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近期鼻炎与治疗进展(九)

2021-07-23 AlexYang MedSci原创

【1】Laryngoscope:成人鼻窦炎患者的免疫球蛋白替代疗法治疗结果

【1】Laryngoscope:成人鼻窦炎患者的免疫球蛋白替代疗法治疗结果

复发性急性鼻炎(RARS),定义为每年有四次或更多的急性鼻炎发作,且有不同的无病间隔期;慢性鼻炎定义为12周或更长时间的鼻窦炎症,均为造成医疗经济负担的重要因素。目前关于RARS的数据很少,许多现有的信息都是从急性鼻窦炎(AR)和慢性鼻窦炎的研究中推断出来的。

近期,有研究人员评价了免疫球蛋白(IG)替代疗法在患有鼻窦炎和原发性体液免疫缺陷病(PID)的成年人中的效果。

研究人员对诊断为PID并有复发性急性鼻窦炎(RARS)和慢性鼻窦炎(CRS)且正在接受IG替代治疗的成人(18岁及以上)患者进行了回顾性病历研究。同时对人口统计学数据、相关疾病和治疗时间进行了审查。审查了开始IG治疗前后每年的鼻窦感染次数、鼻窦CT Lund-Mackay(LM)评分和功能性内窥镜鼻窦手术(FESS)的需要的情况。

研究共纳入了58名患者。平均年龄为52岁(18-79岁)。约74%为女性。30名患者(51.7%)患有常见的变异型免疫缺陷(CVID),18名(31.1%)有低丙种球蛋白血症,10名(17.2%)有特异性抗体缺陷(SAD)。大约79%患者有过敏性鼻炎,74%有哮喘。治疗前的LM评分为7.6(±2.2,范围为0-24),而治疗后的评分为3.5(±1.3,范围为0-16)(P=0.01)。11名患者(19%)在治疗前有FESS,而在开始接受IG治疗后只有2名患者(3.4%)需要ESS(P=0.004)。在开始接受IG治疗之前,5名患者(8.6%)每年有10次以上的鼻窦感染,33名患者(56.9%)有5至10次感染,20名患者(34.5%)每年有1至5次感染。开始使用IG后,34名患者(58.6%)不再有感染报告(P<0.001),24名患者(41.4%)每年只有1至5次感染报告。

综上所述,IG治疗是PID患者复发性鼻窦炎的一种有前景的治疗方案。

【2】Indian J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补充维生素D对过敏性鼻炎的疗效

过敏性鼻炎是最常见的慢性鼻炎类型,影响到10-20%的人口,而且有证据表明,这种疾病的发病率正在增加。严重的过敏性鼻炎影响生活质量、睡眠和工作表现。尽管最近有流行病学证据表明,过敏性鼻炎的发病率在全球范围内不断上升,但只有不到12%的过敏患者向医生寻求医疗建议,导致对过敏性鼻炎认识不足、误诊和无效治疗。

过敏性鼻炎是全球公认的最常见的鼻炎之一。虽然它不是一个威胁生命的实体,但与生活质量的严重损害有关,并给患者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多年来,过敏性鼻炎患者的数量大幅增加,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发现过敏性鼻炎患者的维生素D水平较低。

近期,有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随机对照试验,87名受试者分为2组。在治疗前对这些病人进行鼻腔症状总分(TNSS)记录。研究人员对A组给予鼻内类固醇喷雾,而B组在鼻内类固醇喷雾的同时补充维生素D,并对治疗后的TNSS分数和鼻炎控制评估测试分数进行了计算和分析。

结果发现,38名患者有严重的维生素D缺乏症,平均TNSS评分为11.3,而49名患者的维生素D水平不足,平均TNSS为8.6。A组治疗前的TNSS评分为12.5±2.68,而治疗后的评分为8.98±1.009,A组的两项评分差异为3.52。B组(氟替卡松和维生素D)的治疗前TNSS评分为11.64±3.09,而治疗后评分为6.3±1.45,A组的两项评分相差5.34。A组和B组的治疗后RCAT分别为19.72±2.84和28.2±1.53,两组之间的差异为8.48。

综上所述,虽然鼻内类固醇喷雾剂是治疗过敏性鼻炎的一线药物,但如果同时使用维生素D补充剂,可以起到更好地缓解症状的作用。研究人员鼓励进行更多的多机构研究,以确认结果的有效性,然后再将其纳入标准治疗指南。

