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岁男子突发胸痛,检查后自认为无事,转身便不醒人事

2019-11-25 最后一支多巴胺 最后一支多巴胺

56岁男子突发胸痛,检查后自认为无事,转身便不醒人事

凌晨三点,120为急诊室里送来一位56岁的男性患者。

患者躺在病床上烦躁不安、坐卧不宁、面色苍白、大汗淋漓,看着眼前这位犹如被淋过雨一般的病人,一股不祥的预感在我的心头萦绕不散。

“怎么回事?”我赶紧扶着试图挣扎起来的患者询问道。

虽然患者神志清楚,但此刻却并不能做出准确的交流,他一直在不停抚摸着自己的胸口。

120急救医生说:“睡眠中突然发病,胸背痛快半个小时了,救护车上测量血压只有70/40mmHg!”

这简短的叙述中包含了极大的信息,主要症状是胸背痛、发病时间是半个小时、主要生命体征血压已经处于休克状态,它们统统在表达着几种最需要排除的致命疾病:“急性心肌梗死、主动脉夹层、肺栓塞!”

陪同患者来到医院的是他的妻子,一位手里拿着一大堆病历资料的女性。

“他没有什么大问题,上个月才从你们医院出院。”很显然家属并没有意识到病情的危重。

我和同事第一时间为患者复测生命体征,完善心电图、血糖等基本的检查并打开静脉通道纠正休克对对症处理。

“以前没有问题不代表现在没有问题,你看现在疼痛这么明显,出了这么多汗,血压这么低,像是没有问题吗?”患者病情危重,必须要争分夺秒同死神赛跑,每错过的一秒钟对患者来说都是对生命希望的浪费。

我试图用最直白最简单的话对病人的家属沟通:“这种情况有可能是心肌梗死、有可能是主动脉夹层、肺栓塞也不能排除,但不管是哪一种都会要命。现在要检查,要治疗。”

然而,患者家属却不以为意,甚至还在抱怨着:“他一直吃着法华林,不会有事的。”
病人患有心房颤动将近八年,长期口服法华林抗凝治疗。

事实上,正是因为患者长期患有心房颤动等心血管系统的疾病,此刻才更加要重点考虑心肌梗死、主动脉夹层、肺栓塞等致命疾病,更何况此刻病人正处于生死攸关的时刻。

“我也不希望有事情,但现在看起来问题很严重,有一些检查必须要做!”做了解释之后我给了家属不容置疑的回答。

家属没有再次反驳,嘴巴里却十分不满的嘟囔着:“还有睡觉把自己睡死的吗?有什么检查不能住院做?”

病人被送入急诊抢救室十分钟后,经过快速补液后患者的血压得以稳定,胸背痛的症状也有所缓解。

“现在还痛吗?”趁着患者的情绪稍稍有所缓解,我抓紧时间询问了病史信息。

患者今年56岁,患有高血压病16年,心房颤动8年,平日里长期服用降压药和法华林,并无特殊不适症状。30分钟前睡眠中的患者突发胸背痛伴胸闷气喘,疼痛部位位于胸骨后和两肩胛骨之间,自服用3颗速效救心丸后并无任何缓解,并且逐渐大汗淋漓。抽烟将近30年,每天20支左右。无酗酒。

在进入急诊抢救室20分钟内先后为患者完善十八导心电图两次均无明显改变,床边快速生化检测心肌酶也完全在正常范围之内。

紧接着又完善了主动脉全程CTA,结果依然没有发现病变。

虽然患者胸背痛伴胸闷气喘的症状得到了缓解,休克也得到了暂时的控制,主要检查结果也在正在范围之内,但是这并不能代表患者已经平安无事,反而是更加危险的征兆。

好似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又比如黎明前的黑暗。

家属在得到了目前的检查结果并无明显的异常后兴奋的打电话通知了正在赶来的子女:“你爸爸没有什么大问题,你们不需要来了,天亮后我们就回去了!”

