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血压患者如何用药?最新指南这样说 | 世界高血压日

2022-05-17 心血管新前沿 MedSci原创

高血压用药一定要做对这些事!

高血压病已成为影响我国乃至全球居民健康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据数据显示,1975至到2015年,全球饱受高血压之苦的人数从5.94亿增至11亿,而我国18岁以上高血压患病率为 25.2%,相当于每4人中就有1个高血压患者。

1978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心脏病学会联合会决定将每年的517日定为世界高血压日,旨在引起人们对防治高血压的重视。今天是第18个世界高血压日,呼吁患者「精准测量、有效控制、健康长寿」。

近年来,尽管高血压的治疗手段在诸多方面有了显著改善,如新药研发、治疗方案的优化、疾病管理模式的改进等,但我国高血压的控制率仍处于较低水平。在高血压患者管理中,除了改善生活方式之外,安全药物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近日,我国发布了针对药师使用的《高血压患者药物治疗管理路径专家共识》,该共识针对降压药治疗方案评估的多个难点问题,包括降压药疗效、品种、 用法用量、禁忌证、不良反应及相互作用的评估,以优化治疗结果,并降低不良事件发生率。

一、降压药物启动时机

高血压是脑卒中最主要的心脑血管风险。在未使用降压药物的情况下,非同日3次血压测量收缩压≥140mmHg()舒张压≥90mmHg,可诊断为高血压。

对于既往有高血压病史,目前正在使用抗高血压药物的患者,即使血压低于140/90mmHg,也应诊断为高血压。注意:家庭血压测量值≥135/85mmHg同样被认定为高血压。

降压药物治疗的时机取决于心血管风险评估水平,应根据患者合并症的严重程度、对治疗的耐受性等综合评估降压目标,合理使用药物。原则上,在患者能耐受的情况下,逐步降压达标;如能耐受,患者的血压水平还可以进一步降低。值得注意的是,老年患者可适当放宽控制目标。

图:不同人群,降压治疗不同

在高血压患者药物治疗管理中,需要对高血压患者的心血管综合风险分层,优化降压治疗方案,确立更合适的血压控制目标和进行患者的综合管理。《中国脑卒中防治指导规范(2021年版)》也指出,高血压患者应每月测量 1 次血压,以调整服药剂量。

图:高血压患者药物治疗管理路径流程图

二、降压药物的选择和疗效

目前,常用降压药物仍为钙通道阻滞剂(CCB)、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血管紧张素受体拮抗剂(ARB)、噻嗪类利尿剂和 β 受体拮抗剂 5 大类,应根据患者有无合并症、是否为特殊人群,来评价降压药品种的合理性,进行个体化治疗。

图:有合并症高血压的药物治疗方案

降压药疗效的评估,主要看 患者血压是否达标。充分控制血压有助于预防高血压 的并发症,延缓心、脑、肾并发症的发展或恶化,降低并发症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三、降压药用法用量

降压药的使用剂量遵循的原则为:大多数患者采用常规剂量;老年人及高龄老年人初始治疗时通常采用较小的有效治疗剂量,根据疗效,可考虑逐渐增加至常用剂量或最大剂量。

图:降压药的每日初始剂量、常用剂量和最大剂量

在儿童和青少年高血压人群中,推荐使用药物如下:

01 ACEI:卡托普利

卡托普利降压与治疗心力衰竭,均开始按0.3 mg/kg,每日3次,必要时每隔824 h增加0.3 mg/kg,使用最低有效量。

02 利尿剂:氨苯喋啶、氢氯噻嗪、呋塞米

氨苯喋啶:小儿常用量,开始每日按体质量 24 mg/kg,或按体表面积 120 mg/m²,分 2 次服用,每日或隔日使用。以后酌情调整剂量。最大剂量不超过每日6 mg/kg300 mg/m²

氢氯噻嗪:小儿常用量,每日按体质量12 mg/kg,或按体表面积3060 mg/m2 ,分12次服用,根据治疗效果 调整剂量。小于6个月的婴儿剂量可达每日3 mg/kg

呋塞米:小儿治疗水肿性疾病,起始按体质量 2 mg/kg,必要时每 46 h 追加 12 mg/kg。新生儿应延长用 药间隔;注射:治疗水肿性疾病,起始按1 mg/kg静脉注射,必要时每隔2 h追加1 mg/kg。最大剂量可达 每日6 mg/kg。新生儿应延长用药间隔。

03 CCB:氨氯地平

氨氯地平:对617岁儿童有效,推荐剂量为2.55.0 mg,每日1

04 肾上腺受体拮抗剂:普萘洛尔、阿替洛尔、哌唑嗪

普萘洛尔:静脉注射:小儿按体质量 0.010.1 mg/kg,缓慢注入,每次不宜超过 1 mg;口服:一般按体质量每日 0.5 1.0 mg/kg分次服用。

阿替洛尔:儿童应从小剂量开始0.250.5 mg/kg,每日2次。注意监测心率,血压。

哌唑嗪:对于轻、中度高血压,充血性心力衰竭,麦角胺过量,7 岁以下开始 0.01 mg/kg,逐渐增加至 0.02 0.04 mg/kg,每日23次,均按疗效调整剂量。

四、用药禁忌

在对高血压患者用药的过程中,需要评估患者服用的降压药是否存在禁忌证,从而规避不良反应发生,当存在治疗 矛盾时,需权衡利弊选用药物。

图:各类降压药的禁忌证

参考资料:

1.高血压患者药物治疗管理路径编写委员会.高血压患者药物治疗管理路径专家共识[J].临床药物治疗杂志,2022,20(1):4.

2.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国脑卒中防治指导规范(2021 年版).2021.

作者:dajiong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2-05-17 Chen chen1547

    好好好

    0

相关资讯

Lancet:孙英贤教授团队中国农村高血压控制项目(CRHCP)成果发表

高血压是心血管疾病和过早死亡的主要危险因素。全世界约14亿人患有高血压,其中约四分之一在中国,特别是中国农村地区。近年来高血压患病率迅猛增加,而血压控制率极低。因此,从人群层面积极寻找并探索适合我国农

高血压急症降压,不是越快越好!中国共识

高血压急症的血压控制并非越快越好,也并非越低越好,需在对患者充分评估的基础上,制定个体化的治疗方案。

《柳叶刀》发表!管理高血压,乡村医生完全胜任!

本研究首次证明在我国以村医为主导的多层面干预模式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Hypertension:高血压与感染性心内膜炎的关系

血压升高被确定以剂量依赖性方式作为感染性心内膜炎的危险因素。高血压作为罕见感染性心脏病的危险因素,增加了公共卫生保健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