【3】ORL J Otorhinolaryngol Relat Spec:过敏性鼻炎中鼻内类固醇的使用和满意度研究

过敏性鼻炎(AR)能够影响了大量的人口,特别是在年轻人中。局部基于人口的研究报告显示,根据国际共识报告所使用的定义,新加坡44%的学龄儿童患有AR,新加坡的鼻炎患病率为13.1%。在全球范围内,患病率在过去20-30年里有所上升,据估计,全球有10-25%的人口受到影响。它的特点是I型Gel和Coombs,吸入的过敏原的IgE介导的鼻腔粘膜炎症,表现为鼻塞、流鼻涕、打喷嚏、鼻腔和眼睛发痒,偶尔有鼻后分泌物。

鼻内类固醇(INS)是控制过敏性鼻炎(AR)症状的最有效的药物类别;然而,其有效性受限于患者的依从性。以前的研究已经探讨了INS的使用、依从性、满意度和经验。然而,亚洲目前还没有关于这些因素的整体研究。

近期,有研究人员调查了INS使用的依从性,并探讨研究人员所在当地的人群不依从的原因。

研究人员对一家三甲医院的65名AR患者进行了一项前瞻性的横断面研究,并对招募的患者进行了问卷调查,收集有关症状、INS使用和他们可能有的担忧等数据,并使用SPSS进行统计分析。

结果发现,INS的总依从率为63.1%。不依从与用药频率增加(p=0.050)、感觉属性(p=0.041)和遗忘(p=0.049)有关。患者体验到的最频繁的前3个感觉属性包括咽喉肿胀(29.2%)、余味(21.5%)和即时口感(20.0%)。不同品牌的INS在感觉属性方面有明显的差异(P=0.003),但均没有副作用(P=0.070)。

综上所述,识别对INS不依从的风险因素可以帮助医生解决患者面临的困难,从而提高依从性,使AR症状得到更好的控制。

【4】World Allergy Organ J:现实生活中对皮下免疫疗法的坚持:COVID-19大流行的时代的变化

过敏原免疫疗法(AIT)必须持续3年才能达到长期的调节效果。坚持是确保疗效的关键。

近期,有研究人员评估了皮下免疫疗法(SCIT)的依从性,并确定在现实生活中放弃SCIT的主要原因;还调查了COVID-19大流行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接受SCIT患者治疗的依从性以及影响他们决定的因素。

研究人员对2014年1月或以后至2020年9月在研究人员所在科室诊断为过敏性鼻炎、过敏性哮喘或毒液过敏而开始接受SCIT的患者的病历进行回顾性分析,坚持是指完成了3年的SCIT。

研究共纳入124名患者(72名女性[58.1%];中位年龄,35[19-77]岁)。在COVID-19大流行之前,在他们的三级中心的真实环境中,SCIT的坚持率为56.25%,随访时间为3年。剂量调整(定义为因全身过敏/大面积局部反应或错过注射而减少了患者计划的SCIT剂量)及其频率(即在整个SCIT期间进行的剂量调整次数)发现是与不依从有关的唯一因素。但由于大流行只有6个月,在63名接受SCIT的患者中,有15名患者(23.81%)退出,最常见的原因是害怕在医院接受SCIT期间被感染COVID-19病毒(93.33%)。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退出的唯一独立预测因素是AIT持续时间短(P=0.012)。当比较大流行开始之前和之后的退出病例时,大流行时期的AIT持续时间明显较短(p=0.005)。

综上所属,在真实世界环境研究中,在COVID-19大流行之前,SCIT的依从率为56.25%。他们的结果表明,需要调整剂量的患者更容易放弃治疗。大约1/4的患者在大流行开始时退出,几乎都是因为害怕在医院接受SCIT时被感染。由于短的SCIT随访时间是COVID-19大流行期间退出的唯一风险因素,他们认为应该更密切地观察处于治疗早期的患者,并由医生解答他们的担忧。

【5】J Allergy Clin Immunol:靶向Bet v 1的新抗体鸡尾酒能迅速而持续地治疗白桦树过敏症状

在欧洲和美国,临床上对桦树花粉的过敏影响了大约20%-30%的过敏人群。

桦树花粉在树木花粉季节盛行,根据地理位置的不同,盛行时间在冬末至夏初的4至8周内。桦树花粉含有混合的致敏和非致敏蛋白,其中Bet v 1是免疫优势和最丰富的致敏蛋白。据报道,桦树过敏者对Bet v 1的过敏率高达95%以上。

过敏原特异性IgG混合治疗猫过敏的疗效表明,过敏原特异性IgG可能是由过敏原免疫疗法引起的一种主要保护机制。为了扩展这些发现,近期,有研究人员在白桦树过敏的受试者中测试了Bet v 1特异性抗体鸡尾酒疗法。

