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in & Cell:同济大学朱鸿明/魏珂/刘中民揭示一种心脏祖细胞的异质性及其亚群协助在心脏修复中的潜在作用

2021-02-28 生物世界 生物世界

心血管疾病是人类健康的主要杀手之一。随着我国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提高,心肌梗死的发病率逐年上升。尽管介入治疗、冠脉搭桥手术和药物治疗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仍有大量心梗患者发展为心力衰竭,因此在梗死心肌的修

心血管疾病是人类健康的主要杀手之一。随着我国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提高,心肌梗死的发病率逐年上升。尽管介入治疗、冠脉搭桥手术和药物治疗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仍有大量心梗患者发展为心力衰竭,因此在梗死心肌的修复方面,仍亟待新技术、新策略的研究和应用。

心脏内源性的祖细胞(Cardiac Progenitors)是一群源于心肌组织、具有一定分化能力的间质细胞。尽管近年的一些谱系示踪研究发现心脏祖细胞在心肌损伤后并不能直接再生心肌细胞,但是这些祖细胞的旁分泌功能以及成血管细胞分化能力对于梗死心肌的修复依然十分重要。因此,如何提高心脏祖细胞的治疗作用依旧是心肌修复再生领域的研究热点。

心肌球来源的细胞(Cardiosphere-derived cells, CDCs)是源自心房或心室组织的间质细胞,因其可悬浮培养形成3D球状细胞团而得名。尽管实验室研究和临床试验均显示CDCs对于梗死心肌具有一定的治疗效果,但是目前CDC的分离培养依旧依赖其自身成球能力,缺乏基于细胞表面标志物的纯化环节,其内部的细胞异质性一直未见报道。解析CDCs的异质性可能揭示细胞成分和功能之间的关系,从而为阐明心脏祖细胞当前的争议提供新颖的见解。

近日,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再生医学研究所朱鸿明、魏珂与刘中民教授课题组合作,在 Protein & Cell 期刊上发表了题为:Single-cell transcriptomics of cardiac progenitors reveals functional subpopulations and their cooperative crosstalk in cardiac repair 的研究论文。

该研究结合单细胞转录组学、生物信息学以及湿实验验证,揭示了心肌球细胞内部的异质性、鉴定出功能特异性亚群并阐述了亚群间的相互作用,通过小鼠心梗模型证实Sca-1+的CDC是促进心脏损伤修复的主要细胞类群。

研究团队通过将CDCs进行聚类分析后得到6个细胞亚群,发现:一个既往报道的干细胞标记物Sca-1(Stem cell antigen-1)的表达可将心肌球细胞区分为两个较大的亚群Sca-1+ CDCs与Sca-1- CDCs(图1:A-D)。通过将Sca-1+ CDCs、Sca-1- CDCs以及内皮细胞进行配体受体相互作用分析,发现了Sca-1+ CDCs主要作为信号的发出者,主要是促血管生成信号作用于Sca-1- CDCs(图1:E-G)。如Sca-1+ CDCs高表达的Vegfa可能以旁分泌的方式作用于Sca-1- CDCs表面受体Flt1(图1:H-I)。进一步对两种亚群细胞的增殖、成管能力等表型进行比较,结合对特异配体和受体的干预研究,明确两亚群细胞的特性与互作方式。

图1

随后,研究人员分别将Sca-1- CDCs与Sca-1+ CDCs注射进梗死小鼠心肌内,以比较两种细胞在体内的治疗功能的的差异。出乎意料地,仅Sca-1+ CDCs可以显着性地改善心肌梗死导致的受损心脏功能(图2:A-C)。与Sca-1- CDCs相比,在Sca-1+ CDCs中显着性上调的基因中的大多数配体均为已有报道的具有心脏保护作用的分子,例如Grem1、Cxcl12等。因此推测Sca-1+ CDCs可能通过分泌促进血管生成相关因子来促进心脏损伤修复(图2:D-E)。

