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H 2023 重磅开启:一文尽览!多项高血压重磅研究结果公布!

2023-06-24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发表于上海

整个会议期间,梅斯心血管将持续关注各项研究的最新结果,并在第一时间对相关数据进行整理和发布,让我们共同见证ESH 2023上精彩学术亮点!

一年一度的全球高血压盛会---2023年欧洲高血压学会年会(ESH 2023)于2023年6月23日-26日在意大利米兰盛大召开。此次大会上,来自全球顶尖学者将以口头报告和壁报展示等形式发布多项关键研究成果。

图片

整个会议期间,梅斯心血管将持续关注各项研究的最新结果,并在第一时间对相关数据进行整理和发布,让我们共同见证ESH 2023上精彩学术亮点!

不同类型降压药预防心血管疾病的疗效和依从性比较

据数据显示,全球高血压患者已达10亿。研究表明,高血压是全球死亡和心血管疾病最重要的风险因素,高血压严重的并发症给社会和家庭带来沉重的负担。在高血压的治疗方案中,除了改变生活方式之外,药物治疗占有重要的地位。

目前,常见的降压药有5大类,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血管紧张素受体拮抗剂(ARB)、β 受体阻滞剂、钙通道阻滞剂(CCB)以及利尿剂。与使用安慰剂或不治疗相比,这5大类降压药均可降低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尽管如此,国内外指南对一线降压药的推荐持有不同意见,且缺乏大型的临床试验。

研究者通过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比较不同类抗高血压药物预防心血管疾病的有效性和可接受性,以及利尿剂,RAAS抑制剂和CCB的不同亚类之间的潜在差异。

研究人员对PubMed和CENTRAL进行了检索,以确定至少有1000人年随访的随机对照试验。所有符合纳入标准的试验都将使用Cochrane的偏倚风险评估工具的第二版进行偏倚风险评估。研究选择过程、偏倚风险评估和数据提取均由两位作者一式两份完成。使用随机效应网络荟萃分析汇集各个试验的比值,将复合主要心血管事件作为疗效的主要结果,而主要的可接受性结果是因任何原因中止治疗。

图片

结果显示,共纳入85项试验,包括406067名参与者,平均随访时间为4.0年。平均年龄为64.0岁,41%参与者为女性。总的来说,包括了15种不同的药物类别、药物类别组合和安慰剂。直接和间接比较之间有一些不一致的迹象,特别是在依从性方面。

与安慰剂相比,ACEI、ARB和CCB都能降低主要心血管事件的风险。利尿剂表现出类似的趋势,而β-受体阻滞剂和肾素抑制剂则没有。就依从性而言,ARB和CCB与安慰剂相当,而ACEI、β-受体阻滞剂和α-受体阻滞剂与安慰剂和其他药物相比明显更容易出现中止治疗。

这是迄今为止最全面的抗高血压药物荟萃分析,发现ACEI、ARB和CCB是预防主要心血管事件的最有效药物。基于更好的依从性,ARB和CCB可能被认为最适合作为一线药物。

未经控制的高血压患者CYP2C9、CYP2C19、CYP3A4、CYP3A5和CYP2D6基因遗传变异情况

药物代谢的改变可能是导致高血压无法控制的一个因素。降压药物的代谢主要受细胞色素酶P450(CYP)和P-糖蛋白(P-gp)两条通路调控。其中,CYP又包含不同的亚型,与常用降压药物相关的主要是CYP3A4、CYP2D6和CYP2C9三种。传变异可导致个体间的差异、缺乏治疗反应或治疗时出现的副作用。

这项研究旨在确定接受治疗但未得到控制的高血压患者中常见的CYP基因变异,并将其分布情况与整个高加索人中的患病率进行比较。研究人员描述了552名使用2种或2种以上的降压药物且动态血压监测(ABPM)的收缩压≥135mmHg患者的CYP2D6、CYP2C9、CYP2C19、CYP3A4和CYP3A5多态性。

在(MALDI-TOF)MassARRAY分析仪上,用VeriDose核心面板调查了单核苷酸变异和小插入/删除。根据临床药物遗传学实施联盟(CPIC)定义的活性评分,每个等位基因都与正常、减少、缺失、增加或未知的酶功能有关,并描述基因功能和表型(IM=中度代谢者,PM=低度代谢者,RM=快速代谢者,UM=超快速代谢者)。

结果显示,552名高血压患者中,94%的患者是白种人,平均ABPM为146/84 mmHg(135-190/55-106 mmHg),中位年龄为63(26-86)岁,35%为女性。11%的人在所有五种酶中都有正常的表型,而49%的人有≥2种酶受到基因变异的影响。同时,未受控制的高血压患者的五个相关CYP基因的表型分布与一般高加索人没有区别。

总之,在接受治疗但未得到控制的高血压患者中,5种酶正常的患者比例较低,而≥2种酶受影响的比例较高,这表明基因遗传学CYP检测可能对未受控制的高血压患者的个体化药物治疗有用。另外,目前美托洛尔已有基于CYP2D6基因型的剂量指南,但对于其降压药物需要进一步调查。

