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Clin Med:慢性鼻窦炎患者的慢性牙周炎风险增加

2020-05-04 AlexYang MedSci原创

最近,有研究人员使用韩国健康保险审查和评估服务数据库的数据比较了慢性鼻窦炎(CRS)和非慢性鼻窦炎(对照)之间的慢性牙周炎(CP)风险情况。

最近,有研究人员使用韩国健康保险审查和评估服务数据库的数据比较了慢性鼻窦炎(CRS)和非慢性鼻窦炎(对照)之间的慢性牙周炎(CP)风险情况。

研究包括了5951名CRS患者和23804名对照参与者,并且其年龄、性别、收入、居住地和术前CP就诊匹配。研究人员统计了2002年至2015年之间的术后CP就诊情况。CRS组和对照组之间的等效差值在-0.5和0.5之间。在第三、第四、第五年的指数后日期(ID)中标明了统计学意义。在依据年龄和性别的亚群分析中,研究人员发现,在第三、第四、第五年的post-ID中 ,40-59岁之间的男性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在第三、第四年的post-ID中,≥60岁的男性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在第5年的post-ID中,≥60岁的女性具有统计学显著性(p<0.05)。另一个基于pre-ID CP就诊数目的亚群分析中,研究人员在第三、第四、第五年的pre-ID CP(0次)中发现了统计学显著性。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CRS参与者很可能接受CP诊断和治疗。

原始出处:

Byun SH, Min C, Park IS et al. Increased Risk of Chronic Periodontitis in Chronic Rhinosinusitis Patients: A Longitudinal Follow-Up Study Using a National Health-Screening Cohort. J Clin Med. 19 April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再读FLAURA研究:从统计学视角解读OS更新结果

EFGR-TKI靶向药改变了肺癌治疗史,从第一代TKI出现到第三代TKI问世,多项RCT都只观察到PFS获益。今年ESMO大会上,备受瞩目的FLAURA研究公布了最终OS结果,打破了既往TKI单药无法

肿瘤研究中统计学基本考量

肿瘤研究的显著性水平和检验效能该如何设置?

从统计学视角解读SECURE-PCI 研究:负荷剂量阿托伐他汀获益仍是假设

SECURE-PCI 研究将来自巴西53 个研究中心计划进行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CI)的4 191 例ACS患者随机、双盲分入阿托伐他汀负荷剂量治疗组(2 087 例)和安慰剂对照组(2 104 例)。

一篇什么样的研究竟引发美国医生与BMJ杂志的“撕逼”

在最近的博客中,有两名医生公开指出BMJ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治疗的失误是导致病人死亡的第三大原因的结论是无稽之谈。这一论点5月3日在各种媒体得以广泛传播。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医学院神经放射学副教授Shyam Sabat博士指出,这篇文章是对美国医疗保健系统不公平的谴责,无论是对科学还是医疗工作都极其不负责任,并呼吁BMJ杂志撤销这篇文章,并向美国医学界公开道歉。他们开始在网上发起呼吁运动,截至7

科学研究工作者必备技能:统计学

当我16岁时,我在我的预修统计学(AP Statistics)课程中首次接触到统计学;我特别记得有一节课让我们学习区分带参数的t检验(t-test)和不带参数的曼惠特尼U检验(Mann-Whitney U test)的重要性。作为一名化学本科生,我继续使用相同的基础统计学原则分析某些分子是否能够作为癌症的潜在生物标志物,或者为何患有喂食障碍(feeding disorder)的儿童要比没有这种

科学研究中数据分析的弊病-“P-值”

世界上顶尖的统计学家们发言称:目前的科学研究中需要停止使用P-值以及显著性差异作为检验他们实验结果是否重要的依据。也许你会觉得这个说法毫无道理。什么时候研究者们会用到P-检验呢?当发现实验结果的自变量与因变量之间存在一定的相关性,为了证明该相关性是合理的或仅仅是随机误差,他们会使用P-检验。P值越低,说明他们的结果可信度越高。如果P值小于0.05,就说明两组之间存在显著性差异(statist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