研究是一期、随机、双盲的研究。A部分,在32名健康受试者中使用递增剂量的Bet v 1-特异性抗体鸡尾酒 "REGN5713/14/15" (150-900 mg);B部分,在64名桦树过敏受试者中使用单次皮下900 mg剂量或安慰剂。在筛查和第8、29、57和113天(仅SPT)评估鼻部症状总分(TNSS)对滴定白桦树提取物鼻腔过敏原挑战(NAC)和白桦树和赤杨树过敏原皮刺试验(SPT)的反应;还进行了嗜碱细胞活化试验(n=26)。

相对于基线,单剂量REGN5713/14/15显著降低了桦木NAC后的TNSS。与安慰剂相比,TNSS的AUC(0-1小时)差异(第8天:-1.17,P=0.001;第29天:-1.18,P=.001;第57天:-0.85,P=0.024)和滴定桦树SPT的AUC差异(所有P<0.001)持续了≥2个月;在赤杨树SPT观察到了类似结果。另外,REGN5713/14/15耐受性良好。更多的是,REGN5713/14/15治疗的受试者与安慰剂相比,在第8天、第57天和第113天,嗜碱细胞对桦树相关过敏原的反应性明显下降(所有P<0.01)。

综上所述,单剂量REGN5713/14/15的耐受性良好,并能快速(1周)和持久(2个月)地减少桦树过敏原NAC后的过敏症状,为治疗桦树过敏症状提供了一个新的范例。

【6】Ear Nose Throat J:后鼻神经冷冻消融术对慢性鼻炎患者的症状和特定疾病的生活质量的影响

慢性鼻炎在美国影响了8000多万人,通过流行研究的推断,全世界受影响的人口大约有4.5亿。受这种疾病过程影响的人口规模使得可查的其对经济影响。在21世纪初,仅过敏性鼻炎(AR)就造成了超过30亿美元的直接医疗费用和超过110亿美元的治疗费用。

初步数据显示,后鼻神经(PNN)冷冻消融术对减轻过敏性鼻炎(AR)和非过敏性鼻炎(NAR)患者的鼻炎症状有长期疗效。近期,有研究人员评估了PNN的程序性冷冻消融对AR和NAR患者生活质量(QOL)的影响。

在接受适当的药物治疗后,研究人员将接受PNN冷冻消融术治疗AR或NAR的成年患者纳入了分析。记录了人口统计学、医疗疗法、基线鼻炎症状(鼻部症状总分[TNSS])和疾病特定的生活质量(迷你鼻结膜炎生活质量问卷[mini-RQLQ])。

有14名患者参加了治疗,平均随访时间为16.5周。PNN冷冻消融术后,TNSS和mini-RQLQ评分明显改善(中位数δs[四分位数范围]:分别为-4[3]和-1.61[1.08];两者的P=0.0002)。每个类别中92.9%的患者获得了TNSS和mini-RQLQ的最小临床重要差异。所有患者在PNN冷冻消融后,TNSS和mini-RQLQ的相对平均改善百分比(%)分别为40.7%和40.5%(标准差分别为24.9和29.5)。NAR患者(n=10)报告的TNSS测量的平均改善率为41.3%(29.1),mini-RQLQ为49.6%(25.9)。AR患者报告TNSS和mini-RQLQ得分的平均改善百分比分别为39.5%(12.1)和24.6%(28.5)。在PNN冷冻消融术前曾用过鼻腔抗胆碱能药物的患者,术前到术后mini-RQLQ评分的改善程度也有统计学显著意义(P=0.0387)。

综上所述,PNN的冷冻消融术可显著改善大多数AR和NAR患者的症状和疾病特异性QoL。

【7】Int Forum Allergy Rhinol:下鼻甲缩小术在小儿患者中的疗效:前瞻性分析

在非过敏性和过敏性鼻炎的情况下,慢性鼻塞是小儿耳鼻喉科的一个常见表现。对于一大部分对过敏原逃避和最大限度的药物和鼻内治疗都没有反应的病人来说,腺样体切除术历来被认为是解决慢性鼻炎的一线手术治疗方法,以解决慢性鼻塞问题。

慢性鼻塞是儿科的一种常见表现。对于那些对最大限度的药物治疗和腺样体切除术没有反应的患者,下鼻甲缩小术(ITR)可能是一种合理的辅助性手术方法。近期,有研究人员前瞻性地评估了患有或不患有过敏性鼻炎(AR)的儿童在ITR后一年内的鼻塞症状和日常用药情况。

研究纳入了18岁以下单独接受ITR或与非鼻腔手术相结合的患者。术前和术后3、6、12个月收集了96名患者的鼻塞症状评估(NOSE)调查得分,并使用Wilcoxon符号秩检验和McNemar's tests分析了每日使用的相关药物的数量和类型。然后用Wilcoxon秩和检验对有和没有合并AR的患者进行比较。

