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了,这家民营医院投入2千万培养医生!

2017-04-04 大鹏 医学界智库

风雨已将春寒带走,和风,总算姗姗来到南国。乍暖还寒的时节,如同当前民营医院的生存境况一般,有的已经感受到了暖暖的春意,有的还处在严寒之中。医保和人才民营医院是处在春天还是冬天,这一争论从未停止。新医改以来,国家多次发文,鼓励社会资本办医。民营医院似乎也“不孚众望”,在办医疗机构数量上,已经超过公立医院。然而,去年突发的“魏则西事件”,如同一股强烈的寒流,让不少民营医院至今还没缓过劲儿来。这也让

风雨已将春寒带走,和风,总算姗姗来到南国。乍暖还寒的时节,如同当前民营医院的生存境况一般,有的已经感受到了暖暖的春意,有的还处在严寒之中。

医保和人才

民营医院是处在春天还是冬天,这一争论从未停止。

新医改以来,国家多次发文,鼓励社会资本办医。民营医院似乎也“不孚众望”,在办医疗机构数量上,已经超过公立医院。然而,去年突发的“魏则西事件”,如同一股强烈的寒流,让不少民营医院至今还没缓过劲儿来。

这也让大家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思考——看似茁壮成长的民营医疗机构,抵抗力怎么就这么弱?还是,它本身的“免疫系统”就存在问题?说到“免疫系统”,民营医院的“免疫系统”,抑或制约其发展的核心因素在哪?

简而言之:一曰医保;二曰人才。

“拿来主义”

如果,两者相比取其重的话,毫无疑问,当属人才。人才以及快速的人才培养机制是一家医疗机构的核心竞争力。想让医院继续发展下去,毫无疑问就要致力于医院内部帅才、将才和专才的培育。化用到医疗行业,无外乎就是医生、学科带头人,以及优秀的医院管理者。

实际上,放眼全国,民营医院的数量并不少,占据了大半壁的江山。然而,人才即好的医生、学科带头人从哪来?曾经有一位民营医院的负责人在公开场合坦言,“那么多大小医院,我们的医生就从那儿来。”

一位医疗界人士不无感慨地表示,关于人才引进的问题,全国80%以上的民营医院都会告诉你四个字——“拿来主义”。这似乎已经是当前社会资本办医,解决人才困境的一种司空见惯的做法。

初识康宁

医疗是一个欣欣向荣的产业,所有资本都看好中国未来的医疗。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能够静下心来培养人才的民营医院不多。而身为全国社会资本办医“样板”的,康宁医院就是其中之一。

康宁,温州人耳熟能详的名字。据了解,早在2012年的时候,温州成为全国社会办医的试点城市以来,温州的民营医院得到了快速的发展,特别是2013年温州市委、市政府有关进一步鼓励支持社会资本办医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出台以后,让温州的社会办医迎来了更明媚的春天。

然而,“打铁还需自身硬”。除了政策的春风,民营医院自己也需要强大起来。而这里的“强大”尤其体现在稀缺资源上,比如人才。好的医生从哪来?“自己培养。”温州康宁医院董事长管伟立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三板斧”

温州康宁医院诞生于1998年8月我国卫生改革春潮之中,2012年,获得“三级甲等”精神病专科医院资格。2015年,温州康宁医院股份有限公司”,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民营医院创三甲,并且成功上市,这样的医院在中国仅此一例。

是什么原因,让这家民营医疗机构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脱颖而出呢?管伟立在接受《医学界》专访时,道出了他关于人才培养的的“三板斧”。何为“三板斧”?简而言之,一个是待遇,一个是平台,还有一个是医学院(持续性人才)。

这“三板斧”,斧斧针对人才短缺的现实情况。要问中国目前最缺的是哪一科的医生?答案毫无疑问是精神科医生…目前全国精神科医生仅2万名。而这一数字在20年前更为稀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不自己培养,也没那么多精神科医生给你挖。”用管伟立的话来说,“拿来主义”是“眼前的苟且”;自己花力气培养,才是“诗和远方”。

民营医院的“事业编”

医疗人才一直是医院发展的核心因素,没有事业编制的民营医院,在人才引进方面总是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温州是社会资本办医的改革试点城市,当地政府在人事制度上给出了政策性的支持。

