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转移性实体瘤的全癌全基因组分析

2019-10-26 海北 MedSci原创

最近,研究人员描述了迄今为止最大的转移性实体瘤基因组全癌研究。

如今,转移性癌症是癌症患者主要的死亡原因,并且与不良的治疗效果有关。我们还需要更好地了解晚期癌症的特征,以帮助适应个性化治疗,减少过度治疗并改善预后。

最近,研究人员描述了迄今为止最大的转移性实体瘤基因组全癌研究。该研究包括了分别对2520对肿瘤和正常组织进行全基因组测序的数据,并且在中值深度为106倍和38倍下进行了分析,调查了超过7,000万种体细胞变体。

转移性病变的特征性突变变化很大,具有反映原发性肿瘤类型的突变,并且全基因组重复事件发生率很高(56%)。单个转移灶相对均质,绝大多数(96%)驱动基因突变是克隆性的,高达80%的肿瘤抑制基因通过不同的突变机制双等位失活。

尽管转移性肿瘤基因组显示出与原发性肿瘤相似的突变态势和驱动基因,但研究人员此次的发现可能有助于鉴别个别患者对治疗或耐药性做出反应的特征。

因此,研究人员建立了一种方法,来审查临床关联性及其潜在的可操作性。对于62%的患者,该方法可用于将患者分层,以有针对性地进行临床治疗。这证明了全面基因组肿瘤图谱对癌症精密医学的重要性。


原始出处:

Peter Priestley et al. Pan-cancer whole-genome analyses of metastatic solid tumours. Nature, 2019; DOI: 10.1038/s41586-019-1689-y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Nat Commun:微量测序+低成本高效检测侵袭性肿瘤的新技术

近十年来,随着二代测序(NGS)技术在检测诊断和实验室研究中的广泛应用,文库制备方法不断被优化,单样本测序成本也随之下降。然而,同时对多个样本进行高通量测序的成本依旧较高。尤其在肿瘤检测中,需对同一病人的活体采样进行多区域多位点的并行检测,高成本低效率则成为当前对癌症患者进行测序检测的一大难题。

Nature:癌症基因组“暗物质”中发现新的癌症驱动突变

最近,研究人员报道,约50%的Shh髓母细胞瘤(Shh-MB)中存在U1剪接小核RNA(snRNA)的高度复发性热点突变。

胃肠道黏膜下肿瘤的倍增时间能否判定病变性质?

胃肠道黏膜下肿瘤的倍增时间能否判定病变性质?

PNAS:强强联手!新组合用药有望“创造”靶点,实现对癌症“围追堵截”

随着社会科技的发展,癌症治疗观念正在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其中通过设计合适的治疗药物,使其根据肿瘤细胞上的分子靶点对肿瘤细胞进行精准打击的“生物导弹”——靶向治疗俨然成为了肿瘤研究的热点。但是这种治疗方式的适应症有限,仅针对具有特殊靶点的癌症,使得靶点问题成了阻碍其广泛应用的一大难题。

攻克脑转移——下一代ALK抑制剂的研发方向

国内自主研发的me-better/new-better ALK抑制剂是否具有竞争力?自美国FDA于2011年8月批准第一代ALK抑制剂克唑替尼用于ALK阳性局部晚期和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之后,陆续上市了第二代和第三代ALK抑制剂,使ALK阳性晚期NSCLC患者的生存时间得到显着延长。同时在ROS-1阳性NSCLC,克唑替尼等ROS-1抑制显着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

Nat Commun |揭示BRG1通过自噬依赖性氧化应激反应减弱结肠炎症和肿瘤发生

持续的组织炎症会导致组织修复障碍和肿瘤发生,因此,炎症性肠病(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IBD)患者,会有极大的概率发展成为结直肠癌(Colorectal Cancer, CRC)。IBD是由肠道粘膜屏障,免疫系统和环境因素之间一系列复杂的相互作用产生。其中,肠道屏障完整性对于防止微生物入侵和慢性炎症的发展至关重要。因此,维持肠上皮细胞(Intestinal Epit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