我只是实事求是的告诉家属目前的检查结果没有明显异常,却并没有说患者没有任何危险,然而原本慌乱之中的家属却误解了我的意思。

站在病人的床头,我一边观察着心电监护上的数字变化,一边等待着前来会诊的专科医生。

病人躺在病床上不断呻吟着,甚至还在对我说:“我这是怎么了?”

看着虚弱的患者,我又想到了曾经同样因为剧烈胸背痛而躺在这张病床上的病人和那深夜里在急诊室回荡的呻吟声和哭泣嚎啕。

五年前的某个深夜,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男性同样因为睡眠中突发胸背痛被家属送进医院。

老人烦躁不安、大汗淋漓,口中不断喊着:“快帮我打止痛针!”

然而在患者来到医院不到三分钟,我还没有来得及脱去老人身上厚重的棉衣测量血压、完成心电图,同事还没有取出镇痛药时,患者便突发了心跳呼吸停止了。

因为没有做尸体解剖所以真正的死因不得而知,但如此之快的死亡想来也必定是要以心血管疾病为主要考虑的。

大约是前年冬季的凌晨,一位驾车路过本地的外地中年男性患者自行来到了急诊室。
他在驾车途中突发胸背痛,难以忍受,大汗淋漓,于是就近来到了医院。

当时虽然患者没有家属、没有信息,却依然开通了绿色通道第一时间为患者完善了检查。

结果却是A型主动脉夹层,一种极其凶险的疾病。

就在为患者联系准备手术事宜的时候,患者突发心跳呼吸骤停了,经过一番抢救后依然永远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从患者自行来到医院,到出现心跳呼吸骤停,仅仅不到30分钟。

而现在躺在我眼前的病人,同以上两位又是多么的相似!

我深知看似风平浪静的背后其实正在暗潮涌动,在病人呻吟呼吸的瞬间死神病魔正在侵吞着他的血和肉。

家属拒绝了住院治疗的建议,理由是:“上个月才出院,没有什么大碍。现在检查结果又都是正常的。”

“现在正常不代表就是平安无事,疾病都有发展的过程,说不定过段时间复查就不正常了!”毕竟患者从发病到家属拒绝住院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但显然患者的妻子并不能理解其中的道理,她坚持的信念口中反复念叨的一直是那句:“我们一直在吃法华林,没有什么问题!”

“你知道吗?他的病情随时随地都会出现变化,一旦恶化,就会要命!”我非常不理解病人和家属为什么如此的固执。

可惜的是她不仅坚持拒绝住院,甚至连急诊留观都拒绝,要求天亮后便回家。

“你家中有什么国家大事吗?一切都你家子女来了再说吧!”面对难以沟通的病人和家属,情急之下的我只好以等病人子女做决定为理由来尽量将患者拖在医院里。

“没有什么国家大事,但有孙子要带啊。要是住院的话,非常不方便。”

家属默认了我的建议,患者也打消了天亮就要回家的想法。

我站在病人的床头又开始同患者交流起来,不仅是为了更详细了解病史信息,也不仅是为了更直接的观察病情变化,更重要的是想拉关系套近乎让患者能够住院进一步治疗。

“为什么会这么痛?”已经恢复了些体力的病人不解的问道。

“就像我前面说的那样,任何胸痛都是要引起重视的,尤其是像你这样有高血压、房颤的病人。有很多致命的疾病都会导致胸痛的!”事实上,在患者就医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我已经反复对家属和患者沟通过许多次。

“还有睡觉中睡死的吗?我一直在吃法华林!”患者同妻子一样对自己口服法华林一时念念不忘。

“睡眠中突然发病的情况不是没有,你没有听过那些猝死的新闻嘛!吃法华林又不代表就不会犯病了!要是这样的话房颤的病人岂不是都要长命百岁了?”

患者听完我的话后咧嘴一笑,却又突然眉头紧皱。

只听见患者说了一句:“我这是怎么了?”

“快,拿除颤仪过来,病人不行了!”站在床边的我只见患者已经意识丧失、四肢抽搐、面色发紫了,而心电监护上已经提示室颤了!

