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外科医生:怎样才算手术成功?

2018-5-22 作者:春哥   来源:温柔医刀 我要评论3
Tags: 外科  手术  医生  
分享到:

“医生,手术成功吗?”

每一个外科医生应该都被问过这个问题。

“手术成功!”

只要手术还算是顺利,没有大的并发症,病人安全的下了手术台,绝大部分医生可能都会这样脱口而出地回答。

可是,有一次,当有个病人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却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病人女性,腹膜后脂肪肉瘤外院术后短期复发,近20厘米的巨大肿瘤占据整个右上后腹腔。肿块向下推移横结肠及系膜,向上与胃窦、肝门、胆囊、肝脏等广泛致密粘连,向后推移肾脏并侵及肾周脂肪囊,向下挤压胰头十二指肠。更为凶险的还不是主体肿瘤,而是位于大血管周围的子病灶。例如,肝门后方下腔静脉前方夹缝里的肿块位置深在,胰头十二指肠后方的肿块包裹下腔静脉,局部侵及下腔静脉壁;右侧肾门周围的肿块紧紧包裹右肾动、静脉。(这种手术以后还做不做了?)

这是一次艰难的手术,整个手术团队可谓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在肝胆外科的同台协助下,在泌尿外科的保驾护航下,历时6个小时,在出血仅数百毫升的情况下,尽全力切除了所有能切除的肿瘤,及肿瘤受侵组织,并保全了所有可能保留的脏器。

这样的手术算是成功吗?

如果说从手术安全角度看,最大限度的切除了肿瘤,手术出血不多,也没有并发症发生,病人平平安安地下了手术台,术后恢复也是一帆风顺,在很多人的眼里,应该算是非常成功的手术。

但是,如果说从肿瘤根治性角度看,似乎又不是那么的完美。手术只是切除了肉眼所见所有能切除的肿瘤,在右侧肾门的位置,由于肿瘤紧紧包裹右肾动、静脉,虽然我们尽全力做了肾门血管的裸化和肿瘤组织的清除,但是,理论上讲,右侧肾脏不切除,并不能做到最彻底的根治。只是,如果切除了右侧肾脏,病人的器官功能和生活质量又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我想起了临床上很多类似的困境。

比如,升结肠癌局部侵及十二指肠,如果只做右半结肠切除加十二指肠壁的局部切除和修补,虽然手术创伤小,安全性高,术后恢复也快,却是留下了复发的隐患;如果是做右半结肠切除联合胰十二指肠切除,虽然根治效果好,局部复发风险降低,但手术创伤大,术后并发症多,生活质量受影响也很大。

再比如,直肠癌局部侵及膀胱、前列腺,如果是只做直肠联合肿瘤受侵组织的局部切除,手术范围自然要小的多;但是如果同时做直肠、膀胱、前列腺的切除,手术的根治性却要好得多,只是手术创伤太大,还要施行大便、尿路的双改道。

手术策略该如何抉择?手术成功的定义又该如何界定?

是只着眼于手术操作本身的安全,病人下了手术台都叫手术成功?还是放眼长远,病人长期存活,没有复发,也没有并发症,才叫手术成功?

门诊经常会遇到宫颈癌放、化疗后出现放射性肠炎的病人、直肠阴道瘘的病人。每每我都会安抚她们,治疗是成功的,如果当初不进行放、化疗,说不定现在连遭受痛苦的机会都没有。可是,看着她们承受的巨大痛苦,望着她们求助的眼神,我也不禁在内心追问,这样的治疗算得上成功吗?

其实,我也明白。风险总是和收益并存,任何治疗都是双刃剑,可能伴随着并发症,伴随着不确定性,按下了一头可能会翘起另一头。有时甚至,为了控制疾病,必须做出一些必要的牺牲。

可是,当我们为短期效果沾沾自喜情不自禁的时候,当我们对治疗并发症熟视无睹习以为常的时候,是不是内心应该少一分浮躁和骄傲,多一分份反思和清醒?

