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四天两名医务人员因公殉职,医生的热血总是为患者而流!

2017-10-17 叶正松 江淮医学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医疗界的天空飘荡着着秋风与苦雨,充满着悲情与大义。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医疗界的天空飘荡着着秋风与苦雨,充满着悲情与大义。

据娄底新闻网报道:10月9日下午湖南省新化县文田镇卫生院接到该镇石燕村卫生室请求会诊帮忙抢救一个药物过敏的病人电话,因为乡镇卫生院没有救护车,该院副院长罗易平只能骑着摩托车带着必须药品出诊,下午3时左右,在前往村卫生室途经桥坪村距文田卫生院2公里处,与一拖挂货车相撞,经现场抢救无效身亡,年仅37岁,家里有年迈的父母,两个小孩。

仅仅事隔三天,又一名医务人员在出诊途中不幸遭遇意外身亡。据“三甲传真”公号消息,10月12日上午11时左右,福建平潭综合实验区医院护士林玉钦和医生游文龙接到急诊科“120”出诊任务:前往一个发生施工人员被掩埋的塌方路段地点进行救援。可不料救援现场发生了二次塌方事故,年仅29周岁的急诊科护士林玉钦,不幸当场殉职。

四天之内两名医者不幸罹难,医生不仅仅只是热泪为陌生人而流,热血同样为患者而洒!医疗行业之所以历朝历代,都被视为是一个最好最神圣的行业,就在于它是在人们最需要帮助,最脆弱的时候,上至帝王下至百姓,都需要医者伸出普渡众生的救援之手。

托尔斯泰曾经这样说过:“除了善良,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美好的品格。”我觉得,这句话就是每一名医务人员内心深处真实的写照。一次又一次医护人员舍己救人的事例,无不一次又一次的证明,无论社会如何的道德底线崩溃,也淹没不了医生的天职良心。

这两次先后因公殉职的两名医务人员,都是正值盛年,青春大好年华,是家中的顶梁柱,我不敢想象他们的家人得知噩耗后是怎样的悲痛欲绝和欲哭无泪。作为同袍,我为他们感到自豪之余也感到痛心。自豪的是,他们无愧于白衣之下的那颗医者忘我仁心,这种人民危难时刻、生死关头、眼中只有患者心中全无自己的医者天职足以感动任何一个有良知的公民;痛心的是,我们的医务人员再多的泪和鲜血也依然没有换来社会大众的一个公正的评价和看法。

这两次因公救援牺牲的医务人员,让我想起来2014年,那次山东长清人民医院医务人员在高速公路救援现场,施救伤员中,因再遭遇次生严重车祸死亡的案例。那次因救人在二次车祸中死亡的医务人员闻刚,在山东省卫生厅与济南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关心下,由长清区有关部门为闻刚申报为烈士。而这两次因公出诊而殉职的医务工作者,我们祈盼也能得到社会应有的评价和待遇,能让他们含笑于九天之上,安息于九泉之下!

但愿,我们医者每次为患者流下的热血都不会白流!但愿社会能对因大爱而牺牲的医者给予应有的归宿!

请让我们一起,点一缕暖暖的烛光,在这秋风秋雨的季节,为逝去的同袍祈祷!愿悲剧不再重演,愿英烈九泉安宁!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这个年轻医生,放弃博士学位去日本当医生了

根据今年9月在青岛举行的“2017世界华人医师年会”所披露的数据,在全球从事医、药、护、技等卫生领域的华人有近百万人,其中从事医师职业并取得当地医师执照的有近40万人。而在日本,拿到医师资格证的华裔医生人数还不到100人,佟晓宁医生就是其中的一位。

医生“神”睡姿刷爆朋友圈,心疼!

“这么‘神’的睡姿,如果不是太累了肯定是睡不着的。”近日,一张“浏阳医生‘神’睡姿”的照片刷爆朋友圈里,网友纷纷点赞。李巍的睡姿被网友称为“神睡姿”。长沙晚报通讯员陈婧 摄记者在照片上看到,着墨绿色手术服、头戴手术帽的男医生,斜躺在3张并列的凳子上,其右脚抵在凳子与墙角的缝隙中。10月10日,记者辗转联系上照片拍摄者陈婧。“我是一名护士,当时看到李医生这个睡姿后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发到朋友圈

无国界医生安娜 奔走在战火中

听到“安娜”这个名字,很多人会觉得有点异域风情,在北京胡同长大的安娜强调,其实只是自己的姓氏比较特别罢了。6年来,这位普通的北京姑娘,一直在塞拉利昂、索马里、阿富汗等地从事医疗工作,奔走在战火与饥荒中。6年中,她更多记住的是那些被抢救后起死回生的病人,对于当地艰苦的生活条件和环境,她多不赘述,只强调作为一名来自中国的医生,只想单纯地治病救人。从小只想当医生安娜说自己在东城区的胡同里长大,自小的性格

”医生就是神秘,打个针都用密码交流!”

患者:医生,我肚子痛! 医生:护士……,给这个患者打一支654-2。 患者:你们医生就是神秘!打个针还要用密码交流! 医生:……

用什么评价好医生,技术、服务、专业or职业?

近日,《医师报》微信推送一篇题为《这样的医生算不算好医生?》,引发广大读者热议“好医生”的标准。文中提到一位被诸多患者追捧的好医生,一位乳腺癌患者说:“我永远都会记住,医生坐在病床边,握着我的双手跟我讲话的情景。”但这样一位被无数患者感激、感恩的好医生,却被经常被同行诟病:手术切缘有肿瘤细胞,这一定程度意味着医生手术操作水平较低。这样一位擅长跟患者沟通但手术水平可能一般的医生到底算不算好医生?

大放开!四川发文为医生和社会办医松绑

近一月多来,四川省在积极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方面以着力促进社会办医和医疗机构许可为主线,连出大招,亮瞎公众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