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要停用这种设备,权威研究发现,其有利于病毒传播

2020-07-13 林敏(编译) 健康界

最近发表在《麻醉学》(Anaesthesia)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与使用其他设备及完全不使用设备相比,使用某种特定的气雾隔离罩(Aerosol box,如下图)会显着增加空气中病毒悬浮颗粒的扩散。

最近发表在《麻醉学》(Anaesthesia)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与使用其他设备及完全不使用设备相比,使用某种特定的气雾隔离罩(Aerosol box,如下图)会显着增加空气中病毒悬浮颗粒的扩散。

研究人员解释称,使用气雾隔离罩时,空气中的悬浮颗粒会在患者咳嗽时猛增。他们认为,这些悬浮颗粒是从隔离罩的“手臂进出孔溢出”的。此项研究由澳大利亚墨尔本东部健康医院(Eastern Health)的彼得·陈(Peter Chan)博士、乔安娜·辛普森(Joanna Simpson)博士,及其重症监护和麻醉科同事共同开展。

研究人员指出,前线医护人员暴露于病毒环境中,生命健康受到极大威胁,这激发了一场设计气雾隔离装置的“竞赛”,包括各种新型防护装备,以及在患者插管时使用的隔离装置。

气雾隔离罩被宣传为一种能保护前线医护人员的快速简易装置,民间的各行各业为支持医护人员工作,纷纷加紧生产该类装置。但研究人员提醒,“尚无”证据证明这类装置的有效性。

该研究报告指出,“为了在新冠肺炎疑似及确诊患者的气管插管过程中为医护工作人员提供保护——尤其是在(个人防护装备)紧缺的情况下,各厂家开始争相生产可重复使用的隔离装置,这使得科学界和社交媒体上都在“宣扬”着各种各样的新型装置,但其实这些装置的作用都是隔离病人呼出的、可能造成感染的悬浮颗粒”。

研究人员表示,针对这些装置的使用,医学界也越来越关注这些装置。

作为此次研究的一部分,研究人员与墨尔本一家名为Ascent Vision Technologies的工程公司合作,测试了包括气雾隔离罩在内的不同气雾隔离装置的有效性。

实验在墨尔本博士山医院(Box Hill Hospital)的独立重症监护室中进行,参与人员包括四名男性志愿者和三名女性志愿者,他们轮流扮演被插管的患者和进行插管的医护人员。

实验模拟了在使用包括气雾隔离罩在内的五种不同隔离装置以及不采取干预措施的情况下,医护人员暴露于直径在0.3~0.5微米悬浮颗粒的过程。

扮演患者的志愿者手持一瓶液体,置于嘴下方,每30秒咳嗽一次,以模拟悬浮颗粒产生的过程。该过程持续五分钟,期间研究人员使用检测装置测量了不同大小颗粒的数量,以及其扩散的范围。最终共得出42组实验数据。

研究结果表明,在这五分钟的过程里,与不使用干预装置相比,使用雾化隔离罩时,不同大小的悬浮颗粒,其扩散范围都有增加。

研究人员表示,假设新冠肺炎患者和志愿者模拟的行为完全一致,那么实验结果说明,气雾隔离罩事实上增加了医护人员暴露于病毒悬浮颗粒的程度,其差距在某些情况下可达五倍甚至更多。

在评论其研究发现时,研究人员表示:“使用气雾隔离罩时,环境被悬浮颗粒污染的程度明显高出其它装置和不使用装置的程度,对此我们也感到十分惊讶”。

“患者咳嗽时,我们清楚地观察到环境中悬浮颗粒急剧上升。我们认为,这表明悬浮颗粒从气雾隔离箱罩的手臂进出孔中溢出了。”研究人员称。这项研究表明,“诸如我们测试的这种气雾隔离罩——全球有很多设计类似的装置被投入使用——对控制气雾的扩散几乎无效,它们反而可能增加空气悬浮颗粒的扩散。”

“在其安全性得到充分证实前,我们已经在插管过程中停止使用气雾隔离装置”,他们补充道。

与此同时,彼得·陈还表示,如果这类装置是在市场上售卖且受到监管,“由于可能让医护人员暴露于感染风险,它们很可能需要被立即召回。但遗憾的是,由于这些装置是捐赠物,不受任何监管,医护人员可能以为自己得到了相应保护,事实上却暴露在了更大面积的新冠病毒环境中。”

原文来源:Nursing Times

原文标题:Warning of rise in Covid-19 exposure among nurses using aerosol boxes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07-14 lyh994

    图呢?什么原理?给个原文链接看看

    0

相关资讯

曾经创造多个全国第一,如今被拍卖抵债,这家医院经历了什么

在数月前的武汉疫情中,还名列第四批定点救治医院的武汉商职医院,目前已处于停业状态。医院人去楼空,官网上的两个联系电话均无法拨通。

北京友谊医院:维护医院安全 保障百姓健康

在7月1日举行的《北京市医院安全秩序管理规定》媒体沟通会上,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副院长李昕 就北京友谊医院落实《规定》的情况做了介绍。

该如何打破医院经营发展困难局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经济发展情况注定是不容乐观的,同时加上国家政策对公立医院预算的削减,对于医院而言都是不小的打击。院长及医院管理层们面对这样的压力,纷纷表示受不了。

北京医院安检落地,能守住医院安全吗?

7月1日是《北京市医院安全秩序管理规定》正式实施的第一天。有网友在网上这条新闻的评论里@了陶勇医生,告诉他:“陶医生你看看,以后医生们会安全一点了。”

三甲院长警告:办医院不是病人越多越好!

“办医院不是病人越多越好。病人往大医院扎堆是普遍问题,医院为了承接日益增长的病人不断扩大院区、扩大规模、增加床位数。疫情之下这些大医院的运营压力更大,医疗资源在少数医院过度集中,对整个公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