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方药网上随便买 在线“话诊”现开药方谁把关?

2019-09-10 佚名 北京日报客户端

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今年 12月 1日起生效,届时网售处方药将正式 “松绑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多家网上药店和药品交易平台早就在销售处方药,工作人员与顾客在线聊天简单“话诊”后就能开出处方。令人担忧的是,这些为顾客现开药方的人资质如何?能否为消费者把住用药安全关?医院排队三小时,大夫开药三分钟的糟心经历,让不少人遇到头疼脑热的常见病宁愿放弃医保报销,自己去药店或者网上买药。这部分购药需求,自然

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今年 12月 1日起生效,届时网售处方药将正式 “松绑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多家网上药店和药品交易平台早就在销售处方药,工作人员与顾客在线聊天简单“话诊”后就能开出处方。令人担忧的是,这些为顾客现开药方的人资质如何?能否为消费者把住用药安全关?

医院排队三小时,大夫开药三分钟的糟心经历,让不少人遇到头疼脑热的常见病宁愿放弃医保报销,自己去药店或者网上买药。这部分购药需求,自然包括处方药。网售处方药现状如何?记者体验了多个电商平台。

打开一款名为“康爱多网上药店”的APP,记者选择名为“左克”的处方药——盐酸左氧氟沙星胶囊。在提交需求清单后APP显示“10分钟内将有药师与您联系”。随后工作人员在简单咨询病情后表示已在线开好处方。连电子版处方也没看见,记者就顺利完成了付费。究竟“话诊”者是客服人员还是药师,傻傻分不清楚。在记者追问下,工作人员承认了自己其实是客服的身份。这位员工还提醒,购买三盒需要负担邮费得花58.5元,如果买四盒就包邮了,总费用相当,只要58元。

换家电商会如何?在“健客网上药店”APP买药时,记者与客服一通电话就搞定了电子处方,买到了三精牌的盐酸左氧氟沙星。但客服明确表示,并不会把电子处方发给顾客。

在“叮当快药”APP订购处方药甲磺酸左氧氟沙星片时,其系统很快将记者带入了在线诊疗系统。简单在线咨询后,记者终于见到了有名有姓的医生开出的电子处方。一位姜姓医师开出了仁和互联网医院的电子处方,诊断结果是“急性支气管炎”。

目前电商平台销售处方药时基本都是靠患者自述,并不强制要求患者必须提供医院出具的正式处方。处方药把关方面做得比较规范的是京东。不同于前两家中小电商平台的“免费”开处方,在京东上用户开处方需要额外付费。同样是可开处方的内科主治医生,京东健康显示的在线开方价格极从每次2元到50元不等;电话问诊费用从5元到100元不等。这些问诊大夫的所在医院与科室信息均有详细披露。

2013年我国发布《关于加强互联网药品销售管理的通知》,规定“药品零售连锁企业通过药品交易网站只能销售非处方药,一律不得在网站交易相关页面展示和销售处方药。”2018年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则对网售处方药开出了新通道:“对线上开具的常见病、慢性病处方,经药师审核后,医疗机构、药品经营企业可委托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配送”。

医改专家、北京大学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表示,药吃不好引发过敏或耽误治疗是可能危及生命的,这也是各国对处方药都要严格管控的重要原因。在她看来,电商要发展网售处方药业务,必须得有合作的实体医院作为后盾。目前,京东和叮当快药等平台已经会把电子处方发给用户,但是李玲认为这仍然不够,包括这些医生的执业证书编号等信息,都应在电商平台公示供用户查询。

药品管理法修订过程中,是否允许网售处方药存在很大争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政策法规司司长刘沛此前表示,修订后的药品管理法对于网售处方药采取了包容审慎的态度,同时提出了“线上线下要一致”的原则,即网售主体必须是取得了药品经营许可证的实体企业,药品销售网络必须和医疗机构信息系统互联互通,信息共享,确保处方的来源真实,保障患者的用药安全。

但从目前网售处方药的现状看,上述监管措施如何真正落地还面临考验。记者注意到,药品经营许可和医师从业资质等信息公示是医药电商的短板。在“康爱多网上药店”这款APP中,记者就未能发现其公开的任何线上线下资质信息。而在“药房网商城”APP中,公开了互联网药品服务资格证书,但对于合作医院和医生信息,并未在APP中予以公开展示。

另外,“叮当快药”APP展示了包括互联网药品服务资格证书在内的多款证书,“健客网上药店”APP还同时公示了其旗下实体药店、医院和互联网医院的具体地址、电话等信息,但对于医生具体执业情况等信息,上述两款APP都没有进行详细披露。

相关资讯

监管空白!在线买处方药吃死人 英国紧急查处16家线上药房

一位英国验尸官说,亟需采取措施确保病人们能安全地从在线医疗服务供应商那里获取药物,否则可能会引发更多的死亡案例。危险的买卖奈杰尔·帕斯利(Nigel Parsley)在给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的信中指出,一名妇女在服用网上购入的鸦片止痛药后死亡:现年41岁的黛比·海斯佩斯(Debbie Headspeath)经过在线咨询,取得了由英国药店配发的处方药。而她的全科医生并不知

45年了!美国处方药价格首次下降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去年美国处方药价格下降了 1%,虽然不多,但在美国这却是 45 年来首次出现,据政府的一项研究,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医疗体系更多的向仿制药倾斜,品牌药品销售增长趋缓。

Lancet Infect Dis:中国社区药房无处方处方药销售情况仍不容乐观

研究发现,中国社区药店的无处方处方药销售情况仍较为普遍,需要采取多方面的措施,包括管制措施、专业培训和公共卫生教育,规范处方药,特别是抗生素的销售

网上卖处方药,“红线”要守住!

处方药用处方开——在网络上,这条人人皆知的明规却似乎走进了“灰色地带”。不少人发现,在部分网络售药平台,一些处方药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依然能顺利购得。在部分二手交易网络平台,也有一些未经审批进口的药品在暗自流通。

处方药随便买、“隔网神医”满天飞……网上药店该严管了

通过手机APP买药如今已成为新趋势。不过,记者调查发现,在没有提供医生开具的处方时,用户也可以在部分APP买到处方药;部分APP对处方药搞“满减促销”,鼓励消费者多买;买药APP的“在线医师”和“病友”随意提供用药指导……在享受方便快捷的同时,通过APP买药也存在诸多问题亟待整治和规范。方便快捷,网上买药成新趋势记者尝试在手机应用商店搜索关键词“买药”,可找到数十个在线买药APP,下载安装后,使用

互联网医疗将放开并纳入医保报销 处方药零售最重要的契机

国家医疗保障局官网公开了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部分代表关于互联网医疗建议提案的答复。答复中指出,互联网医疗收费政策已经形成初稿,未来会正式发布。互联网医疗纳入医保报销范围的工作也要进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