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O:veliparib并不能改善BRCA/PALB2基因突变的晚期胰腺癌患者预后

2020-03-16 医者仁心 医者仁心

胰腺导管细胞癌占恶性肿瘤死亡率的第四位,50%的患者诊断时已处于晚期。细胞毒类药物的联合治疗,如亚叶酸、氟尿嘧啶、伊立替康及奥沙利铂、吉西他滨和紫杉醇等药物改善了患者预后,但5年OS率仍低于10%。5

胰腺导管细胞癌占恶性肿瘤死亡率的第四位,50%的患者诊断时已处于晚期。细胞毒类药物的联合治疗,如亚叶酸、氟尿嘧啶、伊立替康及奥沙利铂、吉西他滨和紫杉醇等药物改善了患者预后,但5年OS率仍低于10%。5-9%的晚期胰腺癌患者携带BRCA1/2和PALB2基因突变,而BRCA基因突变导致的肿瘤与铂类药物化疗敏感性有关且与PARPi抑制剂(PARPi)有协同作用。PARPi在BRCA基因突变的乳腺癌及卵巢癌中的应用已经获得批准,而III期POLO研究则证实,PARPi可以作为BRCA基因突变的晚期胰腺癌患者的维持治疗。

在前期的一项I期研究中,我们探索了PARPi-veliparib联合吉西他滨+顺铂的剂量,且发现这一治疗方案在BRCA/PALB2+的晚期胰腺导管细胞中的ORR达78%,OS为23.3个月。因此,我们设计了这一多中心、II期临床研究,以探索吉西他滨+顺铂联合/不联合veliparib在携带胚系BRCA/PALB2突变的晚期胰腺癌患者中的疗效及安全性。

这是一项II期临床研究,纳入携带胚系BRCA/PALB2突变的晚期胰腺癌患者(AJCC分期为III期或IV期),年龄大于18周岁,PS评分为0-1分。允许术后复发的患者入组,但末次化疗时间距离复发时间应当超过6个月。既往接受过铂类药物或PARPi治疗的患者不允许入组,存在活动性脑转移的患者同样不允许入组。符合入组标准的患者接受吉西他滨(600mg/m2,第3和第10天用药,21天一个周期)联合顺铂(25mg/m2,第3和第10天用药,21天一个周期)联合或者不联合veliparib(80mg,口服,每日两次,第1-12天用药,21天一个周期)。治疗应当持续进行,直至疾病进展、患者出现不可耐受的不良反应或撤销知情同意。研究期间,每6周进行一次疗效评估,6个月及18个月后,分别每9周和12周进行一系疗效评估。研究的主要终点为ORR,次要研究终点包括DCR、PFS、OS、安全性、耐受性及反应持续时间。

结果显示,自2014年1月至2018年11月,共筛选3个国家6个中心52例患者,2例患者治疗之前撤销知情同意书(图1)。
图1 患者入组流程图
数据截止时间为2019年7月,50例患者中位年龄64岁,联合治疗组和单纯化疗组分别有27例和23例患者,84%的患者为晚期,分别有24%、70%和6%的患者携带BRCA1、BRCA2及PALB2基因突变。两组之间在分期、PS评分及BRCA基因突变状态等方面均衡可比。
联合组和单纯化疗组的ORR分别为74%和65.2%,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55),DCR分别为100%和78%,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2)(图2)。
图2 两组治疗的瀑布图
数据分析时,联合组和单纯化疗组分别有7例和2例患者仍然存活。联合组和单纯化疗组的PFS分别为10.1个月(95% CI, 6.7 to 11.5 个月)和9.7个月(95% CI, 4.2-13.6个月),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73)(图3)。
图3 两组的PFS
图4 两组的OS
两组的OS分别为15.5个月(95%CI, 12.2 to 24.3个月)和16.4个月(95%CI, 11.7-23.4个月),差异同样无统计学意义(P=0.6)(图4)。
从安全性来讲,两个治疗方案尤其以血液学毒性更加明显(图5)。联合治疗组和单纯化疗组分别有81%和73%的患者出现3度及以上血液学不良反应。联合组包括贫血(52%)及血小板降低(55%);单纯化疗组包括贫血(35%)和血小板降低(9%)。两组分别出现39例和35例非血液学的3度及以上不良反应。联合治疗组有74%的患者因不良反应导致剂量降低或治疗终止,单纯化疗组为26%。
图5 两组出现的血液学不良反应

研究结论

对于携带BRCA/PALB2基因突变的晚期胰腺癌患者,吉西他滨联合顺铂是这部分患者的有效治疗,进一步联合veliparib不能给患者带来生存获益。
参考文献:O'Reilly EM, Lee JW, Zalupski M, et al. J Clin Oncol. 2020 Jan 24:JCO1902931. doi: 10.1200/JCO.19.0293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Lancet GH:胰腺癌应该早期筛查吗?

The Lancet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发表

EBioMedicine:胰腺癌转移倾向的关键机制

EBioMedicine最近发表相关文章,指出PDAC表现出明显的转移倾向。逃避原发性肿瘤的这种偏爱是由旁分泌和自分泌机制驱动的,这些机制指导癌细胞通过多步骤过程完成,包括在远处组织中定植。尽管细胞内

EBioMedicine:胰腺癌应该存在可有的驱动基因突变

EBioMedicine指出,PDAC是人类癌症中最致命的类型之一,该病发现时间一般比较晚而且治疗时普遍存在耐药性。肿瘤上皮与微环境内各组分之间的大量串扰是决定不良历史的PDAC生物学的定义特征。基因

Lancet Oncol:精准医疗改善胰腺癌患者预后

约25%的胰腺癌携带可操作的分子改变,即有临床或强有力的预临床证据表明,这些分子改变可预测是否可从特定治疗中获益。

Nature:新型肿瘤免疫疗法,摧毁胰腺癌

免疫疗法在治疗癌症方面大有前途。但到目前为止,这类疗法只对约20%的癌症患者有效。为了改善这一现状,研究人员正在寻找新的方法来调动免疫系统以摧毁肿瘤。   先前,大部分免疫疗法药物作用于免疫细胞T细胞。以PD-1/PD-L1抗体为代表的检查点抑制剂能够释放T细胞上的“刹车”,刺激它们对肿瘤发起攻击。不过,这类药物似乎对那些在治疗开始前肿瘤就被T细胞“入侵”患者的疗效最好。然而,问

ASCO 2020年度胃肠道癌专题讨论会:礼来的pegilodecakin未达到试验预期

III期试验(SEQUOIA研究)的详细结果表明,礼来公司的免疫疗法pegilodecakin除了未改善胰腺癌患者总体生存期(主要终点)外,还无法显著改善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体响应率(O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