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范不失有效——俞乔教授谈疫情期间乳腺癌诊疗活动开展

2020-04-10 佚名 肿瘤资讯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严重打乱了国人的生活节奏,对于恶性肿瘤患者更是一个沉重打击。一方面,肿瘤患者免疫力相对低下,成为新冠肺炎的易感者。另一方面,在感染新冠肺炎后,肿瘤患者死亡率明显升高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严重打乱了国人的生活节奏,对于恶性肿瘤患者更是一个沉重打击。一方面,肿瘤患者免疫力相对低下,成为新冠肺炎的易感者。另一方面,在感染新冠肺炎后,肿瘤患者死亡率明显升高。肿瘤患者疫情防控更为重要,而在严格进行疫情防控的同时,肿瘤患者又会面临到就诊、治疗中断等问题。

疫情期间乳腺癌管理注意事项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由于疫情防控需要以及医疗资源紧张等原因,给乳腺癌患者就诊带来了极大不便。举例来讲,在非疫情期间,一个房间可以住三位患者,并且在必要时还可以进行加床。但是,在疫情期间,出于疫情防控要求,原有三人间只能住两为患者,医疗资源相对减少。此外,很多患者在疫情期间无法得到及时就诊和治疗。乳腺癌本身属于一种进展相对缓慢的恶性肿瘤,就乳腺癌管理而言,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首先,对于初诊乳腺癌患者,会面临新发现乳腺肿块如何处理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建议患者在当地先做一些初步检查。如果考虑为良性,大可不必紧张,等疫情结束后,再到医院正常就诊即可。对于考虑恶性的患者,原则上尽量在当地治疗,当地医院医生也可以跟我们进行沟通、相互协作,然后对患者进行进一步治疗。目前而言,医院基本都已经开放了,患者也可以选择到我们医院就诊治疗。就辅助治疗而言,对于肿瘤负荷较轻、没有明显症状的患者,由于药物可及性降低,短暂的延迟对于整体治疗效果并不会有太大影响,患者不必过于焦虑恐慌。另外,很多医院已经开通了线上咨询等服务,患者可以跟主治医生进行咨询,主治医生也会给患者一定治疗建议。

对于正在接受化疗的患者,对用药计划、安全性等相对比较了解,在与主治医生沟通以后,可以选择在当地医院进行治疗。对于内分泌治疗患者而言,治疗相对比较便捷、安全,可以选择在当地医院购药。对于HER2阳性的一部分乳腺癌患者,由于疫情原因,抗HER2治疗可能会出现中断。对于间隔时间不超过6周的患者,通常不需要调整治疗方案,对于中断时间超过6周的患者,可以通过追加药物剂量的方式解决。对于不伴内脏危象的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治疗首选内分泌治疗。对于既往选择静脉注射治疗的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可以适当调整治疗方案为口服治疗,待疫情结束后再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评估,最后决定下一步治疗方案。

疫情期间乳腺癌患者手术时机选择

乳腺癌是所有肿瘤病种中比较特殊的一类,即使是恶性程度比较高、肿块较大的患者,通过术前新辅助化疗或内分泌治疗等综合治疗方式,都可以取得比较好的效果。在确诊乳腺癌后,如果医疗资源相对比较紧张,可以选择替代治疗。对于良性肿瘤而言,手术时间可以适当进行推迟。在临床实践中,80%以上初诊乳腺癌患者可以通过替代治疗获得非常好的治疗效果,患者不需要有太多的焦虑。总体而言,需要等穿刺活检病理结果回报后,再决定下一步治疗策略。

疫情期间乳腺癌术后辅助治疗建议

总体来讲,即使处于疫情期间,乳腺癌的诊疗活动必须要遵循指南推荐。对于疾病早期确实需要接受化疗治疗的患者,要严格按照指南和规范给患者制定相应的术后辅助治疗方案。在药物选择上,可以选择副作用较小的药物,在同类药物当中,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做一些替代和优化。对于接受传统三周方案化疗的患者,尽量按原计划进行,偶尔推迟至四周一疗程,对疗效的影响不大。对于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术后标准抗HER2靶向治疗时限为1年,推迟两到四周影响不大。对于治疗间隔超过六周以上的患者,需要追加一次负荷剂量。对于需要接受术后内分泌治疗的患者,包括激素替代或者卵巢功能抑制,有条件的话可以选择在三个月进行。如果说没有条件,可以通过其它替代方式,在当地医院获取药物或者通过医院进行邮寄,影响不会太大。

