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GP 2015:睡眠呼吸暂停或降低抗抑郁药应答

2015-04-14 佚名 医脉通

一项开放性试验纳入400名MDD患者,研究人员发现:共病OSA的患者对12周文拉法辛(多种品牌)治疗无应答的概率是无OSA患者的1.5倍。共病OSA的MDD患者自述抑郁症状更严重,发作时间更长,并且躯体功能性降低、生活质量较差。主要作者匹兹堡医学院Lauren Waterman指出:“这暗示我们临床医生一定要注意筛查老年抑郁患者的睡眠呼吸暂停症状。”第二项研究,在美国老年精神病学协会2015年

一项开放性试验纳入400名MDD患者,研究人员发现:共病OSA的患者对12周文拉法辛(多种品牌)治疗无应答的概率是无OSA患者的1.5倍。

共病OSA的MDD患者自述抑郁症状更严重,发作时间更长,并且躯体功能性降低、生活质量较差。

主要作者匹兹堡医学院Lauren Waterman指出:“这暗示我们临床医生一定要注意筛查老年抑郁患者的睡眠呼吸暂停症状。”

第二项研究,在美国老年精神病学协会2015年会上同获Early Investigator Poster一等奖。结果表明与轻至中度OSA概率的MDD患者相比,高概率OSA的MDD患者认知表现较差。

夏威夷大学精神病及老年医学临床教授Iqbal Ike Ahmed 博士评论说:“两项研究都指出睡眠呼吸暂停不是件好事。”

“一项研究发现睡眠呼吸暂停可能影响抗抑郁药治疗应答,另一项则表明OSA或可阻碍认知改善——即使仍然可获得情绪改善。” Ahmed博士说。

持续损伤

Waterman提到,前期研究发现治疗年轻MDD患者的OSA可提高抗抑郁药治疗应答。但在老年患者中的研究还未得到关注——即便约1/5的老年人同时患MDD和OSA。

Waterman博士说:“老年抑郁患者的睡眠呼吸暂停可能带来持续性损伤。因为两种情况的症状非常类似,我们希望继续进行这类研究。”

来自3家中心的468名年龄60岁以上的MDD患者被纳入试验,参与者的Montgomery-Åsberg抑郁量表(MADRS)得分≥15。收集参与者的基线人口统计学及体能数据,使用多导睡眠图确定个体的OSA状态。分析发现17.1%的MDD患者共病OSA(n=80)。

治疗应答定义为连续两次随访的MADRS得分≤10。基于17项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RSD-17)的部分问题,建立“综合失眠指数”。最初6周,所有患者接受文拉法辛治疗,剂量滴定至150 mg/d;治疗应答者额外持续6周。无应答者的后6周剂量增加至300 mg/d。

筛查的重要性

与无OSA组相比,OSA组的基线平均体质指数(BMI)明显更高(34.1 vs 29.0),基线躯体共病更多(P值均小于0.001)。

OSA组的肥胖(P<0.001)、高血压(P<0.001)、血糖控制不良(P=0.04)的患者明显更多。同时,OSA组参与者的健康相关生活质量MOS体能量表得分更低(P=0.01)。

有意思的是,虽然基线时OSA组的MADRS抑郁症状严重度比无OSA组更高(27.31 vs 26.54;P=0.03),当前发作的病期更长(P=0.002);但他们的抑郁治疗史表格评分更倾向于认为自己的抑郁发作得到了更恰当的治疗(71.8% vs 59.1%;P=0.02)。

此外,“HRSD失眠指数无法预测治疗应答时间,并且HRSD失眠与呼吸暂停间无明显相互作用,”调查者称。

Waterman博士认为这可能由于大多数睡眠呼吸暂停患者的初期主诉为日间嗜睡,而非失眠。“所以未来研究中我们希望能发现一种更好的评估方法,像Stop-Bang问卷调查。”

总之,“医师在评估老年患者的抑郁时应该考虑筛查OSA,因OSA或指示患者对抑郁治疗应答困难。”研究人员指出。

Ahmed 评论说:“我不认为这个关键信息多么令人惊讶。这些研究告诉我们的是如果你存在睡眠呼吸暂停,那么可能对抗抑郁药治疗应答较差。”

Ahmed补充说:“这与血管性抑郁有关。所以如果你存在睡眠呼吸暂停,那么很可能存在脑血管改变。”

