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logy:CAD-RADS分类对上急性胸痛:向正确方向迈出了一步

2021-08-23 shaosai MedSci原创

冠状动脉钙化评分(CACS)是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斑块负荷的评价指标,已成为有症状和无症状患者未来主要不良心血管事件(MACEs)的预测因素之一。

冠状动脉钙化评分(CACS)是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斑块负荷评价指标,已成为症状和无症状患者未来主要不良血管事件(MACEs)的预测因素之一。一些研究表明,在有症状的患者中,CACS为零对排除阻塞性冠状动脉疾病(CAD)具有很高的敏感性和阴性预测值。然而,CACS有几个不足之处。首先,CACS为零不能排除非钙化斑块和易损斑块。第二,使用冠状动脉钙化(CAC)扫描无法评估冠状动脉狭窄和心肌异常。

现阶段CT血管成像(CCTA)已被广泛用于急性胸痛患者的常规筛查。根据CCTA对CAD的高阴性预测值,在急诊科无需使用侵入性血管造影就可以迅速排除阻塞性CAD。迄今为止,几个大型临床试验证明,CCTA是确定低风险患者是否可以安全地从急诊科出院的一个安全有效的评估手段。为了规范CCTA结果的报告,临床上引入了CAD报告和数据系统(CAD-RADS)规范报告用语并方便将检查结果传达给转诊医生,并对后续的病人管理提出建议

近日,发表在Radiology杂志的一项研究评估CCTA中的CAD-RADS分类对预测到急诊科就诊的急性胸痛患者发生MACEs的预后价值为临床早期预测患者预后并制定最佳的治疗方案提供了有价值的影像学支持

项多中心回顾性观察队列研究在四所符合条件的大学教学医院进行。2010年1月至2017年12月期间,因急性胸痛到急诊科就诊的患者接受了CCTA检查。多变量Cox回归分析被用来评估MACEs的风险因素,包括临床因素、冠状动脉钙化评分(CACS)和CAD-RADS类别。还评估了与临床危险因素和CACS相比的预后价值。

共评估了1492名患者(平均年龄,58岁±14岁[标准差];759名男性)。在31.5个月的中位随访期间,1492名患者中有103人(7%)出现了MACE。多变量Cox回归分析显示,在调整了临床风险因素后,中度至重度CACS与MACEs有关(危险比[HR]范围,2.3-4.4;P值范围,<.001至<.01)。CAD-RADS类别从3到4或5(HR范围,3.2-8.5;P < .001)和高危斑块(HR = 3.6,P< .001)也与MACEs有关。C统计显示,CAD-RADS评分比单独使用临床危险因素或与CACS相结合更能改善危险分层(C指数,0.85 vs 0.63 [P < .001] 和 0.76 [P < .01])。

 

 (A)所有主要不良心血管事件(MACEs)和(B)根据冠状动脉钙化评分(CACS)组分层的早期MACEs的Kaplan-Meier生存曲线图。MACE定义为心源性死亡、非致命性心肌梗死和因不稳定心绞痛住院。早期MACE定义为3个月内发生的MACE

综上所述,与临床风险因素和冠状动脉钙化评分(CACS)相比,冠状动脉疾病报告和数据系统(CAD-RADS)分类在预测到急诊科就诊的急性胸痛患者未来的主要不良心血管事件(MACE)方面具有附加预后价值。本研究结果显示,在调整了临床风险因素后,较高的CACS、较高的CAD-RADS类别以及高危斑块的存在与未来的MACE风险有关。另外,通过冠状动脉CT血管造影得出的CAD-RADS类别比CACS提供了额外的风险区分。

原文出处

Ji Won Lee,Jin Young Kim,Kyunghwa Han,et al.Coronary CT Angiography CAD-RADS versus Coronary Artery Calcium Score in Patients with Acute Chest Pain.DOI:10.1148/radiol.2021204704

作者:shaosai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Circulation:急性胸痛的更佳评估方法:非侵入性检查 vs. 单纯临床评估

目前,对于急性胸痛的急诊患者,与单纯根据病史、体格检查、心电图及生物标志物行临床评估相比,非侵入性心脏检查(冠脉CT血管造影或负荷试验)与上述临床评估联用能否有助于改善临床结局尚不清楚。

Circulation:怎样安全识别可早期出院的急性胸痛患者

HEART途径(病史,心电图,年龄,危险因素和初始肌钙蛋白)是一种加速诊断方案,旨在识别低危急诊科急性胸痛患者,无需压力测试或血管造影即可早期出院。近期,Circulation发表的一项研究,目的是确定HEART途径在急诊科疑诊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ACS)患者中应用是否安全(低危患者30天死亡和心肌梗死率<1%)、有效(减少30天住院)。

急性胸痛的诊断和处理,相见恨晚的优质干货!

急性胸痛是急诊内科的高发疾病,从病因上来说,在急诊门诊有50%患者为心血管疾病,包括急性心肌梗死(心梗)、不稳定心绞痛、肺栓塞以及心力衰竭等。门诊也会出现稳定心绞痛、肺部疾病、肌肉骨骼疾病、消化道病变以及精神疾病等。

急性胸痛急诊诊疗专家共识

目前,院前急救与急诊科仍缺少急性胸痛急诊诊疗的指导性专家共识。为此,按照急性胸痛救治流程“早期诊断,危险分层,正确分流,科学救治”的指导方针,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联合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胸痛分会,组织院前急救、急诊医学、心血管病学等相关学科的专家共同撰写本共识。本共识强调“战线前移”,着眼整合区域救治网络,突出社区医疗、院前急救到急诊科、专科治疗的体系建设,并延伸至患者二级预防的全程管理;

黄伟光:急性胸痛的诊断和处理

急性胸痛约占急诊内科病人5%~20%,三级医院可能会达到20%~30%,急性胸痛的症状复杂多样,有些患者的胸痛发作急骤,病情迅速恶化,短时间内危及患者的生命。那么,急性胸痛如何诊断与处理呢?

促进急诊检验双科交流,优化急性胸痛患者诊疗

近日,“协同 创新 发展——罗氏诊断急诊专题研讨会”在武汉召开,来自全国急诊及检验学科的多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就急性胸痛等急诊领域危急重症诊疗现状展开了深入的交流和热烈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