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医院保安拦救护车 患者车内去世 真相细思极恐

2018/6/14 作者:石 岩   来源:环球医学 我要评论3
Tags: 医学人文  
分享到:

救护车是连接患者生命和医院的桥梁,尤其是重症患者,想要转院只能依靠救护车运送。然而对跨城市转院的患者来说,预约救护车并不容易。近日,黑龙江省讷河市老莱镇的农民赵洪军想把妻子转回老家医院,却没想到千辛万苦找到的救护车被拦在医院不让走,更没想到妻子会死在救护车里……

赵洪军的妻子因腰椎管狭窄于5月14日到哈尔滨一家三甲医院做手术,术后出现格林巴列综合征,5月30日进入重症监护室。由于无力承担医药费,赵洪军便想把妻子转回讷河当地医院。

送患者转院几经波折

5月31日下午,赵洪军看医院内停着四辆救护车,就向其中一辆要了张名片,电话中跟车主谈好价钱为3500元,然后办理出院手续,等车到来。结果到晚上7点多救护车也没来,再打过去就涨到了5500元。晚上10点多别人帮忙又找来一辆,要价5700元,并且要求患者如果在车上去世,每公里另加10元钱,里外里要1万多。实在无力承担的赵洪军只能另想办法。

6月1日早晨,赵洪军托关系从讷河老莱镇医院以4000元的价格找来一辆救护车,进门时先是遭到几个人围上来警告他们“以后不许再来了”,后又被保安以“鸣笛害他被领导骂”为由阻拦。虽然后来救护车顺利接到患者,但却在出医院时再次发生冲突。

当日11点左右,救护车接上患者来到医院伸缩门前,保安却不给开门。患者表弟媳从行人通道出去找保安交涉未果,赵洪军下车跳出伸缩门交涉也未果。最后,气愤的赵洪军把门强行推开。就在双方争执的10分钟时间里,患者在车内悄然去世。

当时,随车医生告知家属患者已去世的情况,保安因“把门弄坏了”仍不放行,赵洪军遂后报警,并将妻子尸体放入院门口旁边的特警值班室,后在警方劝说下将其转入殡仪馆。

患方:保安喊“就不给你开”

在出院时,患者表弟见保安不给开门,就用手机开始录音,在后来双方交涉过程中,保安多次说“就不给你开”,声音很大,但患方表示双方没有肢体接触。

从患方提供的一段录音中可以听到,一个男子误以为他是同行,对他说,“以后少来吧,我的车多,让我挣点。(你)拉自己家人,拉一趟就拉一趟吧,以后别来就完了。”还有一个男子说,“你总来,我们吃啥去?”

保安:患方有备而来

事发后,哈医大一院保卫部部长李志国介绍说,涉事保安是哈尔滨市经保保安服务有限公司的,医院对保安只有监管责任,负责日常管理的是保卫部副部长迟凤鸣和保安公司中队长韩亮。

李志国解释说,赵洪军叫来的救护车鸣笛进了院,容易惊扰到病人或家属,涉事保安为此进去交涉时双方发生了冲突。救护车出来时,车上的人拿着手机在录,保安看到后也拿出手机录。车上的人下来就把保安打了。

李志国认为,患方“像有备而来”,事后,涉事保安“左胳膊被拐杖打肿了”。之所以他们没追究患方打人的责任,主要是因为对方“家里死了人”。

对于纠纷结果,李志国表示:“经我们调查,是家属放弃治疗,不属于医疗纠纷,是治安案件。公安机关怎么定,我们就怎么接受。有我们责任,我们就承担责任。”

医院救护车乱象

事发后,医院内仍停着多辆不正规的救护车,多是金杯面包车,车况很差,都没有警灯和警报器,只在车上贴着“急救”或“某某医院”的字样。

对于这些救护车,李志国说,它们中有一部分挂靠在别的医院,不叫黑救护车,但肯定不是正规的,“这个跟我们医院没有关系,我们也界定不了,只要来就得让进。”同时,李志国也坦陈,这些救护车确实有市场,因为正规的车辆紧张,远的地方也不一定能去。

在静待事件真相的同时,更值得注意的是为何医院内部“非正规”救护车横行?是医院内部管理有漏洞还是本身就与这些救护车公司有利益纠葛?救护车关系着患者的生命安全,如何方便患者家属预约正规救护车是医疗系统应该重视的问题。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虈亣靌

谢谢老师的讲解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6/16 11:17:06 回复

chunjianf

学习了.谢谢分享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6/15 6:45:36 回复

三生有幸

学习一下谢谢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6/15 6:14:29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