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院肿瘤医院张烨:不要觉得只是辅助,它可能影响整个抗癌战争

2020-09-24 39健康网 39健康网

当放化疗同时进行时,恶心呕吐的发生率比单纯化疗更高。但如果用好下面几招,这些不良反应已可以大大减轻!

“恶心呕吐在抗肿瘤治疗过程中发生率还是比较高的,我希望更多人知道,我们已经有了很多很好的止吐药物,还需要探索更合适的方案组合,这种努力会让病人更舒适,让治疗更顺利。”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放疗科副主任医师张烨博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放化疗同时进行时,恶心呕吐的发生率比单纯化疗更高。但如果用好下面几招,这些不良反应已可以大大减轻,“希望能真正达到无呕的世界,一起打赢抗癌这场持久战”。

第一招:止吐要有备无患

张烨博士提醒,恶心呕吐等不良反应在放化疗期间都可能发生。特别是放化疗同步进行,且部位在头部或腹部消化系统时,发生的机率或程度都会更高,“严重呕吐发生率高达60-70%,甚至一些地区或机构统计的发生率还更高。但是如果像单纯的化疗,在使用止吐方案的情况下,它的发生率就只有30-40%”。

对于应用这类高致吐肿瘤治疗方案的病人,张烨博士主张,在还没有开始治疗、没有发生恶心呕吐前,就预先做好止吐方案。

因为只要发生过呕吐,这种感受可能很多天都难以消除,甚至有人因此会形成心理上的条件反射,比如看到与治疗相关的字眼想吐,走到医院门口就想吐,或者听到护士推治疗车的声音都会想吐。

“但凡出现一次呕吐,病人对肿瘤治疗的耐受性、顺应性都会受到很大的打击。所以我们一般来说,都会提前做这些预防性的处理。在它没有发生的时候来阻止它,和它发生了之后再阻止,难易程度是不一样的”,张烨博士说。

目前,同期放化疗的止吐指南参考单纯化疗药物的止吐指南,将治疗方案分为高、中、低呕吐风险这几大类,根据不同的级别、程度,提前进行不同的预防性处理。高致吐性方案会用三联药物即NK-1受体抑制剂、5-羟色胺受体阻滞剂加上激素,另外也可以联合一些安定类、奥氮平类的精神镇定药物,同时使用。

张烨博士介绍,三联方案使呕吐发生率明显下降,特别是严重呕吐的发生率非常低。研究表明,严重呕吐发生率可控制在10%左右,远远低于原来。除此之外,三联药物也使得严重恶心的发生率降至30-40%。

第二招:打击要精准也要全面

“我们可以把高致吐风险的比例降低到10%甚至以下,使十之八九的患者能够在相对可耐受的范围内完成放化疗的疗程。但是一定要记住这是在目前指南上的三联止吐药物的联合使用才行。”张烨博士强调,虽然目前已有非常有效的止吐药物,但要把药效发挥到最好,使用方法也有讲究。

恶心呕吐反应的发生最早发现是和胃肠道上的5-羟色胺受体有关系,所以才出现了5-羟色胺受体阻滞剂,也明显地减轻了当时病人恶心呕吐的发生率。但是后来又进一步地发现,它其实和颅内脑组织的P物质有关系,进一步研究发现和NK-1受体有关系,接下来就有了NK-1受体抑制剂或者阻滞剂药物的出现。

“这相当于打蛇打七寸,止吐也是一样,尽管是胃肠道出现这种症状叫呕吐,但是它更多的也是和中枢的调节控制有关系。如果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很多时候是治标不治本,也就是说对于高致吐特别是铂类药物,你也只是单纯地采用5-羟色胺受体阻滞剂联合地塞米松,止吐的效果不是太好,所以最好一定要加上NK-1受体抑制剂”。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三联药物中某一种药物“唯我独尊”,张烨博士表示,事实上,三联方案是互补的“三剑客”,战斗中各担其责,补充对方的漏洞,把防护做得更加严密。

另一方面,临床医生与科学家也在不断地升级“三剑客”组合,比如有些探索发现激素在其中起的作用似乎没有那么大,且既往有研究发现奥氮平、安定类对恶心发生率有一定的效果。用安定类药物替换激素,组成新的“三剑客”,也是一种未来可能性。

第三招:弹药要充足保证效果

“如果病人因为恶心呕吐这些不良反应,出现体重下降、营养状况变差等情况,这就相当于打仗的时候,弹药粮草不足,后勤跟不上了,这样怎么能打赢?”张烨博士称,许多情况下,放疗期间化疗的完成率、完成剂量,是和整个肿瘤治疗疗效有关系的。

也就是说,需要保证抗肿瘤药物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给足一定的剂量,才能达到很好的治疗效果。但是如果在同步放化疗期间出现比较严重的反应,给的化疗药物的剂量强度就会降低、打折扣,这就会导致肿瘤治疗的强度打折扣,肿瘤治疗的疗效肯定会打折扣。

另一方面,如果治疗过程中,恶心呕吐的发生率特别高,特别是头颈部肿瘤、食管癌、胃肠肿瘤的这部分病人,他们的营养功能、消化吸收功能会有很大的下降,这就会导致病人出现体重下降以及营养变差,更难打赢抗肿瘤这场持久战。

“所以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我一定要保证一定强度的放化疗进去才行,止吐方案对打赢这场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助力,如果这个环节掉链子,甚至可能导致整个抗肿瘤治疗失败。虽然是辅助环节,也可能影响整个战局。”

正因为如此,张烨博士特别呼吁,希望各方能提供更好的政策支持,向基层医务人员、患者、患者家属推广普及,让大家都知道化疗和放疗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其实是可以相对舒适地完成治疗过程的。

专家介绍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放疗科 副主任医师 张烨 博士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10-02 远安

    学习了

    0

  2. 2020-09-24 zb1235672

    学习!

    0

相关资讯

Nat Cell Biol:不仅仅是免疫检查点,Nature子刊揭示PD-L1在肿瘤焦亡中的新机制

作为关键的免疫检查点,程序性死亡配体1通过与其受体-细胞膜上的程序性细胞死亡蛋白1(PD-1)相互作用来抑制抗肿瘤免疫。阻断PD-L1/PD-1相互作用可显着增强抗肿瘤免疫应答,是癌症治疗的突破。

Nature:过氧化物酶体介导肿瘤对铁死亡的敏感性

研究人员在Nature杂志发文,其使用全基因组的CRISPR-Cas9抑制剂筛选,发现氧化性细胞器过氧化物酶体是人类肾癌和卵巢癌细胞的铁死亡敏感性的关键贡献者。

BMJ:意外减重人群的肿瘤风险研究

日常医疗中,体重意外降低人群罹患肿瘤的风险低于2%,但若部分患者出现特定的临床特征,需要警惕肿瘤风险

李懿点评 | TCR-T细胞疗法,三大障碍有待突破

CAR-T细胞免疫疗法的兴起是癌症治疗的一大进步。这类疗法通过在体外对患者/供者T细胞进行基因改造,使其表达能够识别癌细胞特定抗原的嵌合抗原受体(CAR),再扩增、回输到患者体内来发挥抗癌作用。这些C

Nat Commun:两个大型队列鉴定出相同的癌症遗传风险

当前,癌症的全球负担是巨大的,每年估计有1810万人被诊断出癌症,约960万人死于癌症。因此,对癌症的预防,筛查和治疗是不可缺少的,但这需要我们对致癌的基础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