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志民教授专访:T-DM1治疗HER2阳性non-pCR乳腺癌面面观

2020-05-21 范志民 肿瘤资讯

T-DM1作为乳腺癌治疗领域首个ADC类药物,现已在我国获批上市,用于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后未达病理学完全缓解患者术后的强化辅助治疗。那么,该药对于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领域会带来哪些颠覆

T-DM1作为乳腺癌治疗领域首个ADC类药物,现已在我国获批上市,用于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后未达病理学完全缓解患者术后的强化辅助治疗。那么,该药对于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领域会带来哪些颠覆,在临床使用中具备哪些优越性呢?

新辅助治疗在乳腺癌治疗中的作用及意义

新辅助治疗包括新辅助内分泌治疗、化疗、靶向治疗等。对患者而言,新辅助治疗目的主要为三方面,其一,使得不可手术的乳腺癌变为可手术的乳腺癌,实现肿瘤的降期;其二,降期还可以使得不可保乳的手术变为可保乳的手术;其三,实现肿瘤耐药性的术前分析。在新辅助治疗的肿瘤耐药性分析中,可以对包括紫杉醇、蒽环以及靶向等一线治疗药物进行尝试,观察肿瘤是否缩小亦或进展,若出现进展,则需要更换药物;若为稳定或出现缓解,则可以继续使用。在新辅助治疗后,肿瘤只有两个结局,一个是包括乳腺和腋窝的pCR(病理学完全缓解),另一个是乳腺或者腋窝,分别有残留或同时有残留病灶的non-pCR(非病理学完全缓解)。因此,新辅助治疗,可以使得医生分别在新辅助治疗结束及术后,根据肿瘤退缩情况及是否达到pCR,获悉一线治疗药物的敏感度情况。

由于新辅助治疗手段的增多,治疗方案的制定亦从过去的依据解剖学逐渐转为依据分子生物学或肿瘤的生物学特性,例如:患者为HER2阳性的患者,则倾向于采用双靶联合化疗的治疗方案。趋利避害,使得患者获益最大化。

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治疗决策点:pCR与否

回顾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的治疗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最早是根据NOAH研究,在HER2阳性乳腺癌的新辅助治疗中填加了曲妥珠单抗,改变了患者的预后,奠定了曲妥珠单抗在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中的基石地位。随后是中位随访了11年的HERA研究,不论是在新辅助亦或辅助治疗中,将曲妥珠单抗治疗1年和2年进行对比,1年的疗程最优,而2年的疗程,尽管疗效相同,但患者心脏毒性增大,因此,该研究确定了曲妥珠单抗的最优治疗疗程。根据N9831以及NSABPB31临床试验,AC-TH方案在8.4年的随访时间之后,患者获得了较好的预后。近期,BCIRG006研究的十年结果已经揭晓,AC-TH以及TCH的方案,亦均优于AC-T。上述研究奠定了在化疗基础上联合靶向在HER2阳性乳腺癌术后辅助治疗的地位,即AC-TH方案亦或TCH方案。

紧随其后,出现了两种联合方向,其一,依据APHINITY研究,在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新辅助和辅助治疗中出现了曲妥+帕妥的妥妥双靶联合紫杉醇的方案,已成为目前国内外指南的一线推荐;其二,曲妥珠单抗联合TKIs尽管在新辅助治疗试验中未获得阳性结果,但在术后辅助治疗中,ExteNET试验即来那替尼对于较高复发风险的患者可以获得较好的疗效。

近期,在乳腺癌治疗领域,最为火热的是KATHERINE研究。在过去,对于HER2阳性的患者,在新辅助治疗后,若为non-pCR,只能在术后辅助治疗给予1年的曲妥珠单抗。在APHINITY研究出现之后,non-pCR的HER2患者术后辅助治疗给予妥妥双靶也是可选的方案。然而,KATHERINE研究将T-DM1与曲妥珠单抗进行对比后证实,T-DM1可以降低约50%的远处转移和死亡风险,该研究所得出的结果是抗HER2治疗领域中新辅助治疗后non-pCR患者的最好结果。值得注意的是,T-DM1属于抗体药物偶联物(ADC),即由抗体、强效的毒素小分子通过稳定的连接体偶联而成,其中的美登素抗癌效力比蒽环类药物强150~300倍。根据KATHERINE研究,无论HER2阳性的新辅助治疗方案是曲妥珠单抗联合化疗,还是曲妥珠单抗加帕妥珠单抗联合化疗,只要术后证实为non-pCR患者,都可以使用T-DM1,其已成为国内外指南推荐的标准方案。

