臀部肌肉注射感染克雷伯杆菌致坏死性筋膜炎一例

2020-04-29 杜安通 章建林 金永忠 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

2018 年 8 月,我们收治了 1 例因右臀部肌肉注射后感染 肺炎克雷伯杆菌致下肢坏死性筋膜炎的病例。现报道如下。

2018 年 8 月,我们收治了 1 例因右臀部肌肉注射后感染 肺炎克雷伯杆菌致下肢坏死性筋膜炎的病例。现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患者女性,32 岁。因“荨麻疹”而予以右臀部肌肉注射抗 过敏药物(曲安奈德50 mg,维生素B12 0.5 mg,扑尔敏 10 mg, 复方甘草单胺 10 mg)。注射第 10天,患者出现发热伴局部隐 痛,右下肢活动受阻,遂于当地医院就诊,予以抗感染、地塞 米松抗炎治疗,因未见明显好转而转入我科治疗。查体:体温 正常,俯卧体位右臀外下侧触痛较明显,范围约 8.0cm×4.0cm; 未触及波动感或皮下肿物,皮温同健侧。血常规:WBC 17.9× 109/L;N% 85.5%。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提示:右臀肌层 2 处 低回声,较大者约 80 mm×12 mm。 患者入院后给予抗感染治疗并完善术前检查,期间症状 无明显进展;保守治疗 1 周后,患者诉右臀部疼痛加重,并向 右大腿放射,局部皮肤张力增大。MRI 示:右侧臀部肌肉内 可见不规则囊状影,长径约 19.3 cm,提示右臀肌肉内脓肿形 成(图 1)。即行脓肿切开引流术,术中见大量砖红色分泌物 及坏死筋膜组织;脓肿沿臀大肌下间隙蔓延至坐骨结节水 平、股二头肌上方,诊断为急性坏死性筋膜炎。予以彻底清 除坏死筋膜组织,创面反复冲洗后放置封闭负压引流装 置(vacuumsealingdrainage, VSD)。标本送检提示,肺炎克雷伯 杆菌感染。根据药敏试验结果,静滴头孢哌酮舒巴坦(2.0 g, 2 次/d)、莫西沙星(0.4 g, 1 次 /d)抗感染,同时予以庆大霉素 盐水(0.9%NaCl 500 ml+庆大霉素注射液 6 ml)灌洗脓腔。术 后 1 周,患者诉疼痛进展至腘窝处,经超声检查同体征相 符(图 2a)。遂再次清创,送检回报同前,予以扩大切开,从骶 尾部做S形切口至腘窝下缘;探查脓腔,见脓液自臀大肌下 间隙经坐骨神经沟向下蔓延至股二头肌与股外侧肌、半腱肌 的肌间隙,导致筋膜组织广泛坏死。经清创后留置 VSD,并持 续灌洗创面,同时调整抗生素(头孢哌酮舒巴坦 3.0 g, 3 次 /d; 莫西沙星 0.4 g, 1 次 /d;阿米卡星 0.2 g, 1 次 /d)的使用,并予 以降糖,白蛋白、丙种球蛋白输注等多方面支持治疗。全切术 后 1 周,创面清洁,见新鲜肉芽组织生长,遂封闭创面,加压包 扎术区。术后积极抗感染及营养支持治疗。复查超声:右下肢切口处皮下软组织结构清晰,未见异常占位性回声(图 2b)。 患者痊愈出院。随访 1~6 个月,无感染复发,右下肢活动及 肌力均未见异常,手术效果满意(图 3)。

1586072584191351.png

图 1 MRI 检查示臀部脓肿形成 a. 横断位 b.冠状面

1586073536254512.png

图 2 二次手术前超声检查 a. 术前右下肢低回声区范围 280 mm×14 mm b. 术后 10 d,皮下软组织结构清晰,未 见异常占位性回声 图 3 右臀部注射感染致下肢坏死性筋膜炎 a. 局部切开见大量坏死组织 b. 扩大切开,充 分引流 c. 术后 40 d

