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术中高正呼气末正压策略不能降低肥胖患者术后肺并发症风险

2019-06-19 MedSci MedSci原创

研究认为,全麻下接受手术的肥胖患者中,增加术中正呼气末正压策略并不能减少术后肺部并发症

术中较高的正呼气末正压(PEEP)联合肺泡复张操作可改善手术中肥胖患者的呼吸功能,但其对临床结果的影响尚不确定。近日研究人员考察了肥胖患者PEEP水平与术后肺部并发症之间的关系。

BMI35以上患者,在全身麻醉下接受非心脏、非神经外科手术,患者随机分为高水平PEEP组(n=989,PEEP水平为12 cm H2O)并伴有肺泡收缩或低水平PEEP组(n=987,PEEP水平为4cmH2O)。研究的主要结果为术后前5天的肺部并发症,包括呼吸衰竭、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支气管痉挛、新发肺浸润、肺部感染、吸入性肺炎、胸腔积液、肺不张、心肺水肿和气胸。

在2013名随机分组的成人中,1976名(98.2%)完成了试验(平均年龄48.8岁,1381名女性,1778名接受了腹部手术)。在意向性治疗分析中,高水平PEEP组的989例患者中有211例(21.3%)发生了主要事件,而低水平PEEP组的987例患者中有233例(23.6%)发生了主要结果(差异?2.3,风险比=0.93)。在9个预先设定的次要结局中,6个在高水平和低水平的PEEP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3个显著差异,包括低氧血症患者较少(高水平PEEP组5.0%,低水平PEEP组13.6%,差异?8.6%)。

研究认为,全麻下接受手术的肥胖患者中,增加术中正呼气末正压策略并不能减少术后肺部并发症。

原始出处: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Radiology:肥胖外科术后效果怎么样吗?

本研究旨在利用定量化学位移编码(CSE)MRI监管肥胖外科手术前后肝脂肪辨别并比较体质指数(BMI)、体重和腰围(WC)。

到底是什么令人肥胖?你该对此重新认识

人为什么会肥胖?最经典的解释是能量摄入过多,消耗过少。通俗来讲就是"吃得太多,动得太少"。对于有过减肥经历的人,多少都经历过控制饮食、加强运动的方法来瘦身,俗称"管住嘴、迈开腿"。这也是依据能量守恒定律,保持摄入量低于消耗量而减肥。那是否存在其它的可能:除了物理学上的能量守恒定律,肥胖还受其他因素的影响?

病态肥胖患者气管导管拔出困难1例

患者,女,53岁,身高165 cm,体质量97.5kg,BMI35.81kg/m2,因“头痛、头晕2d”入院,诊断为“颅内动脉瘤,蛛网膜下腔出血”,拟在全麻下行开颅动脉瘤显微夹闭术。患者入室时神志清楚,双侧瞳孔左∶右=3∶3mm,对光反射灵敏,四肢肌力V级,病理反射未引出。既往有高血压病史10年,未给予治疗,否认其他内科疾病史及外伤手术史。余实验室及辅助检查未见明显异常。

ADA 2019 | 肥胖研究有多火?ADA杰出科学成就奖得主就是因为这个获奖

6月10日上午,2019年ADA杰出科学成就奖授予Sadaf Farooqi博士,她是英国剑桥大学Wellcome-MRC代谢科学研究所Wellcome Trust首席研究员和代谢与医学教授。

Diabetologia:肥胖对健康不利,正常体重者也不意味着高枕无忧

过去50年里,肥胖的发病率在全球范围内呈上升趋势,已经达到了流行的程度。肥胖通常与心血管并发症有关,然而有一组肥胖患者,可能心血管并发症风险并没有增加,即所谓的代谢健康肥胖症(MHO);而代谢不健康的人群,无论BMI如何,均有患心血管疾病的高风险。目前围绕MHO的概念仍存在争议,原因包括缺乏统一的定义和代谢健康状态的暂时性等(之前本公众号分享过:健康型肥胖,真的健康吗?)。今天要分享的这篇文章

高脂饮食不仅导致肥胖,还会导致抑郁

近日,来自格拉斯哥大学和格莱斯顿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了导致肥胖的高脂饮食与抑郁发生的联系,他们采用脂质组学和转录组学的方法,发现下丘脑中膳食脂肪酸可干扰cAMP/PKA信号通路,进而导致抑郁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