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指标预示新冠肺炎向危重症转化

2020-04-08 中国科学报 中国科学报

国内研究显示,新冠肺炎的危重症病例死亡率接近一半。在新冠病毒感染的早期阶段,如何预测患者临床恶化的风险并及时作出决策?这是摆在一线医务人员面前的一道难题。

国内研究显示,新冠肺炎的危重症病例死亡率接近一半。在新冠病毒感染的早期阶段,如何预测患者临床恶化的风险并及时作出决策?这是摆在一线医务人员面前的一道难题。

3月31日,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学科专家詹庆元在名为“中美携手抗击新冠”的直播中,向美国同行分享了最前线的救治经验。从2月初起,他和他的团队便驰援武汉,在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抢救重症患者,在他们收治的84名患者中,有80名康复,积累了与新冠病毒抢夺生命的丰富经验。

从最轻的“不须住院并恢复正常活动”,到最严重的死亡结局——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临床状态可以划分为6个等级,跃升2个以上等级,或氧合指数(PFR)下降超过100mmHg的患者,就属于“临床恶化”。而临床恶化可能预示着不良结局:在武汉同济医院接诊的31名临床恶化患者中,有20名需要气管插管,有13名最后不幸去世。

詹庆元团队统计发现,3项指标可提示住院患者将出现临床恶化: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值(NLR) 升高、低血钠症、肺部磨砂玻璃影伴实变。

“对出现临床恶化的患者,应尽快转入ICU救治。而完善的ICU医疗设备、完备的救治预案、标准的操作规程对救助危重症患者至关重要。”詹庆元表示,“在医护团队建设早期,医疗设备不足,救治方案缺乏时出现的死亡病例,可能与气管插管介入较晚有关。适时适当地采用呼吸支持技术,可以挽救生命。”

该团队的临床实践证明,经鼻高流量氧疗(HFNC)对出现轻中度急性低氧性呼吸衰竭(AHRF)的患者有显着的治疗效果,但该疗法一旦失败,接近6成患者会走向死亡。

“因此,对HFNC或无创通气失败的危重病例,应尽快开始插管,这样可以减少患者的肺损伤,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詹庆元说。

此外,詹庆元提出,适当的呼气末正压(PEEP)结合俯卧位可改善患者通气。

相关资讯

与死神掰手腕——西安交大一附院救治全省最危重新冠肺炎患者纪实

钟南山:新冠肺炎危重病人治疗起来,比SARS的救治难度更大。

APACHE IV:预测危重症患者预后更为有效

急性生理和慢性健康评分(Acute Physiology And Chronic Health Evaluation,APACHE)评分是最广泛应用于危重症评估的工具。它存在很多版本,目前应用最广泛的是APACHEⅡ。事实上,目前最新更新的是APACHE Ⅳ。国内已有研究表明,对于于成人危重症患者预后评估,APACHE Ⅳ具有更优秀的性能。国内一项研究表明,重症监护病房患者的临床资料,分别计算其入

【急重症科】危重症患者的睡眠状态和昼夜节律

概述 睡眠由两套主要的调节系统调节,分别是以24小时节律工作的生理节律系统(Process C)和确保获得充足睡眠的稳态自我调节系统(Process S)。对患有危重疾病的患者,这些调节机制均出现紊乱,其中原因包括使用改变睡眠节律的药物(比如,异丙酚),经历了ICU的环境(比如,工作流程),既往睡眠障碍的加重,和/或急性疾病的影响(比如,脓毒血症)。从而,患者可能发生谵妄、呼吸功能受损、免疫

NEJM:高能营养液+高热卡有优势吗?

对于危重病患者,指南推荐能量的摄入和能量的消耗应该匹配,以预防能量能量的不足,因为这与不良预后有关。患者入住 ICU 后通常会早期开始肠内营养,肠内营养配方的能量组成大约为1kcal/ml,并按照1ml/kg/h 的速度输注。受到胃肠道耐受性和因手术禁食的影响,患者往往仅仅能够摄入不足推荐能量60%的场内营养。

维生素C:危重症患者应该补充吗?

我们中的许多人会将维生素C缺乏与在“探索时代”中死于坏血病的水手联系起来。然而,现在已经很明显,维生素C缺乏肯定不是过去的事情,而是在极端情况下发展而来。

危重症的结局:什么是有意义的?

综述目的 在这篇综述中,我们将要讨论理解和发展重症医学研究有意义的结局,其质量改进和政策干预方面我们需要作出努力,也是我们面临的挑战。这些都是以病人为中心,目标一致,而不是仅仅是死亡率的改善。我们将讨论对病人和其他利害关系者有意义的且可能造成危重症结局的不同方面,包括家庭和提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