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十院许纲教授:带状疱疹神经痛——人类独享的苦果

2019-12-10 佚名 杏林帮官媒

专家简介:许纲,同济大学附属第十人民医院康复科主任,带状疱疹诊疗中心主任,主任医师,同济大学副教授,医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提到“带状疱疹神经痛”,相信不少人有亲身体会。先是皮肤隐隐灼痛,随后稍有触碰就疼痛难当。紧接着,红疹、丘疹、簇状水疱轮番出现,在躯干呈现带状分布,最终融合成俗称“蛇缠腰”的大片疱疹——这就是“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发作时,患者常见的皮肤症状。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那种火烫刀割一样

专家简介:许纲,同济大学附属第十人民医院康复科主任,带状疱疹诊疗中心主任,主任医师,同济大学副教授,医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

提到“带状疱疹神经痛”,相信不少人有亲身体会。先是皮肤隐隐灼痛,随后稍有触碰就疼痛难当。紧接着,红疹、丘疹、簇状水疱轮番出现,在躯干呈现带状分布,最终融合成俗称“蛇缠腰”的大片疱疹——这就是“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发作时,患者常见的皮肤症状。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那种火烫刀割一样的疼痛,严重影响患者的日常生活,让人寝食难安,痛不欲生。而最难捱的是,即使疱疹已经痊愈后,疼痛仍绵延不绝,饱受痛苦折磨。

带状疱疹的罪魁祸首和儿童好发的水痘其实是同一个病毒,即水痘—带状疱疹病毒,这是仅侵犯人类的病毒,所以说带状疱疹神经痛是我们人类独享的苦果。被带状疱疹困扰的患者在童年很可能感染过水痘病毒。儿童时期首次感染后,这个病毒可长期潜伏在人体感觉神经节的神经元中,一般不会发病。但是,当机体劳累、营养不良等情况下,免疫力降低时,潜伏的病毒再次活跃,复苏繁殖,沿着某条神经跑出来,分布到皮肤上形成疱疹,产生神经疼痛。好发部位依次为肋间神经(胸背、腹腰部)、颈神经、三叉神经(面部)和腰骶神经(腰腿部)支配区域。

所有年龄的人群都有可能会得带状疱疹。带状疱疹容易在老年人、女性、50岁以上、免疫力低下或缺陷、近期过度疲劳的人身上“作威作福”。一般来说,年龄越大,病情会越严重,恢复得越慢;有免疫缺陷的患者容易发生播散性带状疱疹。最近的研究发现95%以上的人体内都可检测到水痘-带状疱疹病毒的抗体,50%以上的成年人一生中迟早会有一次发作,所以带状疱疹是常见病。

带状疱疹典型表现为病损区域的疼痛,之后出现红斑、丘庖疹,继而出现成群分布的水疱。临床表现有如下几点:

①发疹前可有轻度乏力、低热、纳差等全身症状。

②患处皮肤自觉灼热感或者神经痛,触之有明显的痛觉敏感,持续1-3天。亦可无前驱症状即发疹。

③患处常首先出现潮红斑,很快出现粟粒至黄豆大小的丘疹,簇状分布而不融合,继之迅速变为水疱,疱壁紧张发亮,疱液澄清,外周绕以红晕,各簇水疱群间皮肤正常。

④皮损沿某一周围神经呈带状排列,多发生在身体的一侧,一般不超过正中线。

⑤神经痛可在发病前或伴随皮损出现。

⑥病程一般2-3周,水疱干涸、结痂脱落后留有暂时性淡红斑或色素沉着。

得了带状疱疹一定要争取早发现,早治疗,注意休息,避免劳累。预防和控制神经痛的关键在于早期积极治疗。通常来说,要在早期足量地给予抗病毒药物治疗,从而有效抑制病毒复制、阻止病毒播散,减少对于神经的损伤。但是,对于带状疱疹发作3天后,再用抗病毒药物作用就不大了,错过了阻止病毒复制的最佳时机。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一旦形成,往往提示神经被病毒破坏了,这时仅仅镇痛治疗效果有限。

目前常规的抗病毒治疗,往往需要2-3周的时间。而带状疱疹的发作,从局部皮肤疼痛开始到疱疹消退,也要经过2-3周的时间,其实这就是病毒肆虐,侵害神经的一个完整过程,所以有些患者在早期就会出现剧烈的疼痛,疼痛发作时让人有生不如死的感叹。这也表明目前的治疗手段可能并没有真正有效地控制住病程的发展,更为严重的是,这些治疗不能有效地阻断病毒对神经的侵害,不能及时有效地控制疼痛,拖延下去常常会遗留下神经痛的后遗症。
 
