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EM:移民妊娠糖尿病风险

2020-01-18 xing.T MedSci原创

本研究表明,根据原住国,GDM的风险存在很大差异。风险关联仅受社会经济地位和BMI的轻微影响。

关于社会经济地位和体重指数(BMI)在种族、移民和妊娠糖尿病(GDM)联系中作用还有许多问题尚待明确。近日,内分泌和代谢性疾病领域权威杂志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根据原住国以及社会经济地位和BMI对这种关联的作用,调查了GDM患病率的差异。最后,研究人员探究了居住时间与GDM之间的关系。

该基于登记的队列研究队列分析了2004-2015年期间丹麦出生的725482例孕妇。在这些受试者中,有14.4%是移民到丹麦的妇女。19386(2.7%)例孕妇诊断为GDM,其中4464例(23.0%)为移民妇女。与丹麦出生的妇女相比,根据母亲原住国划分的GDM的粗略风险范围,瑞典妇女OR为0.50 [95%CI为0.34-0.71],斯里兰卡妇女OR为5.11 [95%CI为4.28-6.11]。对社会经济地位的调整稍微减轻了风险。调整BMI后,尤其是亚洲国家/地区的女性的OR上升。迁徙和超重对GDM风险的单独和共同影响在原住国之间存在很大差异(相互作用p<0.0001)。与在丹麦居住时间短于五年的移民相比,居住时间≥10年的移民发生GDM的风险增加了56%(OR为1.56,95%CI为1.44-1.68)。当调整年龄和BMI时,这种风险有所降低。

本研究表明,根据原住国,GDM的风险存在很大差异。风险关联仅受社会经济地位和BMI的轻微影响。 

原始出处:

Karoline Kragelund Nielsen,et al.Gestational diabetes risk in migrants. A nation-wide register-based study of all births in Denmark 2004-2015.J Clin Endocrinol Metab.2020.https://doi.org/10.1210/clinem/dgaa024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阅读全文

相关资讯

Stroke:移民与急性脑卒中之间的关系

在加拿大的移民和长期本地居民的卒中护理情况类似。未来的研究需要确认移民状态和卒中后的残疾之间的相关性,并确定潜在的关联因素。

Hypertension:移民对青少年的BMI和血压的影响

从一种文化环境移民到另一种文化环境的成年人发生心血管代谢性疾病的风险增加。但移民对青少年身体健康的影响尚无明确数据。研究人员在以色列开展一项全国性、人口为基础的横向研究,根据1992年-2016年的记录数据评估原籍为埃塞俄比亚的移民青少年(16-19岁)的体重指数(BMI)和血压水平,以及他们的超重和肥胖的长期趋势。根据出生地将受试者分为以色列出生的(16 153人)和移民的(23 487人),并

CELL:移民影响人类肠道微生物

许多美国移民人口在移民后出现代谢性疾病,但至今为止其原因尚不清楚。

美国移民政策对医疗行业意味着什么?

在位于美国华盛顿州的Providence St. Joseph Health,有8名员工因不符合《童年来美暂缓递解行动》(DACA)留美工作的相关规定被迫离职。该机构11万雇员中,近300人为特朗普 “旅行禁令” 限制国家的侨民或双重国籍人士。Providence St. Joseph Health首席执行官Rod Hochman表示: “涉及人数虽少,但是影响明显,从前优秀的员工无法继续工作了

BIRTH:从埃塞俄比亚移民至以色列,妇女生育状况无好转

背景:从埃塞俄比亚移民至以色列始于30年前。该研究的目的是移民到以色列,但是祖籍为埃塞俄比亚的女性生育情况和以色列当地女性生育情况两者之间的差异。我们假设移民到以色列但是祖籍为埃塞俄比亚的女性(实验组)生育情况更为严峻和令人堪忧,而自小便生活在以色列的妊娠女性(对照组)的生育情况得以好转。方式:该研究为描述性研究,实验组有1319名女性参与研究,对照组有27307名女性参与研究,且她们都于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