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n Chem:采用4plex双链数字PCR技术对乳腺癌亚型分类

2019-10-19 gladiator MedSci原创

浸润性导管癌(IDCA)是最常见的浸润性乳腺癌。

浸润性导管癌(IDCA)是最常见的浸润性乳腺癌免疫组织化学(IHC)被广泛用于分析雌激素受体1 (ER)、孕激素受体(PR)和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 (HER2),从而帮助对肿瘤进行分类及指导治疗。IHC检查需要有经验的病理学家提供主观的解释,从而降低基于IHC诊断的再现性。在本研究中,我们开发了一个4-plex的液滴数字PCR (ddPCR),用于同时定量分析雌激素受体1 (ESR1)、孕激素受体(PGR)erb-b2受体酪氨酸激酶2 (ERBB2)pumilio RNA结合家族成员1 (PUM1)在福尔马林固定石蜡包埋(FFPE)样品中的表达水平。

评价4-plex ddPCR的敏感性、重复性和线性动态范围。我们应用该方法分析了95例乳腺IDCA患者的FFPE样本,并评估了ddPCRIHC的符合率,以评估其在乳腺癌亚型分类中的潜力。

ERBB2ESR1PGRPUM1的定量限分别为25505050份。ESR1PGRPUM1的动态范围为50-1600拷贝/个反应,ERBB2的动态范围为25 - 1600拷贝/个反应。ERBB2ESR1PGR 4-plex ddPCRIHC的一致性相关系数分别为96.8%91.5%85.1%ERBB2ESR1PGR分别在0.9910.9770.920的曲线值下生成受试者工作特性曲线区域。

研究表明,4-plex ddPCR评价乳腺癌的生物标志物状态与免疫组化结果高度一致。

原始出处:

Wenwen Chen, Jiaying Zheng,Breast Cancer Subtype Classification Using 4-Plex Droplet Digital PCR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AZ/Daiichi的乳腺癌曲妥珠抗体偶联药物ADC获得美国优先审查

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第一三共(Daiichi Sankyo)的曲妥珠单抗-deruxtecan治疗乳腺癌喜获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优先审查,使该药物距离在美国获批又近了一步。

病例:曲妥“方舟”,HER2阳性乳腺癌的“新”希望

HER2阳性乳腺癌是一种侵袭性强、复发率高、预后不良的乳腺癌类型。临床实践中,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在肿瘤较大,又有保乳意愿时需要考虑新辅助治疗。新辅助治疗能够缩短手术时间,减少术后并发症,甚至部分患者能够增加保乳、保腋窝的机会。本文分享一例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通过新辅助治疗获益的病例,分享这类患者的诊疗思路。

聚焦精准 引领未来| BRCA检测推动乳腺癌精准治疗

随着精准医疗时代的到来,生物标志物使得肿瘤的诊疗过程更加精准和规范。BRCA1/2基因突变使女性患乳腺癌风险提高约五倍,尤其在具有家族遗传史、年轻和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BRCA突变比例高于5%。著名好莱坞女星安吉丽娜·朱莉就是因为基因检测发现自己带有BRCA1基因突变,并且家族中有乳腺癌患病史,毅然接受了预防性双侧乳腺切除。作为一种重要的生物标志物,BRCA检测可用于指导临床试验筛选入组、患者用药

Lancet Oncol:绝经后HR+/HER2-转移性乳腺癌一线或二线治疗——内分泌为基础治疗较化疗更优

多项重要的随机临床研究已经证实,内分泌联合靶向治疗用于绝经后HR+/HER2-患者一线或二线治疗,可以带来显着的获益。鉴于此,目前所有主要的国际指南均推荐内分泌为基础的序贯方案应该作为优选方案,除非患者合并内脏危象。然而真实世界数据显示,一线化疗仍然非常常见,即使患者没有合并内脏危象。近日发布在《柳叶刀·肿瘤》(Lancet Oncology)的一项大型网络荟萃分析,系统性评估对比了内分泌治疗和化

奥拉帕利是gBRCA+、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新选择

乳腺癌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其中30%~40%的早期乳腺癌会发展为晚期乳腺癌,5年生存率较低。精准诊疗时代,为了延长乳腺癌患者的生存,基于“合成致死”的概念,研究者进行了深入的探索。在对gBRCA突变的卵巢癌获得成功后,PARP抑制剂(PARPi)在乳腺癌领域的探索亦取得突破。其中PARPi奥拉帕利(olaparib)已经完成Ⅲ期OlympiAD研究,在gBRCA突变、HER2阴性乳腺癌患者

Cell Rep| 乳腺癌细胞可塑性和异质性,单细胞染色质可接近性图谱揭示乳腺细胞发育中细胞状态特异性转录因子网络和细胞谱系关系

乳腺癌是全世界妇女中最常见的癌症,大约每年两百多万女性受其困扰。根据WHO 估计,在所有的女性癌症者中,约15%的死亡与乳腺癌相关。乳腺癌中某些类型至今仍然没有有效治疗方案。乳腺癌中癌细胞的可塑性和组织的异质性是治疗失败的一大原因。不论是乳腺发育过程中的正常乳腺细胞,还是乳腺癌发展过程中的癌细胞,对于其细胞状态转换的分子机制,人们的了解目前仍然十分有限。目前人们对乳腺发育的了解,主要集中在出生后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