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EM: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变异性与糖尿病风险

2019-08-14 xing.T MedSci原创

由此可见,HDL-C的低平均值和高变异性是糖尿病的独立预测因子,具有累加效应。提高和稳定HDL-C可能是降低糖尿病风险的重要靶标。

低HDL-胆固醇(HDL-C)与葡萄糖耐受不良之间的双向关系已得到很好的证实。最近的研究表明脂质变异与各种健康结局有关。近日,内分泌和代谢性疾病领域权威杂志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该研究旨在调查HDL-C水平及其变异性对糖尿病风险的综合影响。

该研究为基于人群的队列研究。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韩国国民健康保险体系队列中共有5114735名未患糖尿病的成年人接受了≥3次健康检查。使用独立于平均值(VIM)和变异系数(CV)的变异性来计算随访间HDL-C的变异程度。低平均值和高变异性组分别被定义为HDL-C平均值和变异性的最低和最高四分位数组。该研究的主要观察指标为新发糖尿病。 

在中位随访5.1年期间,有122192例(2.4%)糖尿病患者。HDL-C较低的平均值或较高的变异性以逐步的方式与较高的糖尿病风险相关,并且注意到两种指标具有累加效应。在多变量调整模型中,高平均值/高VIM组的风险比和95%CI为1.20(1.18-1.22),低平均/低VIM组为1.35(1.33-1.37)以及低平均值/高VIM组为1.40(1.38-1.42),相比于高平均/低VIM组。当使用CV和各种亚组分析对变异性建模时,可观察到类似的结果。 

由此可见,HDL-C的低平均值和高变异性是糖尿病的独立预测因子,具有累加效应。提高和稳定HDL-C可能是降低糖尿病风险的重要靶标。 

原始出处:

Seung-Hwan Lee,et al.HDL-cholesterol, its variability and the risk of diabetes : a nationwide population-based study.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19.https://doi.org/10.1210/jc.2019-01080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Circulation:仅检测总胆固醇和HDL-C就足以预测血脂对CVD风险的影响

检测总胆固醇和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是心血管疾病(CVD)风险评估的核心,但其他脂类在风险预测中的作用一直存在争议。本研究纳入初始无CVD、也未服用他汀类药物、并进行了相关脂质检测的个体,共346 686位。平均随访8.9年,6216位受试者发生致死或非致死性的心血管事件,其中1656例为致死性的。采用Cox模型评估非空腹血脂(总胆固醇、HDL-C、非HDL-C、LDL-C和ApoA1、

JCEM:糖皮质激素替代治疗影响继发性肾上腺皮质功能不全患者血清脂联素和HDL-C水平

由此可见,糖皮质激素替代疗法增加了SAI患者血清脂联素、脂肪来源的抗动脉粥样硬化因子和HDL-C水平。

“好胆固醇”走下神坛又获新证:HDL-C高于60 mg/dl,不良心血管事件风险约增50%

近年来,陆续有不少研究质疑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好胆固醇”的美誉。以往认为,HDL-C水平高有益于心血管健康,但近年多项研究显示,HDL-C水平太高并不是什么好事,它与总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等“坏胆固醇”一样,也增加心脏病和死亡风险。

ATVB: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和死亡率之间的U型关系!

由此可见,在大型一般人群中可以观察到HDL-C与死亡率之间存在“U”型关系。

SCI REP:HDL-C水平降低是急性胰腺炎患者预后的独立危险因素!

由此可见,降低的HDL-C水平是AP患者发生POF、PNec和住院死亡率的一个独立危险因素。

Am J Med:烟酸能升高HDL-C,但不能降低心脏事件风险

烟酸,可有效提高HDL-C,或许能够减少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患者或高危人群的心脏事件。然而,既往近期的两项大型随机对照试验,在他汀类药物治疗背景下,比较烟酸和安慰剂,却没有得出积极效果。 根据现有证据,我们研究了当前实践中,烟酸治疗降低心血管事件风险的作用。 在MEDLINE、EMBASE、CINAHL和Cochrane数据库中检索比较单独烟酸治疗或烟酸联合他汀类药物治疗的随机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