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抗线粒体抗体阴性原发性胆汁性胆管炎(PBC)的预后较差

2016-2-1 作者:MedSci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2

冰岛大学医学院Juliusson近日完成的一项研究表明,与抗线粒体抗体(AMA)阳性的原发性胆汁性胆管炎(PBC)患者相比,AMA阴性者的预后显著较差。

研究者们对71例AMA阴性PBC患者的病历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按照诊断年度,与71例AMA阳性患者相匹配,记录患者的疾病表现、实验室检测结果和临床终点,对患者的长期转归进行评估。

结果,AMA阴性PBC患者的女性比例为96%,诊断时的中数年龄为55岁,随访时间为7.5年,相比较,AMA阳性对照组的女性比例为86%,中数年龄为56岁,随访时间为8.3年。AMA阴性和阳性患者发病时的平均总胆红素水平分别为0.7 mg/dL和0.6 mg/dL,碱性磷酸酶水平分别为570 U/L和341 U/L(P>0.05),两组患者的年龄、血清IgM水平、ANA状态和随访时间均无显著性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与AMA阳性患者相比,AMA阴性患者无肝脏相关并发症(包括肝移植和死亡)的生存率显著较低(P=0.0182)。

研究者指出,尚不清楚导致AMA阴性PBC患者预后较差的原因,可能是真正的预后较差,也可能反映了AMA阴性病例的检出延迟。


研究结果显示,89%患者存在大胆管PSC、4.3%存在小胆管PSC、6.4%合并自身免疫性肝炎(AIH)。69%患者存在IBD,其中有79.5%是溃疡性结肠炎(UC)。所有研究对象中,5年、10年、20年和总体非肝移植生存率分别为80.7%、72%、66.3%和65.6%,中位非肝移植生存期为14.5年。 

10.9%的患者诊断为肝胆管恶性肿瘤,结直肠癌为11.2%。女性比男性患者非肝移植生存率稍高(女性和男性分别为69%和63.9%)、肝胆管恶性肿瘤发病率低一些(女性和男性分别为7.9%比12.5%)。小胆管疾病患者和AIH患者具有显著较好的非肝移植生存率和较低的肝胆恶性肿瘤发病率。整体来看,IBD对生存率和恶性肿瘤发生率的影响轻微,统计学差异并不显著。


除了新近相关的9种基因区域,研究者还观察到3个既往与该疾病相关的基因组区域中的强信号。在这12个基因区域中,6个也与IBD相关,在最近一项有关IBD的研究中,另外6个区域与IBD无相关性。

“通过使用免疫基因分型芯片,我们能够区分这些自身免疫病之间的基因关系,并且开始不仅能看到它们的基因相似性,还能看到它们的基因差异性。”Jimmy Liu博士说。“由于PSC是一种罕见病症,因此样本采集比其他自身免疫病更加困难。我们希望获得的更多样本,从而能够将更多基因区域与该疾病联系起来,这样识别可作为治疗靶点的基础通路将变得更容易。”

3个与PSC相关的基因区域位于T细胞变异的基础单一生物学系统内。已知控制该通路的一个基因(HDAC7)是免疫耐受的一种关键因素,新数据强烈建议探索影响HDAC7功能的药物作为将来PSC靶点的可能性。

APT:万古霉素或能治疗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

回顾1959年的少量病例已经提示,抗生素能够改善PSC患者的肝脏疾病。最近,研究者推测,“细菌延生分子”能够激活PSC患者的炎症和肝纤维化。为了进一步调查抗生素的潜力治疗作用,Tabibian博士和其团队随机分配35例PSC患者接受万古霉素治疗(125 mg或250 mg,4次/日)或甲硝唑治疗(250 mg或500 mg,3次/日),疗程为4周。“万古霉素,特别是低剂量万古霉素显示出有前景的治疗结果,”Tabibian博士说。“低剂量万古霉素治疗患者能够达到研究的主要治疗终点,伴有碱性磷酸酶(alkaline phosphatase,ALK)的降低。两种药物的较高剂量组似乎并不比低剂量组好。”

本文报道,事实上,12周时,所有万古霉素治疗患者均有较低的ALK。低剂量组ALK下降了43%(P=0.03),高剂量组ALK下降了40%(P=0.02)。两个低剂量组患者的ALK恢复正常。

低剂量甲硝唑组患者的胆红素降低20%(P=0.03),低剂量万古霉素组患者胆红素降低33%(P=0.06)。两种药物的低剂量组患者均显示Mayo PSC风险评分显著降低(万古霉素:0.55,P=0.02;甲硝唑:0.16,P=0.03)。高剂量甲硝唑组患者的瘙痒症状改善显著。本研究中,6例患者因为不良结果中断治疗,其中4例接受的是甲硝唑治疗。Tabibian博士补充说,万古霉素的耐受性好,特别是与其他PSC治疗药物相比较,例如强的松和其他免疫抑制剂。

原始出处:

Juliusson G, Imam M, Björnsson ES, Talwalkar JA, Lindor KD.Long-term outcomes in antimitochondrial antibody negative primary biliary cirrhosis. Scand J Gastroenterol. 2016 Jan 18:1-8.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卡莲

对临床有用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2-2 20:43:00 回复

1883512****(暂无匿称)

收藏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2-2 0:59:00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