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t:陈薇团队首次COVID-19疫苗人体试验结果:安全,可诱导快速免疫反应

2020-05-26 Lauren 转化医学网

导言: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蔓延,疫苗的研发进程可能直接决定了这场抗疫战的持续时间,也将对全球经济、政治产生深刻的影响。早在3月16日,陈薇院士团队研制的新冠疫苗就通过了临床研究注册审评,获批进入临床试验。

导言: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蔓延,疫苗的研发进程可能直接决定了这场抗疫战的持续时间,也将对全球经济、政治产生深刻的影响。早在3月16日,陈薇院士团队研制的新冠疫苗就通过了临床研究注册审评,获批进入临床试验。5月22日陈薇院士组的疫苗研究论文在线发表在医学权威期刊《柳叶刀》上。

根据《柳叶刀》上发表的最新研究,第一个进入Ⅰ期临床试验的COVID-19疫苗被发现是安全的、耐受性良好的,并且能够在人体内产生针对SARS-CoV-2的免疫反应。在108名健康成人中进行的开放标签测试在28天后显示出了有希望的结果,最终结果将在6个月内进行评估。还需要进一步的试验来确定它引起的免疫反应是否能有效地预防SARS-CoV-2感染。

负责这项研究的中国北京生物技术研究所的陈薇教授表示,“这些结果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这项试验表明,单剂量的新型腺病毒5型载体COVID-19(Ad5-nCoV)疫苗在14天内产生病毒特异性抗体和T细胞,使其成为进一步研究的潜在候选者。然而,这些结果应谨慎解释。研制COVD-19疫苗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而引发这些免疫反应的能力并不一定意味着疫苗将保护人类免受COVID-19的感染。这一结果显示了开发COVID-19疫苗的良好前景,但距离这种疫苗的普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研制一种有效的疫苗被视为控制COVID-19大流行的长期解决方案。目前,全世界有100多种候选COVID-19疫苗正在研制中。

本试验中评估的新型重组腺病毒5型(Ad5)载体COVID-19疫苗是首次在人类身上进行试验。它利用一种被削弱的普通感冒病毒(腺病毒,它容易感染人类细胞,但不能致病)将编码SARS-CoV-2刺突蛋白的遗传物质传递给细胞。然后这些细胞产生刺突蛋白,并进入淋巴结,在那里免疫系统产生抗体,识别刺突蛋白并对抗冠状病毒。

研究人员在接种疫苗后定期对志愿者的血液进行测试,看看疫苗是否刺激了免疫系统的两臂:身体的“体液反应”(免疫系统产生中和抗体的部分,这种抗体可以抵抗感染并提供一定程度的免疫)和身体的细胞介导arm(依靠一组T细胞而不是抗体来对抗病毒)。理想的疫苗能触发人体内两种免疫反应:产生中和抗体的体液免疫反应,以及T细胞应答,以抵御SARS-CoV-2。

疫苗候选人在所有剂量下均耐受良好,在接种后28天内未报告严重不良事件。大多数不良事件是轻度或中度的,83%(30/36)的患者接受了低剂量和中等剂量的疫苗,75%(27/36)的高剂量组在疫苗接种后7天内至少报告了一次不良反应。


试验参与者的基线特征如上图

不同剂量组的反应

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半数以上(54%,58/108)疫苗接种者在注射部位出现轻度疼痛、发热(46%,50/108)、疲劳(44%,47/108)、头痛(39%,42/108)和肌肉疼痛(17%,18/108)。一名接种高剂量疫苗的受试者报告出现严重发热、疲劳、呼吸短促和肌肉疼痛等严重症状,但这些不良反应持续时间不到48小时。

疫苗接种后两周内,所有剂量水平的疫苗都会以结合抗体的形式触发一定程度的免疫应答(可以结合冠状病毒,但不一定攻击冠状病毒,低剂量组16/36,44%;中剂量组18/36,50%;高剂量组22/36,61%),一些受试者检测到抗SARS-CoV-2的中和抗体(低剂量组10/36,28%;中剂量组11/36,31%;高剂量组15/36,42%)。

28天后,大多数受试者的结合抗体增加了4倍(35/36,97%低剂量组;34/36(94%)中剂量组,36/36,100%高剂量组),中、低剂量组有一半(18/36)的受试者和高剂量组有四分之三(27/36)的受试者显示了抗SARS-CoV-2的中和抗体。

重要的是,Ad5-nCoV疫苗也刺激了大多数志愿者的快速T细胞反应,在接种高、中剂量疫苗的志愿者中,这种反应更为明显,在接种后14天达到高峰(低剂量组(30/36;83.3%)、中剂量组(35/36,97.2%)和高剂量组(35/36,97.2%)。

