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你在儿童医院的病房里向我怒吼,我的亲人正在华山医院接受抢救

2016-3-16 作者:@虾米妈咪   来源:新浪微博 我要评论3
Tags: 儿科医生  夜班  华山医院  
分享到:

每个医生都有故事,大都只能埋在深深的心底,不愿与家人道,也不想与外人说

2007年,我还在上海市儿童医院的病房轮科,当时是在消化内科的病房。

那时,我患了过敏性紫癜,免疫功能出了问题,每月几乎有一半时间在发热,反复血尿正准备肾穿活检,颅内占位正待进一步检查......可是,我不敢将自己的健康状况与家人(甚至同学朋友)说——因为,我的一位正值盛年的亲人,8年间,因“脊索瘤”辗转于各大医院和知名教授,经历了多次神经外科手术和放疗,已让整个大家庭变得精神脆弱了,而且,与家人说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除了给家人们平添压力,我都不敢去想象家里的老人们是否还能承受得住,再说,医生的健康还是得自己来管理。

在我崩溃痛哭事件发生的前几天,科里正好来过一个“发热待查”的小男生,是我们科一位老主治接诊的,而在入院后的第三天下午,患儿的双腿开始不能自己弯曲和伸直,小便也解不出来,后来我们的诊断是“格林巴利综合症”。

“格林巴利综合症”暂时不科普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找资料学习。我只想告诉大家一个严肃的事实,一些疾病的早期症状,常常可能只有发热或者类似感冒的症状,在没有更多相关症状出现的疾病早期,医生也不是神,漏诊在所难免。

当时,家属觉得是医生误诊,来了一大群人大闹病房:抢病例、拍桌子、揪着医生和护士......科室里是一群女人,好不容易等来了保安大叔,保安大叔都奈何不了他们......最后,院方出面,一边积极治疗患儿,一边安排老主治出去“学习”一个月。

经历这事件以后,老主治去“学习”,让本来就缺人手的科室又少了一根顶梁柱,白天工作量增加了,翻夜班也更频繁了,科室里面人人自危。

我们的病房是这样翻夜班的:

第一天的早晨七点半交班会议,然后开始查房,开医嘱,写病历,办出院......等处理完自己主管的病人之后,把主管病人的情况交班给白班同事。

休息几小时后……

下午四点交班会议,白班同事会把整个科室的病人情况交班给夜班同事,下午四点半开始夜班,无论是收治处理新病人还是抢救处理老病人都是夜班的活......

第二天一早,六点半先巡一遍病房,查看新到的检查报告,七点半交班会议,然后开始查房,开医嘱,写病历,办出院......等处理完自己主管的病人之后,把主管病人的情况交班给白班同事,方能离开病房——如果主管的病人病情稳定,出夜班时或许能看到正午的阳光。

那是一个周六的早晨,前一天正好是我夜班。

从老主治那儿分给我主管的一个患儿,本来晨间查房时已经与他的父母沟通好了病情和诊疗方案,他的父母也都觉得理解和认同,突然来了一屋子的亲戚,亲戚们开始挨个挨个来找我了解病情。出于“特殊时期”对家属“特别照顾”,我还是尽量停下手上的工作,给予解答。

经历患儿的大姑、二伯父、小阿姨、小舅妈、姑奶奶等一干人轮流“了解病情”之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又在病房的楼道中拦住了我。

小伙子说:我要了解一下**床的情况。

我问他:请问您和患儿之间是什么关系?

小伙子答:我就是**床的家属。

我告诉他:其实,今天,你们**床的好多家属都来问过孩子的病情了,你们家人可以先沟通一下,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再集中交流吧。

小伙子怒气冲冲吼道:你态度不好,问你话不答,信不信我去告你!

我平静地告诉他:你去告我吧,患儿的病情和治疗方案,他的父母已经知晓,你们不能继续干扰我们的正常诊疗工作。

小伙子抡起一叠病历夹,砸在装病历夹的小车上,小车飞出去好远,病历夹散落一地。

我在病房的楼道上放声痛哭。

我真的不是因为觉得委屈害怕而痛哭,而是已经顾不上周围的人会怎么看待我,也不想向任何人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无助——此时,我的亲人正躺在离我医院3公里外的华山医院,一上午被连下了三道病危通知,我的手机已经被我的家人打爆了......可是,我真的无能为力。

周围有家长围着数落这个小伙子,有些家长帮忙捡起散落的病历夹,小伙子慌忙溜走,护士长闻声赶来却不知怎么安慰我。我一边哭一边赶着手上的工作,出医嘱,写病历,办出院......

你在儿童医院的病房里向我怒吼,我的亲人正在华山医院接受抢救

赶到了华山医院,进了神外的病房,我简单地了解了抢救经过,安抚我的家人们,告诉他们,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医生们的每一个处理都很及时而有效,请务必相信他们......

其实,那时候,我比任何家人都更想哭,8年间,我从医学生成长为小医生,陪着我的亲人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诊疗和手术。在这期间,我们更像是彼此的陪伴,我管理他的健康,他教我做一个有尊严的人——他不是我的生身父亲,却是我人生意义上的父亲。

看着自己尊敬的人,一步一步走向终点,却真的已经无能为力;看着一个无比热爱尊严的人,身上接满了冰冷的机器,我知道,说放弃很容易,活着却很艰难。也许,他活着,是对我们所有的家人一种安慰吧。

人生有时会很艰难,却总得努力挨过去!

几个月后 ,我还是失去了这位亲人。按照浙江老家的风俗,我作为他的“子女”送别了他最后一程。之后有若干年,我常常活在痛苦的记忆里,我甚至拒绝复查自己的疾病......再后来,我终于还是因为健康和家庭的原因离开了儿童医院,换到相对轻松的社区医院工作......不过,现在,我已经在努力管理自己的健康了。
本文转载已获作者授权!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登录才能发表评论!马上登录

1538361****(暂无匿称)

医生背后也有家人要照顾的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3-17 10:18:00 回复

老段

无奈之举啊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3-16 21:11:00 回复

任然

医生都是有故事的人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3-16 13:11:00 回复

web对话
live chat

扫码领取IF曲线

IF连续增长的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