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药占比考核为啥取消?这个答案或许是直接原因

2018/10/18 作者:徐木   来源:看医界 我要评论1
Tags: 药占比  
分享到:

最近,有媒体据权威人士透露,明年或将取消坚持了多年的公立医院药占比考核。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传出这样一个消息呢?

也许一个直接原因是,不久前已经完成的本轮医保准入谈判成功的抗癌药必须纳入医保。尽管通过谈判,这些药品价格降幅达50%以上,但实际上价格仍然并不低,如果纳入医保就必须进医院,而医院又有药占比考核,这些已经大幅降价的“高价”抗癌药可能会推高医院的药占比,因此,医院可能会抵制,出现降了价,进了医保但进不了医院的尴尬。这种事,此前不是没有,去年就有通过谈判的36种药品也出现类似情况。

所以,这次16种抗癌药谈判结束后,曾有媒体报道,国家医保局正与国家卫健委协调配合,计划出台推动进医保目录抗癌药落地的相关文件,短期内,初定本轮医保准入谈判成功的抗癌药可能不纳入药占比考核范围(这也是之前解决此类问题的老办法);长期而言,围绕下一步的医保目录的常态化调整机制,需要对公立医院合理用药(尤其是药占比考核)建立长效机制,而不是每次医保目录调整都要争取一次药占比考核的“豁免权”。

那么,国家为什么会如此看重药占比考核呢?

一直以来,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始终是民众关注的热点和难点,也是新医改的核心。而看病为什么难?根本是医疗资源分布不平衡,基层医疗服务能力太弱。看病为什么贵?一种普遍共识认为是药品的问题,怎么来解决?集中招标采购,取消药品加成,医院不能限制处方外流,明确药占比标准,加强药占比考核等都是采取的方法。

2015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力争到2017年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降到30%左右。

从政策设计看,在公立医院实施药占比考核,一是希望降低患者医药费负担。因为医院收入结构中药品占比很高,通过考核药占比,医生能少开药缓解看病贵,加之实行药品零加成、统一集中招标采购、药品两票制等政策,切断“以药补医”利益链条,降低药品虚高定价。二是控制抗菌素滥用。在较高的药占比中,抗菌素滥用是主力,通过考核药占比,期望遏制滥用抗菌素现象。三是期望缓解医保资金紧张问题。四是通过考核药占比,压缩辅助用药及高价药的使用空间,促使基本药物的使用。

然而事实上,药占比倒是下来了,但医疗费用上涨的势头更加强劲,医保基金支出压力依然很大。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药占比的下降并没有带来医疗费用的下降,即使药品使用量也并没有明显减少。

道理很简单,药占比就是药品收入占医院业务收入的比重,计算公式是“药占比=药品收入÷(医疗收入+药品收入)”。作为一个算术题,具有小学文化的人都知道,要使“药占比”降下来,无非两招,一是减小“分子”,即药品收入,二是加大“分母”,即增加医疗收入(包括检查化验收入)。

在分母不变的情况下,分子减小了,分数的值(药占比)就下来了;反之,在分子不变的情况下,增加分母也可以达到分数值变小的结果。对于医院来讲,当然不希望第一种情况出现,因为这样,医院就是在倒退而不是在发展,院长的政绩就是负的(当然其中还有一个某些人的实际收入问题)。

因此,普遍可以做的,就是把分母搞大,也就是多增加医疗收入。而要多增加医疗收入,一方面是新增医疗设备,或者鼓励医生多开检查、化验,另一方面就是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而这些做法的直接后果就是刺激医疗费用的过快上涨,一方面增加医疗保险基金的风险,另一方面加大患者的经济负担,稀释新医改以来政府的财政投入,使老百姓感觉不到财政投入带来的实惠。

当然为了避免药占比考核刺激医院多检查,用耗材,国家政策同时规定了百元耗材占比不超过20元、医院年总收入增长幅度不超过10%等考核指标,并实行严格的考核问责。

2015年10月,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人社部、国家中医药局等5部委联合印发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若干意见的通知,对于如何控费提出具体要求。包括加强对用药、耗材、大型医学检查等行为的监管等。

2016年6月20日,国家卫计委下发《关于尽快确定医疗费用增长幅度的通知》,要求各省(区、市)要确定本地区年度医疗费用增长幅度。要求加强费用监测,建立费用监测体系,定期对费用控制情况进行排序、公示。建立挂钩机制,将费用控制情况与公立医院基建投入、设备购置投入、重点学(专)科建设投入、财政拨款预算安排等挂钩;与公立医院等级评审准入、新增床位和大型医用设备配置审批等挂钩;与所属公立医院目标管理、院长年度绩效考核和院长任期考核范围挂钩;与医务人员的评优、评先、晋升、聘用、绩效工资分配等绩效考核评价挂钩。

然而,这一系列政策措施并没有取得好的结果,相反还出现了很多“并发症”。如促使不敢接诊开药患者,倒逼医院关停普通门诊、便民门诊、慢病门诊等,多开检查引发患者不满,控制开药量,本来可以多开几天的药,结果需要多到医院跑几趟,刺激医生可以筛选患者推诿患者,导致患者满意度下降,甚至影响到了医疗质量。

因此,考核药占比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实际上是“按下葫芦浮起瓢”。那么,取消药占比考核是否就意味着医疗费用不控制了呢?

显然不是,即使不考核药占比,医保支付制度改革仍然必须进行,必须继续深化,按病种付费才是大势,而这种支付制度比如促使医疗机构更加自觉的从自身实际出发,做好控费,做到合理用药、合理治疗,使医疗服务更加安全、有效、方便、价廉,这实际上不管对医院管理者还是医保管理者,都是更大的考验。作为医务人员,必须直面这种考验。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lietome24

认真学习,不断进步,把经验分享给同好。点赞了!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10/18 19:50:25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