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 Care:2型糖尿病患者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经济和临床负担

2020-01-07 xing.T MedSci原创

由此可见,该模型预测了在未来20年内,NASH合并T2DM所带来的巨大临床和经济负担。实际上,此负担可能会更大,因为该模型假设了保守的输入数值,并且成本或T2DM发生率没有随时间增加。降低NASH合并T2DM患者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干预措施很有可能减轻临床和经济负担。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是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的一种进展形式,与2型糖尿病(T2DM)密切相关。T2DM合并NASH的患者发生不良临床结局的风险增加,从而导致更高的死亡率和发病风险。近日,糖尿病领域权威杂志Diabetes Care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建立了一个以1年周期和20年周期的马尔可夫模型,以估计美国T2DM和NASH的经济负担。

队列规模由2017年人群规模、T2DM患病率以及NASH患病率和发病率来决定。该模型包括10种健康状态-NAFL、F0至F3的NASH纤维化阶段、代偿和代偿性肝硬化、肝细胞癌、肝移植后一年和肝移植后以及肝相关、心血管和基础死亡率。转移概率是根据荟萃分析和文献计算得出的。NASH和T2DM的年度费用来自文献和计费代码。

研究人员估计美国有1820万人患有T2DM和NAFLD,其中640万人患有NASH。这些患者因NAFLD20年花费为558亿美元。在接下来的20年中,T2DM合并NASH患者将有65000例移植,137万例与心血管相关的死亡和81.2万例与肝脏相关的死亡。

由此可见,该模型预测了在未来20年内,NASH合并T2DM所带来的巨大临床和经济负担。实际上,此负担可能会更大,因为该模型假设了保守的输入数值,并且成本或T2DM发生率没有随时间增加。降低NASH合并T2DM患者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干预措施很有可能减轻临床和经济负担。

原始出处:

Zobair M. Younossi,et al.Economic and Clinical Burden of 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in the U.S.Diabetes Care.2019.https://doi.org/10.2337/dc19-1113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Diabetes Obes Metab:2型糖尿病患者DPP-4抑制剂治疗与COVID-19

总而言之,研究人员没有发现DPP-4i可能影响COVID-19住院的证据。

Stroke:最新的美国研究,2型糖尿病会导致中风后认知能力的下降

导言:2型糖尿病(T2D)是21世纪全球最广泛的流行病之一,2型糖尿病是公众卫生负担不断加重的基础,有大量的证据表明,2型糖尿病与认知障碍有关,会使认知功能下降,也增加了患痴呆症的风险。5月14日发表

NATURE:在433,540名东亚人中鉴定2型糖尿病的基因位点 

最近,为了研究东亚人的T2D风险,研究人员对77,418名T2D患者和356,122名健康对照组患者的GWAS数据进行了荟萃分析。

Diabetes Obes Metab:SGLT2抑制剂与2型糖尿病患者糖尿病酮症酸中毒风险

SGLT2抑制剂可能会增加2型糖尿病患者发生DKA的风险。不同年龄或随访患者之间的治疗效果可能存在明显差异,提示对于长期使用SGLT2抑制剂的患者或年龄较大的患者应谨慎用药。

Circulation:生活方式干预对2型糖尿病患者心衰风险的影响

2性糖尿病(T2DM)与心衰(HF)风险更高有关。但生活方式的干预和心肺适能(CRF)和体重指数的改变对心衰风险的影响尚不明确。

Circulation:不能忽视的基础降糖药的心血管保护作用

EXSCEL试验评估了服用艾塞那肽(2mg,1/周)或安慰剂联合基础降糖药用于2型糖尿病的效果,同时评估了血糖平衡。结果,安慰剂组出现了更大的开放性降糖药物的减少。因此,本研究讨论了它们的不平衡使用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