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招投标时代亲历者:三明没放起来的那把火,现在如何了?

2019-3-21 作者:刘峻   来源:网E药经理人 我要评论0

每次遇到负责招投标事务的朋友,我都会很诡异地一笑……对方也都理解我的意思,说出我诡笑的含义:是啊,我工作的前景堪忧……但招投标还是在做啊……

招标挂网这个词,对所有老医药人都寓意深远,每个人都有与之相关的回忆——或是骄傲,或是惋惜,或是悲怆。

据查,我国公立医疗机构的药品招标采购始于1993年,河南省首开先河。直到2000年,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城镇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指导意见》中,才正式提出了试行药品招标采购制度。2002年前后在全国各省正式运行。

现在招投标已经归到医保局,医保局的工作方式已经转移到集采和支付方式改革,招投标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了,为什么依然在做呢?

招标挂网经过多年运行,已经成为一个体系,各省的第一道准入门槛。“没有实际意义”不等于“没有意义”,比如,计划生育工作早就没有实际意义了,依然存在了很多年,慢慢才从单位序列中消失。

对于终将逝去的招投标,应该更多是纪念,而不是诟病。逝去的原因就是“多器官功能衰竭”,没有深入分析的必要,而是应该去认识和了解取而代之的新事物——医保支付标准。

我们当下眼见的是国家4+7集采,但这次集采只是针对一部分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在部分地区,用一定的市场份额,换取最低的采购价。严格意义上,这对其他产品、在其他区域,并没有指导意义。至于其他地区对这些产品,强行要求价格联动,就像二次议价一样,属于地方政策,国家医保局在口头上也不鼓励。

在我看来,这次4+7国家集采的配套政策远比集采本身意义重大,不但表达出兑现量的决心,对于落地执行过程可能出现的问题考虑周全,最重要的是,开始动用医保支付标准这个流星锤。(注:流星锤的特点就是兵器中最难练、最难用,可以远程打击、打击面广。)

其实,医保支付标准一直都是存在的,只是等同于招投标的价格,没人注意到。2015年5月,国家发改委的《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中提出:“医保部门会同卫生管理部门,制定的医保药品支付规则,在调查药品实际市场交易价格基础上,综合考虑医保基金和患者承受能力等因素制定医保药品支付标准。在新的医保药品支付标准制定公布前,医保基金暂按现行政策支付。”

2016 年4 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 年重点工作任务》中要求:“根据国家有关政策,开展基本医保药品支付标准制定工作”。11 月24 日,国家人社部再次发出《关于基本医疗保险药品支付标准 制定规则的指导意见( 征求意见稿)》。但医保支付标准为什么一直没有脱离招投标价格,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呢?

2017年的詹厅,从三明到福建,想放的一把火就是医保支付标准。在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尚未实质性开展的情况下,福建方案中就按照仿制药最低价制定“医保支付结算价”。原研药按照最低价的1.5倍计算医保支付结算价,对中药注射剂非基药零支付,辅助用药和营养用药按照50%-70%的标准支付……政策出台,行业一片哗然……然后呢?就没有然后了,这把火最终没有烧起来。

虽然,医保支付标准在国际上有成熟的经验,并不意味着我们国家可以简单照搬。我国医保支付标准迟迟没有出台的原因有以下几个:

1、既然卫计部门组织了招投标,人社医保部门再出一个医保支付标准......这样不合适。

2、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结果还没有出来,就不能以仿制药的价格来制定支付标准。

3、医保支付标准与药品价格差距越大,患者自付比例就越高,国家并不希望提高患者自付比例,增加患者负担。

4、招投标价格主要靠竞争比价和临床专家的议价,医保支付标准的形成是个复杂的过程,需要数据积累和科学精算等各项前期准备工作。

这次4+7集采配套政策中的阶梯性降低医保支付标准,意味着国家医保局正式把流星锤舞了起来。“阶梯性”体现了国家医保局的睿智,一举多得:一是“引导”过去使用非中选品种的患者向中选品种;二是如果患者希望继续使用原非中选品种,也不必突然自付比例过高,有个心理接受的缓冲过程;三是给非中选品种释放一个信号——你可以不降价,我可以不报销;四是对中选品种的正激励和政策保护。

今年是医保支付标准元年,医保支付标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医保支付标准最简单的形成机制,已经在运行了:

有统一质量标准且充分竞争的,就通过带量采购,以最低价为医保支付标准。

没有充分竞争的创新药物,则根据对医保基金的影响(用量)和药物经济学的分析(价值),进行价格谈判。

医保支付标准中相对困难的,就是药品编码信息的标准化、医院和采购平台数据上报以及数据精算分析。医保一直在收集积累这些数据,不是为了用公式算出一个支付标准,而是在制定支付标准和价格谈判时有数据依据。

中国药科大学的丁锦希教授和他的团队,在2017年就发表了《药品医保支付标准形成的数据采集与标准化研究》,是方法论的专题研究之一。

看到这里,大家就能感受到医保支付标准与过去的招投标很大的区别。然而,中国医保支付标准中最复杂的,是中成药的医保支付标准。没有统一的质量标准,也不知道用中医还是西医的标准来评估其临床“价值”,有一大批的独家产品导致竞争不充分……

难,并不代表不可能。我查到一篇硕士论文《中成药医保支付标准的研究及探讨》,作者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的硕士生刘畅,导师是杜守颖教授,文中还致谢了导师“熊先军”。如果正是现任国家医保局的熊司长,这说明在中成药医保支付标准的方向上,至少熊司长是有概念的。

文到此处,您是深吸一口气,还是长舒一口气呢?我做为一个招投标时代的亲历者,是先深吸一口气,再长舒一口气,感慨一句:时代真是变了……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