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2016年中国糖尿病负担变化,来看各地数据对比!

2019-07-09 医咖会 医咖会

WHO报告估计,2006年到2016年,糖尿病致死人数增加了31.1%。中国的糖尿病患病人数居全球前列。近期,有研究[1]使用2016年全球疾病负担(GBD)研究数据,估计了中国高血糖和糖尿病的负担,并对各省的情况做了对比。糖尿病的患病率和死亡率2000年到2016年,中国糖尿病患病人数从55,167,473增加到89,783,100,增加了62.7%。即,2016年中国将近有9000万糖尿病

WHO报告估计,2006年到2016年,糖尿病致死人数增加了31.1%。中国的糖尿病患病人数居全球前列。近期,有研究[1]使用2016年全球疾病负担(GBD)研究数据,估计了中国高血糖和糖尿病的负担,并对各省的情况做了对比。

糖尿病的患病率和死亡率

2000年到2016年,中国糖尿病患病人数从55,167,473增加到89,783,100,增加了62.7%。即,2016年中国将近有9000万糖尿病患者。

图1 表明,从1990年到2016年,全年龄组的糖尿病患病率从3.7%增加到6.6%,增加了78.4%。2005年之前年龄标化患病率一直在上升,之后有所下降,从1990年到2016年,年龄标化患病率从4.6%上升到5.4%,上升了17.4%,和2016年GBD数据计算的全球患病率5.5%相似。



图1. 中国1990-2016年糖尿病患病和死亡趋势

2016年中国总共有140,838名糖尿病死亡病例,其中51.0%是男性,高于全球男性糖尿病死亡占比(47.1%)。

全年龄组糖尿病死亡率从1990年的6.3/10万上升到2016年的10.3/10万,增加了63.5%。年龄标化死亡率从1990年的10.8/10万上升到2000年的13.2/10万,2016年下降到10.0/10万(图1a)。

表1 显示了1990到2016年不同性别和年龄组的糖尿病人数和患病率:患病人数增加了116.3%,特别是在年龄≥50岁的人群中,但15-49岁人群糖尿病的患病率上升速度超过其他年龄组。

表2显示在上述时间段内,糖尿病造成的总死亡人数增加了将近1倍,特别是在年龄≥50岁的男性和年龄≥70岁的女性中,而15-49岁和>70岁男性死亡率分别了增加了13.9%和25.2%。与1990年相比,在2016年,除年龄≥70岁的女性外,女性所有年龄组的死亡率都有所下降。2016年男性所有年龄组的死亡率都比女性高。

伤残调整生命年(DALYs)

从1990年到2016年,糖尿病相关DALYs从4,274,697.2上升到8,337,262.8,增加了95%。而糖尿病DALYs的年龄标化率从502.0 /10万上升到513.7/10万,仅仅上升了2.3%,表明人口增长和老龄化是导致糖尿病相关DALYs上升的主要原因。

1990到2016年,各省DALYs的年龄标化率。2013年,中国北方和西南地区DALYs的年龄标化率低于南方、西北和东北地区。天津、新疆和辽宁DALYs的年龄标化率最高,均大于650.0/10万,而香港、湖北和浙江DALYs的年龄标化率最低。

2016年的数据显示,DALYs年龄标化率较高的省份主要集中在东北和西北地区:天津DALYs的年龄标化率最高,为696.1/10万,其次是新疆和辽宁,而香港、浙江、湖北DALYs的年龄标化率最低。

纵观1990-2016年DALYs的年龄标化率的变化,南方地区、西南和东北地区下降最多(图2c):14个省份呈现下降趋势,其中香港、广东和福建下降最快。而其他19个省份则呈上升趋势,其中北京、青海和山东的增速最快。

危险因素

2016年归因于每个危险因素的糖尿病DALYs数和死亡数的PAFs(人群归因分值),以及由这些风险因素引起的糖尿病DALYs率和死亡率。结果显示这些指标与饮酒没有显着相关性。高BMI,低全谷物、坚果和种子类的饮食习惯是糖尿病相关DALY和死亡的主要危险因素。


糖尿病相关CKD(慢性肾病)

2016年,中国估计有82,605人死于糖尿病相关CKD。糖尿病相关CKD的全年龄组和年龄标化死亡率的趋势如图1b所示。从1990年到2016年,糖尿病患者CKD的全年龄组死亡率从4.5/10万增加到6.0/10万,增加了33.3%。2016年中国糖尿病相关CKD年龄标化死亡率为5.7/10万,而全球死亡率为7.6/10万。

综合考虑死亡和伤残情况,糖尿病相关CKD的全年龄组DALYs率从1990年的165.2/10万上升到2016年189.1/10万,增加了14.5%(图1b)。2016年DALYs的年龄标化率为160.8/10万,全球为209.2/10万。

高空腹血糖(HFPG)

1990年,HFPG导致的DALYs占总DALYs的7.7%,占所有慢性病DALYs的13.0%。到2016年,上述占比分别攀升至15.8%和18.2%。该年,HFPG是整体DALYs的第六大原因,导致的DALYs为1802.3/10万。DALYs可归因于HFPG的三大主要疾病是糖尿病、卒中和缺血性心脏病。

参考文献:[1] Diabetes?Metab. 2019 Jun;45(3):286-293.

相关资讯

糖尿病的未来:精准预测 精准诊断 精准治疗

文章来源:中华糖尿病杂志,2019,11(6): 369-373作者:翁建平 朱大龙 母义明 赵家军 纪立农 Leif Groop 宁光单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 解放军总医院 山东省立医院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瑞典隆德大学Malmo大学医院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精准医学,或者说个体化医学,由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5年国情咨文演说中提出,所倡导的

Hepatology: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 证实Ⅱ型糖尿病药物延缓非酒精性脂肪肝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命科学和医学部临床学院教授翁建平牵头全国10家医院,对伴有非酒精性脂肪肝的Ⅱ型糖尿病患者,使用利拉鲁肽、西格列汀、甘精胰岛素联合二甲双胍治疗,并针对不同药物对患者体重及肝内脂肪含量的疗效进行了比较研究,相关成果近日发表于《肝脏病学》。

Radiology Cardiothorax Imaging:这种影像学检查可预测心脏死亡,尤其对于糖尿病患者

有研究者报告,在接受应力性心肌灌注PET扫描检查的患者中,其结果异常程度增加与心脏死亡风险增加有关。而且,这种相关性在糖尿病患者中最为明显。

BMJ:II型糖尿病患者摄入多不饱和脂肪酸可显著降低心血管死亡和全因死亡风险

研究发现,对于II型糖尿病患者,多摄入多不饱和脂肪酸可显著降低心血管死亡和全因死亡风险

BMJ:饮食因素与II型糖尿病风险

饮食因素与II型糖尿病风险密切相关

Lancet Diabetes Endo:alirocumab可大幅降低新近ACS患者后继心血管事件风险

研究认为,对于近期发生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的患者,接受alirocumab治疗可大幅降低患者后继心血管事件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