进一步的分析表明,接种后28天,大多数受试者表现出阳性T细胞反应或检测到抗SARS-CoV-2的中和抗体(低剂量组28/36,78%;中剂量组33/36,92%;高剂量组36/36,100%)。

然而,研究人员注意到,抗体和T细胞反应都可以通过对5型腺病毒(常见的冷病毒载体/载体)的高预先免疫而降低。在研究中,44%-56%的试验参与者对5型腺病毒具有高预先免疫,对疫苗的抗体和T细胞反应会弱化。

领导这项研究的中国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冯彩珠教授表示,“我们的研究发现,预先存在的Ad5免疫可以减缓对SARS-CoV-2的快速免疫反应,并降低反应的峰值水平。此外,高水平的Ad5免疫也可能对疫苗诱导免疫应答的持久性产生负面影响。”

研究人员指出,该试验的主要局限性在于其样本量小、持续时间相对较短,且缺乏随机对照组,这限制了对疫苗产生更罕见不良反应的能力,或为其产生免疫反应的能力提供有力证据。在所有人都能获得这种试验疫苗之前,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武汉市开展了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Ad5-nCoV疫苗第2阶段试验,以确定其结果是否可以复制,以及在接种后6个月内是否有任何不良事件,在500名健康成人中,250名志愿者服用中剂量,125名志愿者服用低剂量,125名志愿者服用安慰剂控制。这将首次包括60岁以上的参与者,这是疫苗的重要目标人群。

原始出处:

Feng-Cai Zhu, Yu-Hua Li, Xu-Hua Guan, et.al. Safety, tolerability, and immunogenicity of a recombinant adenovirus type-5 vectored COVID-19 vaccine: a dose-escalation, open-label, non-randomised, first-in-human trial. Lancet May 22,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如何与新冠病毒长期相处?“抗击COVID-19一线经验与战略的多边分享”会专家提出建议

如何与新冠病毒长期相处?钟南山院士在全球抗击新冠病毒肺炎联盟首场研讨会“抗击COVID-19一线经验与战略的多边分享”会上认为,“疫苗”是获取群体免疫最佳路径。

陈薇团队疫苗研发,还有哪些关卡要闯?

“这些结果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的陈薇院士说。

Lancet:重组腺病毒新冠肺炎疫苗I期临床获得成功

重组腺病毒5型(AD5) COVID-19疫苗具有较好的耐受性,在注射后28天可产生免疫性

噩耗! 牛津疫苗宣告失败,产生抗体却不能预防新冠感染!

研发团队曾称,该疫苗最快今年9月即可上市!而且最近几款疫苗在研发中,均曝出好消息,均能产生抗体,全球一片欢呼,抗疫有望!

CELL:我国研究人员从患者中鉴定出抗SARS-CoV-2的潜在中和抗体 

在此,我国研究人员报导,通过对60例康复期患者的抗原富集B细胞进行高通量单细胞RNA和VDJ测序,其快速鉴定出了SARS-CoV-2中和抗体。

Science:用人造蛋白质来设计疫苗,其前景极其广阔

导言:重新设计蛋白质的最终目的是创造具有新生物学功能的蛋白质。从结构的角度来看,这仍然是一个挑战,因为天然蛋白质中的大多数生物功能是由不规则和不连续的结构基序介导的。相比之下,最新的蛋白质设计技术在设

拓展阅读

J Transl Med:托珠单抗治疗COVID-19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分析

托珠单抗可阻断白细胞介素-6(IL-6)的促炎活性,IL-6与肺炎的发生有关,而肺炎是COVID-19患者最常见的死亡原因。一项多中心、单臂、假设驱动的试验探究了托珠单抗治疗COVID-19的有效性和

J INTERN MED:直接口服抗凝药与严重COVID-19风险的关系

持续使用DOAC与降低严重COVID-19的风险没有关系,这表明门诊早期启动DOAC不会改变COVID-19患者预后。

研究人员警告,大流行可能会使癌症研究的进展“延迟近一年”

一项新的调查详细说明了癌症研究人员的担忧,即由于COVID-19大流行的影响,癌症研究的进展可能会延迟近18个月。

日本制药公司Sosei Heptares发现或可治疗COVID-19的小分子

日本制药公司Sosei Heptares已在其COVID-19研发计划中确定了“最有前途”的小分子。

COVID-19大流行影响了超过半数药剂师的心理健康

有72%的受访者表示,总体而言,大流行期间存在诸如医疗需求增加、人员不足、长时间工作以及缺乏休息和休息时间等问题。

吸入性糖皮质激素将在PRINCIPLE试验中作为Covid-19的可能疗法进行研究

吸入性布地奈德治疗哮喘和COPD是一种廉价、安全的治疗方法。它是PRINCIPLE试验中要测试的第四种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