不同标准定义的血压阈值与全因死亡率和心血管死亡率之间的关联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评估了不同标准定义的血压阈值与全因死亡率和心血管死亡率之间的关联。

研究人员基于国家健康和营养检查调查 (NHANES,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数据库进行数据收集,该数据库是一项大型的、连续的、横断面调查,旨在收集美国成人和儿童的健康和营养状况的信息,该调查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结合了访谈和体检。

数据纳入标准为收缩压(SBP)>90mmHg;无任何降压治疗;有完整的心血管相关疾病病史记录,包括高血压、冠心病、心肌梗死、心力衰竭、中风、糖尿病和高脂血症。根据最新指南标准,所有参与者被分为3组。第一组:正常血压(NT);第二组:正常偏高血压(HNBP);第三组:高血压(HTN)。

结果显示,在全因死亡率和心血管死亡方面,血压正常(NT)和正常偏高血压(HNBP)的人群之间没有显著差异。但与高血压组(HTN)相比,两组的风险都明显较低。多变量Cox回归显示,HNBP组的全因死亡风险最低,而NT组和HTN组的全因死亡风险没有差异,这是不符合逻辑的,与现实世界的临床实践不一致。

此外,舒张压(DBP)在83和95mmHg之间时,HR最低,根据指南定义,DBP被定义为正常偏高血压或高血压。这一结果可能是指南和SBP指导的分类之间存在差异的主要原因。

综上,在这项研究中,研究分析表明,基于SBP的血压与全因死亡率和心血管死亡率的关联度都高于指南血压定义。DBP的纳入可能是分类的一个混杂因素。正常血压高的人并没有表现出比正常血压的人更差的预后。

 70岁以上老年人累积血压负荷与痴呆症、认知功能低下、全因死亡增加有关

很少有研究关注长期暴露于血压升高对痴呆和死亡的影响,尤其是在老年人中。该研究评估了在7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中,累积血压(cBP)和cBP负荷对痴呆症、认知能力下降、全因死亡和心血管事件发生的影响,并对其进行了15年的随访。同时,研究者还探讨了坐位与站位血压与这些结果的关联。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收纳了来自悉尼记忆和老龄化研究包括从澳大利亚悉尼两个地区招募的70-90岁的无痴呆症的社区居住者。基线数据收集于2005-2007年,每两年对该队列进行一次跟踪,共7次,直到2021年。坐姿和站姿的收缩压、舒张压和脉压(PP)在第1至第3波进行测量。研究者通过Cox比例危险模型评估了血压与第4波和第7波之间发生的痴呆症、认知功能、全因和心血管疾病死亡的关联。

结果显示,共纳入520名有3波血压数据的参与者,其中47.7%为男性,年龄中位数为77岁。在多变量调整的Cox模型中,累积脉压(cPP)负荷与较高的痴呆风险(坐姿p=0.004;站姿p=0.023),以及较低的整体认知评分有关(坐姿p=0.005;站姿p=0.022)。然而,在进行年龄调整后,没有发现明显的关联。坐姿和站姿的cPP和cPP负荷也与较高的全因死亡风险有关(p<0.006)。在调整后的模型中,没有发现累计收缩压或舒张压与痴呆和认知,以及全因和心血管死亡有关联。

总之,长期的cPP负荷预示着70岁以上的老年人患痴呆症、认知能力下降和死亡风险增加,且具有明显的年龄依赖性。

 血管老化与全因死亡之间的关系

脉搏波传导速度(PWV)指心脏每次搏动射血产生的沿大动脉壁传播的压力波传导速度,是评估动脉血管僵硬度的简捷、有效、经济的非侵入性指标,能够综合反映各种危险因素对血管的损伤,是心血管事件的独立预测因子。

健康的血管老化(HVA)被定义为基于参与者的年龄和血压的无高血压和相对正常的颈动脉-股动脉脉搏波速度(PWV)。有研究显示,HVA与临床前靶器官损害(TOD)密切相关。虽然HVA的长期益处仍有待调查。本研究旨在基于大型注册的中国人群研究中,调查HVA的长期结果。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收纳了自2014年6月起,3363名社区老人,年龄大于65岁。HVA被定义为按年龄和血压分层的正常颈部股动脉脉搏速度。测量TOD并将其分为血管TOD(由颈动脉-股动脉脉搏波速度和踝关节-肱动脉指数表示)、心脏TOD(由左心室肥大和舒张功能障碍表示)和肾脏TOD(由估计肾小球滤过率和尿白蛋白/肌酐比率表示)。随访结果包括全因死亡率、心血管和非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

结果显示,共纳入1016名HVA参与者。与非HVA组相比,虽然没有性别差异,但HVA组的年龄较小,血压较低,身体质量指数(BMI)较低,TODs较轻。在5.7±1.8年的随访期间,研究发现233例(6.9%)全因死亡,包括94例因心血管疾病死亡。HVA组的全因死亡和心血管死亡的生存率明显较高,但非心血管死亡在统计学上没有意义。