在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给患者的诊疗活动带来诸多影响,医务人员也在通过各方面的努力,利用现有的先进科技手段和资源,尽力把疫情对病人的影响降到最低。相信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疫情一定会得到有效控制。

阅读全文

相关资讯

BMJ:乳腺导管原位癌患者的浸润性乳腺癌和乳腺癌死亡风险研究

通过筛查发现乳腺导管原位癌的女性,在确诊后至少20年的时间里,比一般人群中相比具有更高的浸润性乳腺癌和乳腺癌死亡风险

Ibrance联合标准疗法治疗乳腺癌:未达到主要终点

辉瑞公司(Pfizer)近日表示,Ibrance(palbociclib)联合内分泌疗法治疗激素受体(HR)阳性/HER2阴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时,未能显著改善无病生存期(DFS)(研究的主要终点)。

ASCO 2020:HR+/HER2-晚期乳腺癌内脏转移时治疗的选择?

原发耐药、内脏转移都是HR+/HER2-晚期乳腺癌预后不良的因素,也是单独内分泌治疗难以克服的顽疾。既往的研究已经证实氟维司群在晚期内分泌治疗中的疗效,其与CDK4/6抑制剂(CDK4/6i)的强强联

Nat Cell Bio:晚期乳腺癌患者中找到一种神秘蛋白,有望治疗乳腺癌

导言:目前乳腺癌的病因尚未明确,早期乳腺癌往往不具备典型的症状和体征,不易引起重视,但乳腺癌的发病率位居女性恶性肿瘤之首,因此女性往往谈之色变。乳腺癌的早发现、早诊断是提高疗效的关键。最近南澳大利亚的

SCIENCE:循环肿瘤细胞通过核糖体蛋白指向肿瘤转移

循环肿瘤细胞(CTCs)从原发肿瘤脱落到血液中,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细胞产生转移。

范志民教授专访:T-DM1治疗HER2阳性non-pCR乳腺癌面面观

T-DM1作为乳腺癌治疗领域首个ADC类药物,现已在我国获批上市,用于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后未达病理学完全缓解患者术后的强化辅助治疗。那么,该药对于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领域会带来哪些颠覆

拓展阅读

BMJ:乳腺导管原位癌患者的浸润性乳腺癌和乳腺癌死亡风险研究

通过筛查发现乳腺导管原位癌的女性,在确诊后至少20年的时间里,比一般人群中相比具有更高的浸润性乳腺癌和乳腺癌死亡风险

Ibrance联合标准疗法治疗乳腺癌:未达到主要终点

辉瑞公司(Pfizer)近日表示,Ibrance(palbociclib)联合内分泌疗法治疗激素受体(HR)阳性/HER2阴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时,未能显著改善无病生存期(DFS)(研究的主要终点)。

ASCO 2020:HR+/HER2-晚期乳腺癌内脏转移时治疗的选择?

原发耐药、内脏转移都是HR+/HER2-晚期乳腺癌预后不良的因素,也是单独内分泌治疗难以克服的顽疾。既往的研究已经证实氟维司群在晚期内分泌治疗中的疗效,其与CDK4/6抑制剂(CDK4/6i)的强强联

Nat Cell Bio:晚期乳腺癌患者中找到一种神秘蛋白,有望治疗乳腺癌

导言:目前乳腺癌的病因尚未明确,早期乳腺癌往往不具备典型的症状和体征,不易引起重视,但乳腺癌的发病率位居女性恶性肿瘤之首,因此女性往往谈之色变。乳腺癌的早发现、早诊断是提高疗效的关键。最近南澳大利亚的

SCIENCE:循环肿瘤细胞通过核糖体蛋白指向肿瘤转移

循环肿瘤细胞(CTCs)从原发肿瘤脱落到血液中,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细胞产生转移。

范志民教授专访:T-DM1治疗HER2阳性non-pCR乳腺癌面面观

T-DM1作为乳腺癌治疗领域首个ADC类药物,现已在我国获批上市,用于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后未达病理学完全缓解患者术后的强化辅助治疗。那么,该药对于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领域会带来哪些颠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