让好药能用,让好药可及

根据KATHERINE研究,T-DM1主要的毒副作用为血小板下降,当然,绝大多数的下降均为可控状态。因此,在进行T-DM1使用时,要注意密切监测。至于如何让乳腺癌患者得到最大获益?其一,应该提高病理评估的准确性,准确的病理诊断和生物标志物检测是新辅助治疗的基础;其二,规范治疗,即每一种分子分型,对应相应的标准治疗方案;其三,规范治疗后,未达预期疗效的患者,即non-pCR,三阴性乳腺癌加用卡培他滨,而HER2阳性患者选择T-DM1;其四,对基层医院医生进行宣教,达到治疗同质化,让基层地区百姓亦能得到精准化、个体化的治疗。T-DM1已于今年4月8日在我国上市,现在国内外指南亦推荐T-DM1为HER2阳性新辅助治疗后non-pCR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案。该药目前尚未纳入我国医保,但听说基金会已经公布了慈善赠药,另外还有“放心莱”的保险项目惠及患者;若患者不耐受,也可以考虑妥妥双靶进行辅助治疗。

相关资讯

杀死乳腺癌细胞!“网红抗癌药”Venetoclax再显奇效

网络抗癌药不但能治淋巴瘤,还能对乳腺癌细胞造成杀伤。

陈文艳教授专访:T-DM1为乳腺癌带来治疗革新,患者援助项目助力乳腺癌早期治愈

T-DM1在中国正式供货,这对于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尤其是新辅助治疗后未达到病理学完全缓解的HER2阳性患者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

JCI:丹麦科学家在年轻女性身上发现了新的乳腺癌基因

导言:据2018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调查的最新数据显示,乳腺癌在全球女性癌症中的发病率为24.2%,位居女性癌症的首位,其中52.9%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在我国,乳腺癌的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

王树森教授:西达本胺为HR+/HER2-乳腺癌带来治疗革新,中国原创新药助力乳腺癌长期生存

最新公布的2020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诊疗指南》基于ACE研究在内分泌耐药乳腺癌表观遗传调控治疗方面的重大进展,将西达本胺联合方案列为TAM治疗失败以及非甾体类AI治疗失败患者的Ⅰ级

“中国方案”实现全球三阴性乳腺癌辅助治疗新突破

专访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李俊杰教授。

【盘点】2020年度Radiology科研进展汇总(五)

Radiology:心脏 MRI左心房功能评估预测心肌梗死后心血管事件的价值

拓展阅读

JCO:肥胖又耽误事儿!大型回顾性分析表明,肥胖乳腺癌患者化疗效果差!

治疗期间,肥胖也是个捣蛋鬼,就见不得患者好。现有研究表明,乳腺癌患者肥胖或超重,化疗效果会大大减少。

FDA批准罗氏的乳腺癌双靶向HER2抗体组合:帕妥珠单抗与曲妥珠单抗

这是罗氏首次获批将两种单克隆抗体,通过单次皮下注射进行给药。

刘健教授:中国生物类似药接轨国际标准,满足乳腺癌患者可负担的用药需求

乳腺癌是女性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5年生存率约为70%~90%,也是女性癌症死亡的头号原因。HER2阳性乳腺癌约占全部乳腺癌患者的25%,是乳腺癌中的主要亚型之一。

吴高松教授:乳腺癌手术及系统治疗进展

乳腺癌是中国女性常见、高发肿瘤。近年来,乳腺癌系统性治疗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与此同时,外科治疗在乳腺癌的治疗中仍然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J Clin Oncol:辅助紫杉醇和曲妥珠单抗试验治疗结节阴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阳性乳腺癌的七年随访分析

紫杉醇和曲妥珠单抗辅助试验旨在解决人类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问题。辅助紫杉醇和曲妥珠单抗试验的主要分析表明,3年无病生存期(DFS)为98.7%。在这项计划中的二级分析中

BMC Cancer:乳腺癌和肠道菌群失调与乳腺癌风险的关联

乳腺癌在女性中排名第一,是这一性别的第二大死因。除了遗传因素外,环境也是导致这种疾病发生的原因之一,尽管相关因素尚不清楚。在后者中,微生物的影响是其中之一,因此,最近人们开始关注乳腺微生物群。我们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