管伟立介绍,政策里面有一条,民营医院,无论是营利性医疗机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如果医护人员、工作人员按事业单位的标准交保障金,包括养老金等,退休以后,就可以享受与事业单位同等的待遇。这样就把低人一等的人事制度拔到和事业单位一样,虽然目前这要靠自己企业拿钱,但这一点已经开了一个非常好的先河。

随着这个制度的落实,还有一条政策也进一步解决了人才的后顾之忧:现在在温州,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如果在民营医院干了几年不乐意了,想回公立医院,就可以回去。“这一点,我感觉我们温州做得也非常开明。”

共建医学院

目前全国注册的精神科医师不足2.6万人,每10万人仅有精神科医师2名,只有国际标准的1/4。简单说,精神医学专业人才的培养存在很大的缺口。对于医院而言,这是个棘手的难题。

为了缓解精神科医生不足的现状,康宁医院用了“最笨的办法”——2016年3月20日,康宁与温州医科大学合作,建立了温州医科大学精神医学学院,这也是浙江省首家精神医学学院。这所精神医学“黄埔军校”,准备用五年时间为全国培养千名精神医学人才。“为此,我们投入了2000万元,作为联合培养医学生的基金。”管伟立告诉《医学界》。

“医学院的招生情况很好,去年第一届共招收学生90名,分为3个班。学生们的分数线比全国一本分数平均高出106分。”管伟立自豪地说:“我们这是在为康宁未来20年、未来100年做准备。”用管伟立的话来说,他们用了20年的时间,做了其他民营医院急功近利做完的事。

当下,中国民营医院的发展现状可以用一段天气预报概括:暖湿气流覆盖全国,局部地区高温,大部地区依旧低温寒冷。适逢洗牌之年,,民营医院何去何从?康宁的做法或许能为当下的中小民营医院提供些许思路。

在中国,医院有公立和民营,但医学本身没有公私之别。用中欧蔡江南教授的话来说:“任何一家有品质的医院,都拥有美好的未来和远方。”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医共体”推向全国,民营医院可能要悲剧了!

在近年来火热的医改模式中,无论是福建三明医改,还是深圳罗湖医改,以及安徽的天长医改,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医共体” (区域医疗共同体)模式。据了解,以福建三明为例,一个县级医院把中医院并掉了,并且所有的乡镇卫生院全部挂上了县医院分院的牌子;深圳罗湖,更是以一个医院集团,将区域内的医院、社康中心都联在一起;安徽天长更是以“医共体”出名,且目前正在推向全省。

洗牌在即 民营医院如何死里逃生

对于民营医院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同样也是最坏的时代。

大逆转,民营医院住院量超公立医院!

多年来,民营医院虽然在数量上早已经赶超公立医院,但是,在实际的治疗人数上远远落后于公立医院。但是近几年来这种情况正逐渐改变,在一些地区,民营医院的专科在诊疗人数上反超公立医院。

跳槽民营医院?这些事你必须知道!

导语:优秀人才为什么不愿意加入民营医院,加入了为何又很容易流失?在中国医疗界,有这么一个近百万规模的“非主流”医护群体,他们供职于非公立医院,他们的生存状态并不为行业和社会所熟悉,在国家促进社会资本办医、解放医生的大潮中,越来越多的医护加入到这一群体的行列,他们究竟过的怎么样?对于打算或有可能加入这一群体的医务工作者来说,或许很有必要了解。令人咋舌的人员流动性在近日由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分会和香港

作家连岳:祝民营医院挖光儿科医生

看到一条新闻,忍不住要更新。最近公立医院儿科急诊下半夜停止服务的新闻不断。危机可能还得加剧。治标的办法会有的,只要一纸命令,可能又得恢复。不过,那将恶化危机,因为这导致儿科医生的工作强度更大,单位时间收入更低,流失更严重。所以,心急如焚的父母,不要去请求政府下命令,求不来还好,求来了才糟糕。不过,我估计还是会求来的,短视的人还是多数,以为压迫医生能治好自己的病。命令解决不了问题。中国的儿科医生,缺

人民日报:民营医院数量已超公立,诊疗人次尚不及1/7

导语目前,民营医院在数量上已经超过了公立医院,但在诊疗服务上,尚不及公立医院的1/7。专家呼吁,应让优质人才流动起来,不再是“单位人”,形成分工合理的医疗服务体系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指导原则(2016—2020年)》,取消了社会办医的多项限制。有人形容,这是民营医疗的又一春。近年来,国家鼓励社会办医的政策密集出台,民营医院数量也在快速增加。那么,民营医院的现状究竟如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