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NEJM连发两文:中国有能力做好全球创新药临床研究!

2019-7-26 作者:Fiona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1

· NEJM ·
中国学者连发2文!肾性贫血新药来袭,Roxadustat强势登场
DOI: 10.1056/NEJMoa1901713
DOI: 10.1056/NEJMoa1813599

作为一个肾脏病大国,中国约有1.2亿慢性肾病患者,而且该病的患病人数近年来逐渐上升。慢性肾脏病患者的主要并发症是贫血,它的发病率随肾功能恶化而增加。在肾透析患者中,90%以上都有贫血。贫血的严重程度与死亡风险相关,在中国农村,接受透析的慢性肾脏病患者心衰和死亡率是城市的两倍。

Roxadustat作为一种可逆的低氧诱导因子脯氨酰羟化酶抑制剂,可以调控红细胞生成,其中包括刺激红细胞生成素(EPO)生成、调节铁代谢等等。

在维持性透析肾病患者中,roxadustat的疗效如何呢?

研究表明,roxadustat在接受了至少16周以上透析同时也接受了6周以上的Epoetin alf治疗的患者中,患者的血红蛋白水平(中位)从入组前的9-12 g/dL上升至23-27周的10.4 g/dL,且与Epoetin alf对照组相比达到了非劣效性,即治疗效果无显著差别。而且,在27周时,roxadustat组的总胆固醇比Epoetin alf组下降更多。

两组中最常见的不良反应均为上呼吸道感染,其中roxadustat组的发生率高于Epoetin alf组;而Epoetin alf组的高血压发生率更高。最常见的严重不良反应为血管入路并发症。

而另一项试验则旨在研究roxadustat与透析前患者的疗效。在接受透析的3至5期慢性肾病患者中,连续服用8周roxadustat后,患者的血红蛋白水平上升了1.9±1.2 g/dL,显著高于对照组(下降了0.4±0.8 g/dL)。值得注意的是,roxadustat组铁调素显著下降了56.14±63.40 ng/mL,而对照组仅下降了15.10±48.06 ng/mL。而在接受18周roxadustat治疗后,所有患者均获益。

常见的不良反应主要为高钾血症(roxadustat组)和代谢性酸中毒(安慰剂组)。

这两篇研究均表明,与目前慢性肾脏病患者贫血的标准治疗药物阿法依泊汀(注射用)相比,口服的roxadustat在临床获益和副作用方面无明显差异。而且由于剂型的不同,口服制剂更方便,患者依从性会更高。

作为首个在中国批准的国际原创新药,roxadustat为我国的众多肾脏病患者带来了希望。而NEJM最终连发两篇创新药的临床研究,更是代表着我国临床科研水平正在逐渐提升!



· NEJM ·
收缩压和舒张压均与心血管不良结局相关!控压不能厚此薄彼
DOI: 10.1056 / NEJMoa1803180

平时大家测量高血压时,一定会告诉患者两个值,一个是收缩压,一个是舒张压。随着医学发展,大家对它们的认知呈现出“钟摆效应”。

自英国“弗兰明翰”研究公布后,收缩压被认为是影响心血管预后的重要预测因素,甚至有共识提出“放弃舒张压,完全关注收缩压”的概念。

直到2017年,美国高血压管理指南也没有把舒张压作为心血管的危险因素。

但是,2017年的高血压管理指南降低了治疗高血压的标准(140/90 mmHg),将高血压诊断标准降为130/80 mmHg。而过度降低舒张压可能会导致低血压。

那么收缩压和舒张压对心血管结局到底会产生什么影响呢?

这项研究通过长达8年的随访,通过多因素回归分析确定舒张压、收缩压与心血管事件(心肌梗死、缺血性卒中和出血性卒中)的长期风险的相关性。

研究显示,当高血压的诊断标准为140/90 mmHg时,仅有18.9%的患者有高血压;但将标准降为130/80 mmHg时,高血压患者的比例上升为43.5%。其中,单纯的收缩压增比最高(从13.6%上升至21.9%),而单纯舒张压增比较低(从1.4%上升至6.1%)。


在8年的随访中,收缩压和舒张压都与心血管不良事件独立相关。收缩压的相关性略强于舒张压。而且,舒张压与高血压呈J型曲线关系,血压过高或过低均可增加心梗、缺血及出血性卒中风险。