又经过一番胸外按压、电除颤、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通气后患者的心跳呼吸方才得以稳定,家属才真正意识到病情的危重。

抢救完毕后,我脱下手套抬起头才发现悬挂在抢救室墙壁正中央的电子钟已然提示着四点二十分。

在护送患者前往介入导管室的途中,患者的妻子还在不停的念叨:“没关系,没有大事,你要挺住,我们一直再吃法华林,不会有事。”

事实上,导致患者命悬一线的罪魁祸首正是急性心肌梗死。

这是一件发生在去年冬天的故事,我却一直没有忘记,甚至像前面两位胸痛后死亡的病人一样牢牢记在了心中。

因为这样的悲剧总是在发生,因为这样的病例几乎每一年都重复出现着。

甚至前几天,我便在急诊抢救室里再次遇见了一例极其相似的病例,这也是多巴胺同大家分享这个故事的原因。

说在最后的话

1、每年的这个时候,尤其是在温度骤降之时,心脑血管疾病便会明显增多。一旦出现胸闷胸痛,千万要引起重视,第一时间前往医院。

2、睡眠中突然发病乃至心跳呼吸停止的案例非常之多,之前的检查结果并不能说明当下的身体状况。

3、时间就是心肌、时间就是生命。对于胸痛来说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对于生命来说再怎么小心也没有错。

4、猝死并不完全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如果不小心,下一个猝死的有可能便是你自己!

相关资讯

超声心动图诊断三尖瓣下移畸形合并急性左室下壁、右室心肌梗死1例

患者男,57岁,因间断胸闷1 d,加重伴胸痛、一过性意识丧失13 h就诊,门诊以“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以下简称冠心病)”收入院。既往高血压病史22年、糖尿病病史18年。

J INTERN MED:疑似稳定性冠心病患者循环三甲基赖氨酸水平与急性心肌梗死风险

在疑似稳定型心绞痛患者中,血浆TML而非TMAO可以独立预测AMI的风险。该研究的结果促使人们对决定TML水平的代谢过程及其与心血管疾病之间潜在关联开展进一步研究。

Heart:合并症对急性心肌梗死患者肌钙蛋白峰值水平和死亡率的影响

在对AMI患者进行的这项全国性分析中,合并症严重影响了cTn峰值的全身浓度。无论cTn峰值水平如何,合并症都是死亡率的重要预测指标,在将cTn解释为诊断和预后生物标志物时,应将其考虑在内。

Eur J Heart Fail:心源性休克并发急性心肌梗死的趋势

由此可见,并发AMI的心源性休克发生的频率已经有所降低,但是,CS(尤其是继发性CS)的死亡率也很高,尽管采用有创治疗的频率更高,但在过去的10年中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善。

Circulation:2000年-2014年,急性心肌梗死发病率变化趋势的性别差异

近几十年来,美国急性心肌梗死(AMI)的发病率有所下降,但性别差异依然存在。在一个综合医疗服务系统中,Mefford等人研究了AMI事件在女性和男性中的时间趋势。研究人员在加利福尼亚州南部凯萨医疗机构中35岁及以上住院患者中筛选AMI患者。根据第九版临床修订的《国际疾病分类》鉴别2000年-2014年期间首次住院治疗的急性心肌梗死、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和非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患者。计算平均年变化百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形势下急性心肌梗死诊治流程和路径中国专家共识(第1版)

自2019年12月以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武汉感染流行并迅速蔓延全国各地,根据国家整体防控方案,绝大部分地区启动限制出入、限制交通等措施。此特殊形势对于急性心肌梗死患者的转运救治流程提出了新的要求。急性心肌梗死发病急、致死性高、最佳救治窗口期短、且容易合并呼吸系统感染及呼吸、循环衰竭,更加需要就地积极治疗。为规范管理、易化流程,现制定急性心肌梗死诊治流程和路径策略,其核心是就近原则、安全防护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