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Hepatol:药物性肝损伤——药物特性与宿主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

2015-08-19 佚名 医脉通

特异性药物性肝损伤(DILI)是停药的一个常见原因,虽然这种情况不是很频繁,DILI可能会导致严重的临床后果,包括急性肝衰竭以及肝移植需要。消除由治疗目的带来的医源性‘伤害’在照顾患者方面是首要的。然而,查明罪魁祸首的药物和存在DILI风险的患者仍然具有挑战性。除了遗传易感个体处于高风险外,药物的理化性质和毒理性质以及其与宿主、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都要加以考虑。这些因素对DILI机制的影响是多层次的

特异性药物性肝损伤(DILI)是停药的一个常见原因,虽然这种情况不是很频繁,DILI可能会导致严重的临床后果,包括急性肝衰竭以及肝移植需要。消除由治疗目的带来的医源性‘伤害’在照顾患者方面是首要的。然而,查明罪魁祸首的药物和存在DILI风险的患者仍然具有挑战性。除了遗传易感个体处于高风险外,药物的理化性质和毒理性质以及其与宿主、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都要加以考虑。这些因素对DILI机制的影响是多层次的。

我们总结了以下几方面的现有知识:1)与肝脏毒性相关的药物特性;2)宿主因素改变个体DILI风险和临床表型;3)药物-宿主之间的相互作用。

DILI个体风险和的临床表型可能是由药物理化性质和毒理性质、宿主因素及其之间的相互作用等多方面的影响来决定的。

药品特性致初始细胞损伤的原因包括超过阈值剂量、理化特性比如亲脂性、活性代谢物的形成、氧化应激的诱导、线粒体危害和胆盐输出泵等肝脏转运体的抑制。

年龄、性别、遗传因素、青春期发育、激素和营养状况、怀孕、联合用药、基本条件和肠道微生物都会影响DILI的主要机制,可以分为四类:药物处理、毒理学反应、炎症和免疫应答及组织损伤与修复的平衡。

药物-宿主之间的相互作用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以便整合药物特性数据和患者临床资料,从而发现DILI临床风险调节剂及其与药物特性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实现个体化安全用药。

原始出处:

Chen M,Suzuki A,Borlak J,Andrade RJ,Lucena MI.Drug-induced liver injury: Interactions between drug properties and host factors. J Hepatol. 2015 Aug;63(2):503-14 PMID:259125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15-08-28 lecoo

    很好的选题

    0

  2. 2015-08-27 lecoo

    不错的

    0

相关资讯

ALT在DILI诊断中的共识与争议

药物性肝损伤(DILI)诊断目前仍然以反映肝细胞损伤和肝功能障碍的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碱性磷酸酶(ALP)、γ-谷氨酰转移酶(GGT)和胆红素(BIL)等常用肝脏生化指标作为临床诊断的重要参考指标。本届美国DILI会议对ALT在DILI诊断中的作用和价值进行较深入探讨。 ALT正常值概念 传统的ALT正常值为定于上世纪70年代。关于ALT正常值之争最早出现于2008年美国基夫(Ke

2014年美国胃肠病学院科学会议亮点汇总

2014年10月17日——22日,美国胃肠病学院2014年科学会议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召开。这次盛典迎来众多胃肠病学家就包括新的胃肠病学研究、消化疾病的治疗以及临床实践管理等内容进行讨论。本篇资讯就会议上“成效显著”的课题,如粪便菌群移植,炎症性肠病,药物性肝损伤以及丙型肝炎治疗的内容亮点进行汇总。 粪便菌群移植 近期,利用粪便菌群移植治疗难治性或复发性难辨梭状芽孢杆菌感染是一个热点话题,获

药物性肝损伤临床试验中注意的关键细节

2014年3月19-20日,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在华盛顿举办了第14届药物性肝损伤(DILI)专题研讨会。下图为茅益民教授(左)与美国密歇根大学丰塔纳(Fontana)教授交流。在这一主题的讨论中,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药品审评和研究中心的约翰·西尼尔(John Senior)博士、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资深肝病专家伦纳德·泽夫(Leonard Seeff)教授、得克萨斯

药物性肝损伤(DILI)诊断:RUCAM量表与结构性专家诊断程序争鸣

解放军第八五医院上海南京军区肝病中心 傅青春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     2014年3月19-20日,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在华盛顿举办了第14届药物性肝损伤(DILI)专题研讨会。本报于上期(3月27日D1~D3)介绍FDA应对药物性肝损伤的策略、我国DILI研究进展和与国际水平的差距以及DILI研究新热点等,本期将继续推出大会精彩内容

茅益民:药物性肝损伤研究进展

由于多数病例不可预测、具有异质性,因此无论从诊断和治疗方面而言,药物性肝损伤(Drug-induced liver injury,DILI)都是肝病领域中一个具有挑战性的疾病之一。目前已有上百种药物、营养补充剂和草药被证实可导致肝损伤。DILI作为药物安全性问题的重要组成部分,已成为过去50年药物撤市的最常见原因,因此,药物的肝脏毒性正日益受到医学界、社会公众和药监部门

药物性肝损伤的发病机制及其处理

抗结核药物的不良反应主要有药物性肝损伤( drug-induced liver injury,DILI)、周围神经炎、消化道反应和皮疹等,其中以DILI最常见,也最为严重,是导致治疗中断、更改方案、疗效降低和耐药的根本原因。 抗结核药物的不良反应主要有药物性肝损伤( drug-induced liver injury,DILI)、周围神经炎、消化道反应和皮疹等,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