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动脉高压中有代谢和内分泌的异常吗?

2021-10-22 刘少飞 MedSci原创

肺动脉高压 (PAH) 是一种破坏性肺循环疾病,其特征是小血管进行性丧失和阻塞性重塑,导致右心衰竭和死亡。

肺动脉高压 (PAH) 是一种破坏性肺循环疾病,其特征是小血管进行性丧失和阻塞性重塑,导致右心衰竭和死亡。

本期将着重关注PAH中的代谢和内分泌异常。

首先,PAH患者与肥胖及糖尿病的关系。

来自法国肺动脉高压登记处的数据表明,PAH 患者的肥胖患病率正在增加。与 2000 年代初期 15% 的患病率相比,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PAH 中的肥胖患病率在 2006 年至 2016 年间翻了一番。

肥胖是世界上的一个主要健康问题,与代谢综合征的高患病率有关,代谢综合征是一种以胰岛素抵抗 (IR)、糖尿病和高脂血症为特征的疾病实体。多项研究表明,IR 和糖尿病患者发生 PAH 相关并发症的风险增加。 Benson 及其同事发现,与没有糖尿病的患者相比,患有糖尿病的 PAH 肥胖患者的右心室心搏指数较低,尽管平均肺动脉压和 PVR 相似。有趣的是,即使没有糖尿病,非肥胖 PAH 患者也可以检测到 IR,并且与较低的存活率相关。

已开始使用基于细胞和动物的模型阐明将 IR 与 PAH 联系起来的机制。过度表达突变的 Bmpr2 基因的小鼠会在肺动脉高压 (PH) 发生之前发生 IR,并且与较低的 V.o2 和骨骼肌中的脂肪沉积增加有关。该模型中的机制联系与导致 IR 和代谢综合征的糖皮质激素受体的细胞骨架调节缺陷有关。类似地,IR 被证明会增加喂食高脂肪饮食的载脂蛋白 E 缺陷小鼠对 PAH 的易感性。在该模型中,IR 与平滑肌细胞中转录因子 PPAR-γ(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γ)浓度降低有关,这使动物易患 PH。用罗格列酮(一种用于治疗 2 型糖尿病的 PPAR-γ 激动剂)治疗载脂蛋白 E 基因敲除动物可改善胰岛素敏感性并导致 PH 下降。此外,在 PH 大鼠模型中,PPAR-γ 激活显示可通过表观遗传和转录调节减少右心室衰竭,该调节与与肺血管重塑和右心室衰竭相关的脂质代谢紊乱有关。

其次,PAH的脂类代谢。

脂质是能量、关键代谢物和其他对细胞功能至关重要的分子的主要来源,但高浓度会损害血管和心脏组织。高浓度的循环游离脂肪酸会导致大量细胞内脂质沉积,引发活性氧的产生和代谢失调,最终导致细胞死亡、炎症和组织损伤。最近的研究表明,与其他心血管危险因素无关的健康受试者相比,PAH 患者的循环游离脂肪酸增加了近两倍。与此一致的是,PAH 患者血浆的代谢谱表明 IR 与脂质代谢谱的改变密切相关。类似于冠心病中的动脉粥样硬化病变,丛状病变含有促炎脂质(即氧化的低密度脂蛋白),可用于促进炎症细胞的募集并破坏血管细胞功能。

第三,PAH患者中的甲状腺调节。

甲状腺激素在调节全身各种代谢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包括对自主神经刺激和其他引起的心血管疾病的反应。甲亢患者可表现出与高输出量心力衰竭和 PVR 增加相关的 PH。一项研究报告称,超声心动图估计甲亢患者肺压升高的发生率为 40% 至 94%,并且甲亢状态的逆转与肺血流动力学的正常化有关。然而,甲状腺功能减退症似乎也很普遍,估计影响约 20-25% 的 PAH 患者。与甲状腺功能亢进类似,甲状腺功能减退与 EC 功能障碍、NO 产生减少和 PVR 增加有关。 PAH 和甲状腺功能减退症之间的另一个可能的机制联系可能是全身炎症和自身免疫、通气不足和心脏收缩力受损。虽然有一些证据表明甲状腺激素替代可以改善血流动力学和临床状态,但这尚未在更大规模的研究中得到证实。因此,即使甲状腺疾病作为一个特定实体从最新的 PH 分类中去除,甲状腺疾病与 PAH 之间的关系仍未完全了解,未来关于该主题的研究将是一个新的创新点。

 

参考文献:

Weatherald JHuertas ABoucly AGuignabert CTaniguchi YAdir Y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BMI and obesity with survival in pulmonary arterial hypertensionChest 2018;154:872881.

Brittain ELTalati MFessel JPZhu HPenner NCalcutt MWet alFatty acid metabolic defects and right ventricular lipotoxicity in human pulmonary arterial hypertensionCirculation 2016;133:19361944.

Nickel NP, Yuan K, Dorfmuller P, Provencher S, Lai YC, Bonnet S, Austin ED, Koch CD, Morris A, Perros F, Montani D, Zamanian RT, de Jesus Perez VA. Beyond the Lungs: Systemic Manifestations of Pulmonary Arterial Hypertension.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20 Jan 15;201(2):148-157. doi: 10.1164/rccm.201903-0656CI. PMID: 31513751; PMCID: PMC6961748.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肺动脉高压的全身血管的表现是什么?

肺动脉高压(PAH)是一种以肺动脉进行性丧失和重塑为特征的疾病,可导致右心衰竭和死亡。

JACC:Fontan 循环中肺血管储备受损的血流动力学和临床意义

肺血管储备 (VR) 受损在这些异常之间起着核心作用,与正常 VR 患者相比,运动后肺血管储备异常的患者会表现出更差的肺内皮功能、更大的肝脏硬度、更多的肾功能障碍,以及较差的运动能力。

JACC:肺-全身动脉分流术治疗儿童重度肺动脉高压

在过去的 20 年中,随着医学疗法的改进、专业培训和意识的提高,儿童肺动脉高压 (PH) 的生存率稳步提高,目前 5 年生存率达到 80% 或更高。

AJRCCM:肺动脉高压“早联合”的方法是否应该成为新的规范?

尽管最近在医学治疗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肺动脉高压 (PAH) 仍然是一种无法治愈的严重疾病。对于极少数表现出急性血管扩张反应的特发性疾病患者,有效的药物治疗始于钙通道阻滞剂。

AJRCCM:NEDD9 是肺循环中血小板-内皮粘附的新型可调节介质

在以致病性血小板-内皮相互作用和血栓栓塞重塑为特征的临床病理表型中,肺内皮中的缺氧信号通路上调。 然而,在肺血栓栓塞性疾病的缺氧条件下调节血小板-肺内皮生物学的分子机制知之甚少。

口服安立生坦脂核纳米胶囊治疗肺动脉高压的新方法

肺动脉高压 (PAH) 是由失调的生物途径的复杂相互作用引起的,不受控制的细胞增殖、炎症、自身免疫和受损的血管生成导致肺血管重构、右心室衰竭和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