当调整了年龄、性别等因素后,J型关系消失,在舒张压最低的患者中(≤68 mmHg),收缩压增高带来的不良预后影响更大。

由此可见,虽然收缩压升高对预后有较大影响,但无论高血压的定义如何(≥140/ 90 mm Hg或≥130/ 80 mm Hg),收缩压和舒张期高血压均独立影响心血管不良事件风险。也就是说,控制血压不能疏于对舒张压的管控,厚此薄彼要不得。



· BMJ ·
高血压防控,基层社区显效:最高可降16mmHg
DOI: 10.1136/bmj.l4064

高血压是中风和心血管疾病可改变的主要危险因素,也是全球死亡的主要危险因素。在中国,近一半35-75岁成年人患有高血压,造成近24%的死亡。因此,高血压已成为我国主要疾病和经济负担。

在我国,仅有45%的患者了解自己的病情,仅有30%的患者服用药物控制高血压,只有7%的患者将血压控制到正常水平。因此,提高患者降压意识进而改变患者生活方式十分关键。

社区高血压筛查可以提高中国老年人的血压防控吗?

工作人员根据高血压管理指南,为65岁以上测量出高血压的患者提供治疗建议,其中包括抗高血压药物的选择、体重管理(包括少吃肉、限制热量、少喝含糖饮料)、戒烟、少喝酒、少吃盐及运动。


2年后,基于社区筛查干预的高血压患者收缩压大幅下降,降低范围为6至16 mm Hg;舒张压的降幅较小。该结果不受人口统计和社会分组的影响。



· JAMA ·
Filgotinib治疗RA效果显著,安全性需长期评估
DOI: 10.1001 / jama.2019.9055

类风湿关节炎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它的主要特征为大小关节滑膜炎引起的肿胀、晨僵、疼痛和进行性关节破坏。

作为一种慢性疾病,它有较高的致残风险,且于40~60岁高发。同时,该病高发于女性,男性与女性患病率约为1:3。

RA的发病机制复杂,其中涉及到几种重要的细胞因子通路。JAK抑制剂可阻断多种细胞因子、生长因子和与自身免疫有关的激素的信号传导。因此,JAK抑制剂也许是治疗RA新选择。

那么,对于生物类改善病情抗风湿药物(DMARDs)治疗无效的活动性类风湿性关节炎,filgotinib(口服JAK1小分子抑制剂)的效果如何?

结果显示,对1个或多个bDMARDs反应不足或不耐受的患者,在第12周达到ACR20的比例显著更高。其中,filgotinib组为66.0%(200 mg)或57.5%(100 mg),安慰剂组为31.1%。



用药200 mg时最常见的不良反应为鼻咽炎(10.2%), 100 mg时为头痛(5.9%),鼻咽炎(5.9%)和上呼吸道感染(5.9%)。

由此可见,接受filgotinib治疗对大部分活动性RA患者是有效的。但是,需要进一步研究以评估其长期疗效和安全性。


· Lancet ·
对于膝关节内侧间室骨关节炎患者,部分膝关节置换术更具成本效益!
DOI: 10.1016/S0140-6736(19)31281-4


对于晚期膝关节内侧间室骨关节炎患者,全膝关节置换术(TKR)或部分膝关节置换术(PKR)治疗存在很大差异,最佳治疗方案仍不确定。

而且,几乎没有一级证据表明这两种方法的临床有效性和在疾病管理中成本效益。

因此,这项长达5年的TOPKAT试验旨在评估膝关节内侧间室骨关节炎患者进行TKR与PKR的临床疗效和成本效益。

在5年的随访中,研究人员发现组间Oxford Knee Score无差异(平均差异为1.04,95%CI -0.42至2.50)。在成本效益分析中,与TKR相比,PKR的疗效及成本效益更佳,而且PKR的住院时间也较低。



由此可见,TKR和PKR均有效,它们的临床结果相似、再手术和并发症发生率也相近。但在5年研究期间,PKR成本效益较高,因此PKR应被视为晚期膝关节内侧间室骨关节炎患者的首选。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坚强007

向科研人员致敬!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7-26 10:41:46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