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J Clin Pharmacol:非瓣膜性房颤遇上肝病,直接口服抗凝剂的使用和长期疗效

2021-09-25 “心关注”公众号 “心关注”公众号

直接口服抗凝剂(DOACs)被推荐为预防非瓣膜性心房颤动(NVAF)合并卒中患者的一线治疗药物。这些建议是基于大型随机对照试验的临床结果,与维生素K拮抗剂(VKAs)相比,DOACs有类似或更好的疗效

直接口服抗凝剂(DOACs)被推荐为预防非瓣膜性心房颤动(NVAF)合并卒中患者的一线治疗药物。这些建议是基于大型随机对照试验的临床结果,与维生素K拮抗剂(VKAs)相比,DOACs有类似或更好的疗效和安全性。此外,与VKAs 相比,DOACs需要的监测更少,并且由于其抗凝起效更快、食物-药物和药物-药物的相互作用可能性较低,因此更易于使用。肝脏在合成代谢中发挥重要作用,肝病患者通常因为肝功能受损,导致促凝物质或抗凝物质合成受阻,大大增加出血或血栓形成风险,往往被系统地排除在评估DOACs疗效和安全性的标志性随机对照试验之外,因此没有针对合并肝病的NVAF患者口服抗凝剂的具体建议。为了了解临床实践中DOACs在NVAF合并肝病的高危人群中的应用情况,蒙特利尔犹太总医院戴维斯夫人研究所临床流行病学研究中心的Antonios Douros等人进行了一项以人群为基础的研究,以评估在合并肝病的NVAF患者中与DOACs起始、从VKAs转换为DOACs以及DOACs长期持续应用相关的因素。

方法

使用英国的临床实践研究数据链,研究人员收集了 2011 年至 2020 年期间开始口服抗凝剂的NVAF合并肝病患者的人群队列。Logistic 回归评估患者特征与开始使用DOACs与VKAs之间关联的比值比(OR)和 95% 置信区间(CI)。Cox 比例风险模型评估患者特征与从VKAs切换到DOACs和继续使用VKAs之间关联的风险比(HR)和 95%CI。研究人员还评估了DOACs与VKAs的5年持续性治疗效果以及是否会在治疗中断前发生缺血性卒中或出血风险。

结果

1.在研究期间开始口服抗凝治疗的111,960例NVAF患者中,3167例(3%)有肝病。(图1)其中,2247例(71%)开始使用DOAC治疗[1231例(39%)阿哌沙班,121例(4%)达比加群,137例(4%)艾多沙班,758例(24%)利伐沙班,920例(29%)VKAs],并随时间增加开始使用DOAC的可能性。(表1)

图1.研究队列构建的流程图

2.与起初使用VKA的患者相比,使用DOAC的患者曾经更有可能患过缺血性卒中/TIA(短暂性脑缺血发作)或使用过SSRIs(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但不太可能使用过抗血小板药物(OR 0.66,95%CI 0.53-0.82)。(表1)

表1.根据NVAF合并肝病患者的基线特征,DOACs与VKAs治疗起始时的粗略或调整ORs

3.在920例NVAF合并肝病患者中,323例(35%)患者从起初使用VKA治疗转而使用DOACs,而从起初使用DOACs转而使用AKA的比例仅为2%。从VKA转换为DOACs的可能性随时间而增加。与继续使用VKA的患者相比,转换到DOACs的患者更有可能使用NSAIDs(非甾体抗炎药)或SSRIs,但他们超重或使用抗血小板药物的可能性较小。(表2)

表2. 根据NVAF合并肝病患者的基线特征,从VKAs到DOACs治疗起始时的粗略或调整HRs值与坚持VKAs治疗的HRs值的对比

4.在治疗第5年,31%的DOAC和9%的VKA患者坚持用药,[DOACs vs. VKA 差值22%(95%CI 11%~33%)]。(图2)

图2. NVAF合并肝病患者前5年DOACs vs. VKA的持续性治疗

5.DOACs患者的中位持续用药时间高于VKA患者[26(95%CI 18~33)个月] vs. [9(95% CI 6~12)个月]。只有少数患者在停药前被诊断为缺血性卒中或出血。

结果

研究表明,大多数NVAF合并肝病患者开始使用NOACs进行口服抗凝治疗,三分之一开始使用VKAs的患者最终改用DOACs。DOACs的长期使用率高于VKAs,但相对不高。

原始出处:

Douros Antonios et al. Utilization and long-term persistence of direct oral anticoagulants among patients with non-valvular atrial fibrillation and liver disease.[J]. British journal of clinical pharmacology, 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1-09-25 ms5000000518166734

    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已读

    0

相关资讯

对于非瓣膜性房颤使用新型抗凝药物的用量如何确定?

对于非瓣膜性房颤使用新型抗凝药物的用量如何确定?-第七个问题.

Eur Heart J:非瓣膜性房颤患者持续服用口服抗凝药的预测因子、时间进程和结局

至少四分之一的NVAF患者在4年内未持续使用OAC,这与缺血性卒中预防效果不佳有关。明确这类患者的基线特征可能有助于识别具有非持续性使用OAC风险的患者。

JACC:糖尿病前期也可增加非瓣膜性房颤患者的卒中风险

糖尿病(DM)可增加非瓣膜性心房颤动(NVAF)的栓塞风险,糖尿病前期是否也会增加这类患者的栓塞风险?

JAHA:血压变异性对非瓣膜性房颤患者不良事件的影响

收缩压变异性与非瓣膜性房颤患者的所有不良事件均显著相关。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阐明非瓣膜性房颤患者血压变化与不良预后之间的因果关系。

Stroke:非瓣膜性房颤患者卒中发作后早期开始直接口服抗凝药对短期和长期结局的影响

由此可见,无论在非瓣膜性房颤相关性缺血性卒中或短暂性脑缺血发作发作后3天内或4天或更短时间内开始DOAC治疗,发生卒中或全身性栓塞、大出血和死亡的风险均相当。

Chest:非瓣膜性房颤患者四种口服抗凝血剂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评估

由此可见,在NVAF亚洲人最大的实践研究中,四个DOAC与华法林相比,血栓栓塞和出血风险较低。即使在高风险亚组中也是一致的。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