图2

综上,本研究结果揭示了一个重要的心脏祖细胞CDCs的细胞异质性,发现了功能特异性CDCs亚群及其互作机制,并证实Sca-1+的CDC是促进心脏损伤修复的主要细胞类群。本研究从细胞异质性的角度探讨影响细胞移植疗效的新因素,或有助于解释当前心脏祖细胞的争议性结果,可能对优化未来的细胞移植策略提供理论依据(图3)。

图3

本研究的共同第一作者为同济大学医学院博士生高磊和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博士生张红杰。同济大学东方医院再生医学研究所的朱鸿明研究员、魏珂教授与刘中民教授为本文的共同通讯作者。

原始出处:

Gao, L., Zhang, H., Cui, J. et al. Single-cell transcriptomics of cardiac progenitors reveals functional subpopulations and their cooperative crosstalk in cardiac repair. Protein Cell 12, 152–157 (2021). https://doi.org/10.1007/s13238-020-00788-6.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4)
#插入话题
  1. 2021-03-01 科研科研科研

    揭示心脏祖细胞协助心脏修复存在潜在作用

    0

  2. 2021-02-28 灿君drugs

    学习了

    0

  3. 2021-02-28 蒙恩的小羊

    内容丰富

    0

  4. 2021-02-28 医鸣惊人

    认真学习了

    0

相关资讯

JACC:FDA I期临床试验显示,用于修复心脏的水凝胶可安全注射到人体内

最近的一项研究评估了心肌细胞外基质水凝胶,VentriGel,经心内膜注射,治疗左心室(LV)功能障碍的早期和晚期心肌梗死(MI)患者的安全性和可行性。

第一次真正的心脏修复!基因药物疗法可治心梗

日前,科技日报记者从联合国“国际遗传工程和生物技术中心”(ICGEB)获悉,其研究小组开发了一种新型疗法,通过植入基因药物,可以帮助诱导心脏细胞再生,治疗心脏衰竭。心肌梗死是冠状动脉硬化心脏病的一种,由冠状动脉的突然阻塞导致心肌细胞缺血坏死,患者的心梗部位会出现永久性结构性损伤,增加了心力衰竭的风险,危害非常严重,可直接致人死亡。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这种疾病已经影响到世界上超过2300万人口。这项

Stem Cells Int:用外泌体修补“破碎”的心脏

干细胞移植治疗是一种很有前景的修复损伤心脏组织并使其再生的辅助手段;然而,由于缺血心脏中移植细胞的存活不佳,一般仅能观察到心脏功能的适度改善。因此,对于可以帮助减轻心脏损伤的新疗法亟待出现。最近的研究已经证明干细胞释放的外泌体可以作为心脏修复的潜在的无细胞治疗剂。曾经一度被认为仅仅是一种细胞废物的外泌体或细胞外纳米粒子已被证明在包括短距离和长距离的细胞间通讯在内的生理功能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J Clin Invest:上海生科院揭示心脏修复再生中新血管形成的机制

6月26日,国际学术期刊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 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周斌研究组的科研成果Preexisting coronary endothelial cells mediate cardiac neovascularization after injury。该研究利用系统的遗传谱系示踪技术揭示了成体心脏修复

Tissue Eng Part C Methods:心脏修复新技术:心脏上喷涂新生物材料有效促进心脏再生

【 在心脏上喷涂生物材料可以有效促进心肌梗死后的心脏修复】研究人员已经证明了微创方法在形成心脏病发作小鼠模型中促进修复受损心脏组织的再生心脏贴片的有效性。喷洒在心脏上的生物材料形成血小板纤维蛋白凝胶,称为心脏贴片,可以帮助心脏愈合而不需要缝合线或胶水,如在“Tissue Engineering”杂志的Part C中发表的文章所述。唐南唐,Adam Vandergriff、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大学、

AHA 2014:新干细胞运输技术 增强心脏修复功能

近日,在2014年美国芝加哥心脏协会科学年会上,来自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科学家通过研究发现,在个体心脏病发作后将干细胞因子直接运输至损伤的心肌组织中或许可以帮助损伤的心肌组织进行修复并且再生。 研究者Kenneth Fish博士表示,我们的研究发现为治疗个体心脏病发作后利用干细胞进行修复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这项研究中,我们通过诱导临床前模型心脏病发作,随后将干细胞因子通过基因转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