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Rep:牛蒡甙元能够通过对脂肪组织和肿瘤的双重作用来抑制前列腺肿瘤的生长

2020-02-12 AlexYang MedSci原创

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牛蒡甙元-一种新的抗炎症木酚素,在肥胖条件下,体内和体外试验中对前列腺癌的抑制作用情况。研究中,体外肥胖模型通过共培养脂肪细胞3T3-L1与雄激素敏感性LNCaP人类前列腺癌细胞,或者在脂肪细胞条件培养基中培养LNCaP细胞来建立。研究发现,牛蒡甙元能够显著的抑制LNCaP增殖,并减少雄激素受体(AR)和增加Nkx3.1细胞表达。研究人员将人类前列腺癌LAPC-4异种种植肿瘤

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牛蒡甙元-一种新的抗炎症木酚素,在肥胖条件下,体内和体外试验中对前列腺癌的抑制作用情况。

研究中,体外肥胖模型通过共培养脂肪细胞3T3-L1与雄激素敏感性LNCaP人类前列腺癌细胞,或者在脂肪细胞条件培养基中培养LNCaP细胞来建立。研究发现,牛蒡甙元能够显著的抑制LNCaP增殖,并减少雄激素受体(AR)和增加Nkx3.1细胞表达。研究人员将人类前列腺癌LAPC-4异种种植肿瘤皮下移植到雄性重度联合免疫缺陷小鼠中来进行体内研究。之后给与小鼠高脂肪(HF)饮食并口服牛蒡甙元50mg/kg或者溶剂对照,共进行6周。研究发现,与无肿瘤对照小鼠相比,HF肿瘤小鼠的血清自由脂肪酸(FFAs)显著增加,而皮下/腹膜脂肪库则显著减少。牛蒡甙元干预能够显著的减少45%的肿瘤生长,并且与循环FFAs、脂肪因子(包括IGF-1、VEGF、MCP-1)的降低,AR、Ki67、微血管密度降低以及肿瘤中Nkx3.1表达增加相关。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结果表明了牛蒡甙元能够同时靶向肥胖和肿瘤,并且与其他植物化学物质相比能够在一个较低的浓度下抑制前列腺癌肿瘤的生长。

原始出处:

Qiongyu Hao, Tanya Diaz, Alejandro del Rio Verduzco et al. Arctigenin inhibits prostate tumor growth in high-fat diet fed mice through dual actions on adipose tissue and tumor. Sci Rep. 29 Jan 2020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2019 CUA/CUOG指南:转移性单纯去势和去势敏感型前列腺癌

2019年12月,加拿大泌尿外科协会(CUA)联合加拿大泌尿肿瘤组(CUOG)共同发布了转移性单纯去势和去势敏感型前列腺癌的管理指南,转移性前列腺癌仍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本文主要针对转移性单纯去势和去势敏感型前列腺癌的管理提出指导见。

Sci Rep:术前%p2PSA和前列腺健康指数能够预测根治性前列腺切除前列腺癌患者的病理结果

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p2PSA和前列腺健康指数(PHI)在预测经历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RP)前列腺癌(PCa)患者的侵袭性病理结果的预测准确性情况。研究人员招募了91名器官受限的PCa患者,他们均经历了机器人辅助的RP治疗。之后,研究人员调查了p2PSA水平和PHI在预测病理性结果方面的能力。研究发现,%p2PSA和PHI在≥pT3疾病、高风险疾病和阳性手术切缘以及精囊浸润(SVI)的患者中显

Oncogene:GRK2能够增强前列腺和前列腺肿瘤的雄激素受体依赖性

发展成为雄激素阻断治疗抗性的转移性肿瘤是前列腺癌治疗的主要挑战。尽管这些复发性肿瘤依赖于雄激素受体(AR),非AR驱使的肿瘤也越来越流行且致死。最近,有研究人员呈现了一个新的遗传工程建立的非AR驱使的前列腺癌小鼠模型,并聚焦一个与G蛋白耦合的受体负调控因子,该因子在恶性人类前列腺肿瘤中下调。因此,转基因小鼠模型中,前列腺特异性表达显性-负G蛋白偶联受体激酶2 (GRK2-DN)能够减少AR和AR靶

口服雄激素受体抑制剂Nubeqa在III期前列腺癌研究中取得成功

拜耳和Orion的联合开发药物口服雄激素受体抑制剂Nubeqa(darolutamide)可显着提高非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男性患者的整体生存率。

Nat Commun:前列腺癌中雄激素阻断能够上调SPINK1的表达和增强细胞可塑性

雄激素阻断治疗(ADT)后不依赖于雄激素受体(AR)的恶性神经内分泌前列腺癌(PCa)的出现已经了解的很清晰。尽管如此,大多数的晚期阶段的前列腺癌患者,包括那些SPINK1阳性亚型,仍旧是使用AR拮抗剂治疗。最近,有研究人员展示了AR和它的共抑制因子REST,能够作为SPINK1的转录抑制因子,并且AR拮抗剂能够减轻上述抑制,从而导致SPINK1上调。在NE分化转化期间,SOX2表达的增加能够反式

Nat Commun:MUC1-C能够调节谱系可塑性从而驱动神经内分泌前列腺癌的进展

神经内分泌前列腺癌(NEPC)是一种恶性肿瘤,并且目前没有有效的靶向治疗方法。致癌MUC1-C蛋白在去是抵抗性前列腺癌(CRPC)和NEPC中过表达,而起特异的作用仍旧未知。最近,有研究人员阐释了MUC1-C在雄激素依赖的PC细胞中表达的上调能够抑制雄激素受体(AR)轴信号,并诱导神经BRN2转录因子。MUC1-C能够激活与MYCN、EZH2和与NEPC进展有关的NE分化标记(ASCL1、A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