2 讨论

坏死性筋膜炎是皮肤、皮下组织及筋膜进行性坏死的感 染性疾病,主要由厌氧菌、溶血性链球菌感染所致。目前报道 合并克雷伯感染的病例较少,且多继发于肺部感染;因外源 性感染的报道罕见。本例患者发生于乡村医疗场所肌肉注射 后感染。分析因素:一方面与当地无菌条件有限,细菌可能随 药品及器械进入机体有关[1];另一方面是因患者接受了大剂 量曲安奈德深部注射,且在早期使用了糖皮质激素治疗。而 糖皮质激素的积蓄可以降低机体免疫功能,从而造成继发感 染,同时并可掩盖早期症状,干扰治疗决策[2]。临床上常用氨 基糖苷类、三代以上头孢菌素类、喹诺酮类、碳青霉烯类药物 对克雷伯杆菌感染进行治疗。但随着抗生素的广泛使用,克 雷伯杆菌的耐药性呈逐年增高。我们结合本案例的治疗认 为,只有明确药敏试验后联合多种敏感抗生素的足量运用, 才能起到满意的疗效。

坏死性筋膜炎发病早期往往不伴有明显症状[3],且诊断 困难,病情发展迅速,患者常死于严重的败血症。在积极抗感 染和全身营养治疗的基础上,早期充分清创可明显降低死亡 率[4]。我们的治疗体会:(1)若术中确诊为急性坏死性筋膜炎, 应当充分切开引流。因感染性分泌物会沿肌间隙蔓延,故应 尽早扩大切开,为充分引流提供保证。由于细菌生物膜在坏 死性筋膜炎进展中起着重要作用[5],因此术中应当彻底清创 且去除菌膜。另外彻底清除血栓累及的血管,有利于药物抵 达活力组织,保证抗生素的疗效。(2)需结合影像学进行诊断[2]。 由于患者早期缺乏典型表现,其体征与病情不符,加之类似 报道较罕见,缺少临床指导,故我们认为,对于考虑为坏死性 筋膜炎的患者应当参考影像诊断来尽早切开排脓引流。(3)治 疗中采用 VSD 技术,具有促进新生血管生长,增加淋巴回 流,缓解脓毒血症的优势,有利于患者的良好转归[6]。但也存 在局限,如吸附海绵为多孔结构,在引流的同时也为细菌的 滋生提供了环境,形成灌洗盲区。此外,随着大量筋膜的坏死 及肌间隙增宽,加强灌洗可进一步促进感染顺肌间隙扩散。 对急性感染创面,应当考量 VSD的适应证。(4)采用 S形切口切开排脓,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减少局部张力,防止术后瘢痕 挛缩,对患者的术区美观及肢体功能的保留,均具有积极 意义。

参考文献略。

原始出处:

杜安通、章建林、金永忠、江华等,臀部肌肉注射感染克雷伯杆菌致坏死性筋膜炎一例[J],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2020,31(3)。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Int J Oral Surg:眶底骨折轻度移位引起链球菌感染

虽然尖锐的贯通伤往往与A组链球菌(GAS)感染和继发的坏死性筋膜炎(NF)和链球菌中毒性休克综合征(STSS)相关,但口腔颌面外科文献中关于钝性,非穿透性创伤与这些症状相关联的报道较多。钝性创伤最初是相对良性的临床过程,之后NF快速通过筋膜平面,如果口腔颌面外科医生不能察觉一些关键的特征性症状,可能会迅速威胁生命。

美国2014版皮肤和软组织感染诊治指南更新要点

因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的流行从而使皮肤和软组织感染(SSTI)的发病率上升,美国感染病学会(IDSA)更新了2005年版皮肤和软组织感染诊断和治疗指南。该最新版本推荐指南发布在6月18日的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上。 苏格兰格拉斯哥布朗利中心的克莱德抗菌药物的管理团队成员Seaton博士认为,这些全面的,以证据为基础的指南,将有助于皮肤

Cell:酿脓链球菌可转为致命菌

耶路撒冷希伯莱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酿脓链球菌激发氨基酸天冬酰胺的生成,提高该细菌的繁殖率,从而让宿主丧命。这一研究发现有助于开发出一些可能的治疗来遏制这种以及其他潜在的致命菌。相关文章发表于2014年1月16日的cell杂志上。 Cell:酿脓链球菌转为致命菌机制解答 酿脓链球菌(Streptococcus pyoGENEs),又称作A群链球菌(GAS),作为一种重要的细菌性病原体当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