是最低的,我呼吁所有医疗机构要依然把感染科重视起来,不要说在疫情期间你是英雄,疫情之后你就没绩效了。”

“现在一些学医的学生中本来学感染科的就少,收入低,风险又大,谁会想去学感染科?这就是一种恶性循环,所以我希望相关管理部门应该能考虑到这一点,然后相应的做出系列措施。”

关于感染科日后发展于文虎也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感染科以后要发展成什么样呢?应该是像战略储备一样,向中国的部队一样,等到用的时候能够马上就去,如果不这样的话,我觉得以后感染科很可能会青黄不接。”

相关资讯

李兰娟:武汉是安全的,武汉人也是安全的

6月2日下午,湖北省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武汉市集中核酸检测排查工作情况,并现场连线了李兰娟院士。她说,武汉市无症状感染者在全人群占比极低,加上已发现的所有无症状感染者均已隔离观察,也就是说,平时再遇到无

5月20日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简报,确诊超498万,日死亡创3月30日来新低,WHA呼吁团结抗疫

Worldometers世界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5月20日7时10分,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突破498万例,达到4981365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32.4万例,达到324464例。美国新冠

BMJ:新发传染病疫情对医护人员心理负担的影响

研究认为,针对性的心理干预可降低新出现疫情爆发时,医护人员的心理负担

吉林舒兰“封城”!

5月7日,吉林省舒兰市确诊1例新冠肺炎本土病例。5月9日,新增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11例。5月10日,按照国家新冠肺炎疫情分区分级标准,吉林省将舒兰市风险等级由中风险调整为高风险。出现本地疫情后,省市

湖北宜昌医疗队奔赴巴基斯坦支援抗“疫”

由湖北省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2名医生、4名护士组成的医疗支援队于北京时间9日凌晨抵达巴基斯坦,即将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境内的卡洛特水电站开展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医疗救治等工作。

舒兰市全面加强疫情防控 实行严格管控措施

5月9日,吉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将我市风险等级由低风险调整为中风险。根据疫情防控形势需要以及省、市相关要求,经舒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研究决定,自2020年5月9日起,在全市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