结果发现,术后12个月,NOSE总分的中位数(范围)从术前的65分(0-100分)显著提高到20分(0-100分),(z=7.12,p<0.001)。每日用药的中位数从术前的1(范围,0-4)明显减少到术后的0(范围,0-5)(z=2.38,p=0.017)。56名(58.3%)患者患有AR。与没有AR的患者相比,AR患者在术前和术后接受了更多的药物治疗(z=-2.96,p=0.003;z=-2.23,p=0.024)。在12个月时,与没有AR的患者相比,有AR的患者的NOSE评分仍然明显更高(β=11.6;95%置信区间[CI],0.676-22.5;P=0.038)。

综上所述,他们的数据强调了对慢性鼻塞采取多种方法的必要性,特别是对患有AR的儿童。

【8】Ann Otol Rhinol Laryngol:含有洋甘菊液体提取物的等渗海水鼻腔喷雾剂与其他等渗海水洗鼻液治疗过敏性鼻炎的比较

包括过敏性鼻炎(AR)的特应性疾病很常见,特别是在发达国家。据估计,全世界慢性鼻炎的发病率在10%至40%之间。AR对生活质量有很大影响。此外,由AR引起的生产力下降和劳动损失也导致了严重的经济损失。例如,美国的AR和过敏性结膜炎的费用估计每年超过60亿美元。

近期,有研究人员通过与其他等渗性海水洗鼻液的比较,阐释了含有洋甘菊液体提取物的等渗性海水喷雾对过敏性鼻炎患者的症状和鼻粘膜清除的效果。

研究包括了123名患者。根据过敏性鼻炎及其对哮喘的影响指南,对所有诊断为过敏性鼻炎的患者一开始进行糠酸莫米松鼻腔喷雾治疗。在此治疗的基础上,A组加入了含有洋甘菊液体提取物的等渗海水喷雾,B组加入了等渗海水喷雾,C组加入了等渗海水鼻腔冲洗,第四组(D组)只给予鼻腔类固醇喷雾,不进行鼻腔冲洗治疗。所有患者在治疗前后都进行了SNOT-22,并通过糖精试验测量了鼻腔粘膜清除时间。

结果发现,治疗前后的鼻粘膜清除时间和SNOT-22得分存在差异。在A、B、C和D组,SNOT-22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显著意义(分别为P≤0.001;P≤0.001;P≤0.001和P=0.048)。另外,只有A组和B组的鼻粘膜清除时间有显著差异(分别为P≤0.001;P=0.010)。当比较所有组别之间治疗前后的SNOT-22得分和鼻粘膜清除时间差异时,A组的SNOT-22得分差异高于B、C和D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显著意义(分别为P=0.010;P=0.003;P≤0.001)。A组的鼻粘膜清除时间差异高于C组和D组,差异有统计学显著意义(分别为P=0.010;P=0.001)。

综上所述,含有洋甘菊液体提取物的等渗海水喷雾可作为过敏性鼻炎患者的一个良好的替代治疗方案。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Allergy Asthma Clin Immunol:白三烯受体拮抗剂与选择性H1-抗组胺药治疗过敏性鼻炎:当前证据的元分析

过敏性鼻炎(AR)是一种常见的过敏性疾病,由接触过敏原导致的免疫球蛋白E(IgE)相关的鼻膜炎症引起。根据症状的持久性,AR可分为季节性和常年性。AR患者受鼻腔和眼睛症状的影响,干扰了他们的日常生活和

Molecules:超声微泡能够增强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疗法治疗噪声诱发听力损失的效果

内耳是一个脆弱的感觉器官,负责听力和平衡。在成年哺乳动物中,由于耳蜗毛细胞没有再生能力,对耳蜗的损害往往导致永久性的听力损失。因此,及时和有效的疗法在内耳疾病中对实现更好的听力恢复起着关键作用。耳内给

Stroke:COVID-19期间缺血性卒中患者的治疗和结局

与COVID-19之前的AIS患者相比,在COVID-19期间发生的AIS患者得到了相似质量的治疗,并且经历了类似的风险调整结局。这些结果表明,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美国卒中治疗仍很稳健健。

NEJM:多系统炎症综合征儿童的治疗比较

在接受单独的IVIG、IVIG加糖皮质激素或单独的糖皮质激素治疗后,对从MIS-C恢复并无不同,尽管随着累积更多的数据可能出现显著差异。

Eur Urol Focus:Siglec-6可作为膀胱癌患者新的潜在免疫检查点

膀胱癌(BCa)是一种高度流行的疾病,与大量的患病率、死亡率和每位病人的花费有关。尽管卡介苗(BCG)疗法是治疗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的金标准,但这种疗法因其显著的副作用而受到限制,25%的患者因耐受性差

【盘点】近期听力损失与治疗进展(八)

【1】Otol Neurotol:经皮骨传导植入物的长期和多中心结果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