在外科领域,手术很快收工结束往往也被看做是一种“成功”,而“快刀”也被外科医生视为一种美誉。手术做得快,手术时间短,被视为水平高超的一种表现。不仅病人、家属这样认为,甚至医务人员、外科医生也这样认为,连专业杂志也把手术时间作为衡量手术难度、手术水平的一项指标。

手术时间稍长,家属就会很着急,担心手术出了什么问题;手术做得慢,麻醉医生和手术护士就会很嫌弃,抱怨外科医生技术不行,影响自己下班。

而很多外科医生也把自己手术做得快当成一种骄傲,经常都在朋友圈得意地晒贴,两个小时就做完一台手术,一天又做了几台手术诸如此类。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术做得快就被认定等同于手术做得好啦?快,顶多就是手术做得熟练而以,是否能等同于好,中间定然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反观很多外科大咖,从来不会刻意标榜自己手术做的快,手术演示时,不急不躁,工于细节,精于雕琢。因为他们知道,不能以快慢论英雄,手术做的细致,病人获益才是真正的成功。

手术做的快,很多程序被简化了,很多细节被忽略了,就难免粗糙,看似利落,实则潦草,短时间可能看不出来,但长时间一定会显现出差别。就像一双鞋,两个小时赶工出来的和两天精心打磨出来的,虽然都能穿,但舒适性、耐用性一定会有区别。

曾经有手术室护士问我,为什么你的直肠癌手术要比其他人手术时间长,我看她脸上坏坏的笑,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就跟她说,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因为我没看其他医生的手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但是,你可以去病房问病人,问家属,了解手术的效果,了解他们对手术的感受。

有一次查房,一个男病人的爱人神秘兮兮地把我拉到一边,问我,医生,你不是说直肠癌手术要影响功能吗,你看,我老公现在手术后才一个多月,那方面的功能还是很强,好像没有受影响哦?

我看着这位可爱的家属,虽然她的直接让我感到些许意外,但是内心却是充满自豪,也深深地为病人感到高兴,毕竟自己手术中所做的一切努力和尝试终于没有白费,不仅做到了肿瘤的根治,还完好地保全了病人的功能,他可以像以前一样过正常人的生活。

在以前的文章中,我曾经提到一位外科医生,当年也是我的带教老师。他的胰十二指肠手术做的非常娴熟,如同行云流水酣畅淋漓,在业内享有盛名,也令我佩服地五体投地。后来,他去日本学习了一段时间,回来后风格大变,手术做成了“鬼见愁”。以前三、四个小时就能做完的手术现在要做六、七个小时,令手术室的麻醉医生和洗手护士闻风丧胆,上了他的手术就不知什么时候能下班。

我不知道他现在是怎么在做手术,因为后来一直没有机会去观摩学习,但是我知道,能把原来做快的手术做慢下来,他一定是精雕细琢、精心打磨,考虑到了方方面面,把手术做到了极致。(中兴制裁危机笼罩下的临床医疗)

我有时想,如果说十月怀胎,让母亲备受身心的煎熬,让胎儿忍受长时间的等待,是为了孕育一个完美的生命,创造一个人生的奇迹的话,那么给予病人第二次生命的外科手术,是否也值得外科医生精心准备、用心雕琢、倾心打造?

不纠结手术快慢,不计较时间长短,竭尽全力去打拼创造。要注重效率,但不能潦草;要讲究细致,但不要磨蹭。不追求快,不惧怕慢;该快就快,该慢就慢;快慢得当,相得益彰。

有人说,如果把人生看成一场长跑,暂时的落后和领先又算得了什么,关键是看谁跑得久,跑得远,能笑到最后。

如果说,把手术比成人生的又一个起点,为了打拼一个好的状态,为了争取一个好的结果,再耐心细致地准备有何不好,何必着急慌慌地急于出发?因为,成功的手术不只是为了挽救病人的生命,让他们能再次起跑,而是要还他们一个健康的体魄,给他们一个完美的人生!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ushi1987

手术做的好不好自己说了不算.病人说了算.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6-9 10:54:34 回复

183********(暂无匿称)

学习了.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5-22 12:59:47 回复

中医痴

不错的.学习了.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5-22 12:58:19 回复

web对话
live chat

扫码领取IF曲线

IF连续增长的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