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教授:PD-1单抗在结直肠癌(CRC)治疗中扮演更重要角色

2018-11-20 佚名 ioncology

对于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的结直肠癌(CRC)患者而言,既往的研究结果显示出PD-1单抗单药的良好疗效,已然成为后线治疗的标准方案。

PD-1单抗+CTLA-4抑制剂在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CRC患者中的治疗进展

对于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的直肠癌(CRC)患者而言,既往的研究结果显示出PD-1单抗单药的良好疗效,已然成为后线治疗的标准方案。本次ESMO会议更新了Checkmate 142的最新研究结果,将CTLA-4抑制剂ipilimumab联合PD-1单抗Nivolumab作为晚期CRC患者的一线治疗,并将ipilimumab剂量进行了下调。 其研究结果显示:该联合方案的总体有效率(ORR)达60%,疾病控制率(DCR)达9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超过1年(目前中位随访14月,mPFS尚未达到);1年的总体生存率(1-y OS)超过80%。故Checkmate142研究的最新结果可谓令人极为鼓舞。

虽然,MSI-H仅占晚期CRC的5%~10%左右,而PD-1单抗在此类CRC患者中的疗效极为良好,其与CTLA-4抑制剂的联合可能将取代化疗+靶向治疗的地位,进而对MSI-H的CRC患者治疗产生更新,我们非常期待该联合方案的远期生存结果。

此外,对于局部晚期的结直肠患者(CRC)而言,接受PD-1单抗联合CTLA-4抑制剂作为新辅助治疗后,7例患者中有4例达病理完全缓解(pCR),且另3例患者的肿瘤残留也仅为1%~2%,这一结果同样令人欣喜。因此,对于MSI-H的CRC患者,若手术不易实施,可先期进行PD-1单抗联合CTLA-4抑制剂的新辅助治疗。其疗效极为不俗,免疫治疗应成为其治疗选择。

PD-1单抗在微卫星稳定(MSS)CRC患者的维持治疗中进展并不显着

在微卫星稳定(MSS)CRC患者的维持治疗方面,对于BRAF野生型者,在FOLFOX方案一线治疗后,分别采用5-FU+贝伐珠单抗、5-FU+贝伐珠单抗+PD-L1单抗Atezolizumab进行维持治疗。结果显示,两组维持方案的疗效未见显着差异。因此,PD-1单抗在CRC维持治疗的进展并不明显,有待进一步探索。

CRC患者的化疗进展

在CRC化疗方面,VALENTINO研究更新了维持治疗的结果,分别采用帕尼单抗联合5-FU或帕尼单抗单药维持治疗。 在分子标志物(Biomarkers)的检测方面,对抗EGFR相关靶点(PI3K、HER2等基因)在生存预测方面的价值进行了更新。结果显示:预测敏感的患者生存情况显着优于不敏感患者;此外,该研究也再次明确了左右半CRC对于抗EGFR治疗具有疗效差异。进而,结合以上因素可更为准确地预测出并筛选对帕尼单抗敏感的CRC患者人群。

免疫治疗进展可能带来CRC一线标准方案的改变

基于目前或将来大型III期的良好结果,对于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的CRC患者而言,其一线标准方案可能发生改变,即PD-1单抗单药或PD-1单抗联合CTLA-4抑制剂将有可能批准作为MSI-H的CRC患者的一线标准方案。因为,相比较于化疗+靶向治疗方案而言,免疫治疗方案虽然在ORR及PFS的提升方面较为有限,但其1年后OS显着提高,生存曲线的平台期也明显延长。OS方面的巨大优势将使得免疫治疗方案成为此类患者的一线标准治疗。

对于微卫星稳定(MSS)的CRC患者而言,尚需要进一步探索。既往的研究表明,PD-1单抗联合MEK抑制剂或贝伐珠单抗并未显示出阳性的发现。基于循证医学的不充足,目前我并不推荐将PD-1单抗用于MSS的CRC患者的治疗。 此外,多项PD-1单抗相关临床试验正在招募患者中,我们期待更多的CRC患者积极参与其中。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FDA批准赛诺菲和再生元的PD-1单抗Libtayo用于治疗晚期皮肤鳞状细胞癌

9月29日,FDA批准赛诺菲和再生元联合开发的PD-1单抗Libtayo(cemiplimab-rwlc)用于治疗不适合进行手术或放射治疗的转移性或局部晚期的皮肤鳞状细胞癌(CSCC) 患者。Libtayo是美国第一个批准用于晚期CSCC的治疗药物。

DISCOV MED:晚期黑色素瘤抗PD-1单抗治疗

自获批以来,抗PD-1单抗作为单一疗法或与ipilimumab联结合疗法已经成为晚期BRAF野生型黑色素瘤的标准一线治疗方法以及与一线治疗背景下不可切除BRAF突变型黑色素瘤靶向治疗相媲美的方案。最近,抗PD-1制剂的临床应用已经扩展至其他疾病,如切除的高危黑色素瘤,非皮肤亚型以及脑转移瘤。如何更好地抵抗抗PD-1单抗的耐药性仍是临床研究的主要焦点。

Lancet:纳武单抗用于晚期肝癌(CheckMate 040)

纳武单抗对于晚期肝癌患者表现出良好的安全性及耐受性,持久的客观缓解率表明纳武单抗具备治疗晚期肝癌的潜力

The Lancet Oncology:Pembrolizumab用于晚期头颈癌

试验初步证明了Pembrolizumab对于晚期头颈部鳞状细胞癌的疗效和安全性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