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Autoimmunity:一组II型干扰素调节基因与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的疾病活动相关

2022-08-14 风湿新前沿 MedSci原创

本研究验证了与SLE患者的疾病活动无关的I型干扰素调节基因(IRG)亚群的存在。本研究的新发现是II型IRG亚群与疾病活动之间的关联。这两项发现可能对选择定义临床相关IFN特征的 IRG具有重要意义。

目的外周血中干扰素调节基因(IRG)的上调,表示为干扰素(IFN)特征,已被用作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患者IFN通路激活的间接测量。然而,尚未确定哪些IFN特征最能反映临床疾病活动。

方法在这项研究中,来自丹麦的研究团队根据横断面(CS)研究中34SLE患者、11名活动性狼疮肾炎患者和15名健康对照者的全血中128IRGs的表达确定了IFN特征。将血样收集在PAXgene管中,并使用PAXgene血液RNA试剂盒(Qiagen)提取和纯化 RNAPAXgeneQiagen公司旗下用于收集和稳定全血样本并分离其基因组RNA的集成和标准化系统使用NanoString nCounter基因表达平台测量基因表达。

结果:该横断面研究中,具有较高疾病活动性的SLE患者显示出上调的IRGs (n = 46),数值是其他患者的三倍。这些IRG分为三组,包括已知主要受I型(基因簇K1)和II型(基因簇 K23)干扰素刺激的IRGSLEDAI-2K评分与K2K3基因评分相关(β= 0.372 β= 0.419,均p < 0.015,但与K1无关。在纵向研究中,平均SLEDAI-2K评分在平均随访360天后下降(β= -2.08P = 5.09×10-12)。平均 K1K2K3基因评分不随时间变化,但SLEDAI-2KK3评分的纵向变化相关(β = 0.814p = 0.007

结论本研究验证了与SLE患者的疾病活动无关的IIRG亚群的存在。本研究的新发现是IIIRG亚群与疾病活动之间的关联。这两项发现可能对选择定义临床相关IFN特征的 IRG具有重要意义。

 

出处:

Siddiqi KZ, Zinglersen AH, Iversen KK, Rasmussen NS, Nielsen CT, Jacobsen S. A cluster of type II interferon-regulated genes associates with disease activity in patients with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J Autoimmun. 2022 Aug 4;132:102869. doi: 10.1016/j.jaut.2022.102869.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5933792.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7)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狼疮患者只能活五年?这个误区误导了不少蝶友!

五年生存率”并不是只有五年生存时间,新蝶友们不要再误会了。诊断SLE后发现其它脏器症状一定要及时就诊,早期控制就是最好的治疗方案。

羟氯喹: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老药如何玩出新花样?

羟氯喹(HCQ)广泛用于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SLE)。这种药物的起源在于制备金鸡纳树皮,几个世纪以来,金鸡纳树皮一直用于治疗发热性疾病。HCQ 仍被归类为抗疟药,但很少用于此目的。

J Autoimmunity:金黄色葡萄球菌肽聚糖(PGN)对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影响

金黄色葡萄球菌肽聚糖(PGN)诱导致病性自身抗体的产生,而枯草芽孢杆菌PGN驱动天然非致病性自身抗体的产生。

羟氯喹的眼毒性该怎么预防?看完这篇文章你就知道了!

羟氯喹是治疗SLE的基础药物之一,其应用广泛,对皮疹、肾炎等症状均有显著的疗效,但在服用羟氯喹时,最好进行眼底检查,同时控制剂量,以预防视网膜病变。

狼疮患者妊娠期使用羟氯喹安全性和疗效如何?

根据观察数据,多个指南建议在怀孕期间继续使用羟氯喹 (HCQ) 治疗 SLE。

J Autoimmunity:粪便微生物群移植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安全性和有效性:EXPLORER试验

粪便微生物群移植(FMT)在活动性系统性红斑狼疮 (SLE) 患者中的首次临床试验提供了支持性证据,FMT 有效地改变了SLE患者的肠道微生物群落并改变了短链脂肪酸代谢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