认知损伤

由哥伦比亚大学Nancy Kerner博士主导的第二项研究分析了25名有认知损伤的MDD患者数据信息(逻辑记忆II子量表得分<11)。纳入者参与一项16周抗抑郁药治疗试验,并筛查OSA概率。

患者最初8周接受10-20 mg/d西酞普兰治疗。有治疗应答者继续此给药方案至结束(有治疗应答者定义为较基线HDRS得分下降50%)。无治疗应答者由自己的临床医生换另一种抗抑郁药继续最后8周的治疗。使用Stop-Bang问卷筛查参与者OSA可能性。10名参与者OSA的可能性很高(Stop-Bang问卷筛查得分≥5;高OSA组,n=10)。得分≤4的参与者被认为有低至中等可能性的OSA(低OSA组:n=15)。

研究人员24项HDRS评估参与者的抑郁严重度,使用Stroop子测试(Stroop subtests)评估执行功能,使用选择性回忆测试(SRT)子测试评估记忆功能,使用神经心理学测试检验患者的认知表现。

结果显示高OSA组的认知测试得分更低。虽然两组的HDRS及斯楚普测试得分在16周治疗后有显著改善,但高OSA组的16周HDRS得分明显更低(P<0.05)。

另外,低OSA组的SRT延时回忆显著改善(P<0.02);而高OSA组却降低(组间差异P<0.02)。

虽然高OSA组的基线平均HDRS得分低于低OSA组(20.9 vs 24.5),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然而基线时,高OSA组的BMI值更高(P<0.001),肥胖(P<0.05)及高血压(P<0.02)发生率也更高。

抑郁治疗不足

研究人员说:“还需要深入研究解释OSA是否是导致老年抑郁及认知损伤患者快速认知下降的风险因素,改善此类患者的睡眠供氧情况是否可使患者的认知缺陷恢复。”

Kerner博士评论说,临床医生应该考虑为自己所有的老年患者使用Stop-Bang。“它很简单,整个过程不到2分钟,只需要回答简单的是-否问题。”

Ahmed认为这项研究发现并不十分出人意料,因为之前就有研究发现睡眠呼吸暂停与认知损伤和心境改变有关。

“所以有必要向有特定体型的老年患者询问睡眠改变或日间嗜睡情况。”

Ahmed博士说:“一项研究发现睡眠呼吸暂停个体更可能对抗抑郁药治疗无应答。一项研究发现,你可能会对治疗应答,但效果较差。虽然治疗可以改善心境,但却无法改善认知。”

“关键是我们不仅需要治疗抑郁,评估患者的睡眠呼吸风险也很重要,特别是针对治疗应答较差的抑郁患者。”

原始出处: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Geriatric Psychiatry (AAGP) 2015 Annual Meeting. Abstracts EI-19 and EI-20. Presented March 28, 2015.

Sleep Apnea May Reduce Antidepressant Response, Increase Dementia Risk.Medscape April 02, 2015

相关资讯

Heart:冠状动脉搭桥术后睡眠呼吸暂停与心血管结局

CABG患者睡眠呼吸暂停与MACCE发生增加独立相关。

Stroke:气道正压通气在急性卒中患者睡眠呼吸暂停检测中的准确性

由此可见,鉴于卒中急性期的睡眠呼吸暂停频率很高,并且在这种情况下进行完整的多导睡眠监测研究的复杂性,PAP设备的诊断模式可作为急性卒中患者睡眠呼吸暂停检测的替代工具。

Stroke:睡眠呼吸暂停与亚临床颈动脉粥样硬化之间的关系

在这个大型的多民族人群样本中,睡眠障碍与男性和女性亚临床颈动脉粥样硬化相关,尤其是那些<68岁的个体。SA与颈动脉粥样硬化之间关联的潜在机制可能因颈动脉斑块和颈内膜中膜厚度而异。

Hypertension:睡眠呼吸暂停的表型和风险负担

总之,SA在中年普通人群中非常普遍。然而,即使是轻度SA患者显示出明显更高的代谢、炎症和心血管危险因素负担,并可能对公共健康产生影响。

JCEM: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及其与成人睡眠呼吸暂停之间的关系

由此可见,在调整潜在的混杂变量后,甲状腺功能减退症与SA有关。

Am J Respir Crit Care:新方法可有效治疗睡眠呼吸困难

美国科学家日前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一种广为人知的可调节饥饿和体重的激素,可通过鼻腔给药的方式缓解睡眠过程中出现的呼吸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