一般认为带状疱疹的皮疹消退以后,局部疼痛持续3个月以上者称为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其典型症状是原疱疹部位的皮肤剧烈疼痛。有的人局部阵发性或持续性的灼痛、刺痛、跳痛、刀割痛,有的人不能触摸,甚至衣服磨擦都能引起“火烧火燎”样的灼痛,疼痛区域内夹杂有麻木,或者难以忍受的瘙痒,那个奇痒无比的滋味,伴随着各种疼痛,严重影响休息、睡眠、精神状态等。长期慢性疼痛患者若得不到有效治疗,可导致精神抑郁、焦虑,生活质量下降,甚至自理能力丧失。疼痛已成为危害人类健康的主要杀手之一,俗称“不死的顽症”。疼痛和瘙痒仅仅是患者的自身体验,实际上这是带状疱疹病毒对神经破坏的结果,所以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带状疱疹相关神经痛是神经损伤性疾病。

所以我们不仅要关心自己皮肤上看得见的“疱疹”,更要关注皮下正在被病毒蚕食、破坏的神经纤维。带状疱疹相关的神经痛对许多药物不敏感,治疗上非常棘手,目前的种种治疗方案,效果并不理想。特别是早期如果仅仅着重于能够控制住病毒的发作,或者单纯依赖止痛药物治疗,不能有效地保护神经,避免病毒对神经的进一步侵害,效用十分有限。针对神经病理性疼痛的治疗,早期积极控制病毒发作,保护受损神经;中后期注重营养神经,促进受损神经修复,持久消除疼痛。此外,还需注意劳逸结合,戒烟戒酒,加强营养,来帮助神经恢复。

相关资讯

上海125家社卫中心提供儿童常见病诊疗,61家单设儿科门诊

今天,从上海市卫健委处传来消息:截至2019年11月,提供儿童常见病、多发病诊疗服务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从2018 年底的84 家增加到125家(从34%增至51%),其中61 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设了单独儿科门诊,92 家通过全科门诊提供儿科诊疗服务。为落实《上海市儿童健康服务专项能力规划(2016 -2020)》,推进儿科分级诊疗制度,引导门诊重心下沉,把儿童常见病、多发病解决在基层,上海市着力

上海市长、发改委副主任及相关部委研究推进生物医药产业发展

上海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办公室12月6日召开第十一次全体会议,总结今年科创中心建设情况,研究推进上海生物医药等产业发展。市委副书记、市长应勇,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林念修共同主持会议并讲话。应勇指出,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上海重要讲话精神,为上海推进科创中心建设提供了根本遵循。明年是科创中心建设形成基本框架之年,要咬定目标,再接再厉,全力推进,更好发挥创新引领和辐射示范作用。生物医药产业是上海优先发展的重

上海老年艾滋病感染者同比上升三成,防艾重点将延伸至公园等

2019年12月1日是第32个“世界艾滋病日”。中国疾控中心数据显示,60岁及以上老年男性感染者呈上升趋势,而在上海同样呈现这一趋势。来自上海市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2019年本市报告的60岁及以上老年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增加明显。“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报告60岁及以上老年感染者224例,较去年同期上升30.2%,其中男性占84.3%。78%为异性传播。”上海市疾控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科主任庄鸣华告诉澎湃新

上海最新发文,影响所有医药人

昨日(11月15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官网挂了一则上海市药监局《关于“堵塞监管漏洞、提升监管水平”专项整改的实施方案》。

上海18家市级医院采购35台进口高端设备

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和18家上海市级医院的代表8日与来自全球5家跨国医疗器械厂商及外贸代理机构的代表共同签署了大型医用设备集中采购协议书。此次采购的产品包括来自美国通用电气、直观复兴,荷兰飞利浦、德国西门子和美国瓦里安医疗设备跨国公司,中标的进口大型医用设备有最先进的CT、磁共振、数字血管减影造影系统、SPECT、PET/CT、直线加速器和手术机器人等。据悉,2018年首届进博会期间,申康中心携各

他是上海工匠中唯一的中医,用实践证明“推拿也可以治急病”

一直以来,推拿这一中医技术,在很多人眼里是一种需要长期做才能见效的治疗方式,但孙武权在实践中证实:“其实很多病,可以通过推拿快速见效。”出生于1967年的孙武权,是有着100多年历史的海派中医“丁氏推拿流派”的第五代传人,也是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的推拿科主任。近日,他获得“2019上海工匠”,成为目前上海工匠中的唯一一名中医。他所带领的推拿团队,称得上是国内顶尖的推拿团队,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