亚组分析显示,HVA在女性(HR 0.412 (0.245, 0.692), P=0.002)、65-70岁(HR 0.417 (0.194, 0.897), P=0.025)、BMI<25(0.570 (0.386, 0.842) P=0.005)和至少有一次TOD的参与者(HR 0.634 (0.444, 0.907), P=0.013)是一个重要的保护因子。此外,HVA的保护价值仅在无心脏TOD(0.681,(0.464,0.998),P=0.049)、有肾脏TOD(0.547,(0.354,0.844),P=0.006)和有血管TOD(0.461(0.251,0.848),P=0.013)的参与者中具有意义。在中国社区老年人中,HVA可能是减少全因死亡的潜在靶标,特别是在女性、65-70岁、BMI<25和有肾脏和/或血管TOD的人群中。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GetPortalCommentsPageByObjectIdResponse(id=2144640, encodeId=dc8c2144640f5, content=<a href='/topic/show?id=1c1710265113'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高血压#</a><a href='/topic/show?id=74e818333c'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ACEI#</a>、<a href='/topic/show?id=c24e2e2076'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ARB#</a>和<a href='/topic/show?id=577b4195fe'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CCB#</a>都能降低主要<a href='/topic/show?id=38c451e4317'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心血管事件#</a>的风险。<a href='/topic/show?id=573332291bd'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利尿剂#</a>表现出类似的趋势,而β-受体阻滞剂和肾素抑制剂则没有。就依从性而言,ARB和CCB与安慰剂相当,而ACEI、<a href='/topic/show?id=6ebe1918eb0'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β-受体阻滞剂#</a>和<a href='/topic/show?id=ab6b19130b3'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α-受体阻滞剂#</a>与安慰剂和其他药物相比明显更容易出现中止治疗。, beContent=null, objectType=article, channel=null, level=null, likeNumber=89, replyNumber=1, topicName=null, topicId=null, topicList=[TopicDto(id=102651, encryptionId=1c1710265113, topicName=高血压), TopicDto(id=1833, encryptionId=74e818333c, topicName=ACEI), TopicDto(id=2720, encryptionId=c24e2e2076, topicName=ARB), TopicDto(id=4195, encryptionId=577b4195fe, topicName=CCB), TopicDto(id=51743, encryptionId=38c451e4317, topicName=心血管事件), TopicDto(id=32291, encryptionId=573332291bd, topicName=利尿剂), TopicDto(id=19187, encryptionId=6ebe1918eb0, topicName=β-受体阻滞剂), TopicDto(id=19130, encryptionId=ab6b19130b3, topicName=α-受体阻滞剂)], attachment=null, authenticateStatus=null, createdAvatar=https://img.medsci.cn/Random/55971dc507c93968175ce7cc1e177b372a83869f.jpg, createdBy=f63e4754896, createdName=侠胆医心, createdTime=Sun Jun 25 13:20:43 CST 2023, time=2023-06-25, status=1, ipAttribution=上海)]
    2023-06-25 侠胆医心 来自上海

    #高血压##ACEI##ARB##CCB#都能降低主要#心血管事件#的风险。#利尿剂#表现出类似的趋势,而β-受体阻滞剂和肾素抑制剂则没有。就依从性而言,ARB和CCB与安慰剂相当,而ACEI、#β-受体阻滞剂##α-受体阻滞剂#与安慰剂和其他药物相比明显更容易出现中止治疗。

    1

    展开1条回复

相关资讯

白瑾教授:从评估到鉴别,临床医生需及早甄别高血压引发的高危胸痛

为帮助基层医生更好的解读胸痛的评估和鉴别,全科学苑依据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白瑾教授在第十届特殊类型高血压研讨会上针对“高血压与胸痛”所作专题报告整理以下内容,供临床参考。

ESH 2023 重磅研究:未经控制的高血压患者中CYP2C9、CYP2C19、CYP3A4、CYP3A5和CYP2D6基因遗传变异情况

基因遗传学CYP检测可能对未受控制的高血压患者的个体化药物治疗有用。

ESH 2023 重磅速递:夜间血压变化与急性缺血性卒中风险之间的关系

夜间血压变化是包括AIS在内的心血管风险的独立而可靠的预测指标。夜间血压可能是预防AIS的治疗靶点。

「对话·心内」王鸿懿教授:特殊类型高血压患者如何进行有效管理

尽管医学在不断进步,但高血压的有效管理仍然任重道远。高血压作为一种慢性病,需要长期的监测与管理,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很多人的血压管理并不理想。

ESH 2023 重磅速递:DASH饮食法 VS 地中海饮食(Med Diet),血压正常值偏高或1级高血压应患者该选哪个?

在高血压的管理路径中,非药物措施被推荐作为正常高值血压或轻度高血压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法,是高血压治疗的基石。

「对话·心内」王鸿懿教授:谈高血压“年轻化”

邀请到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高血压科副主任王鸿懿教授,接受我们「对话·心内」栏目的采访,与我们分享我国高血压患者整体情况及提升我国血压达标率的策略,探讨高血压“年轻化”的原因。让我们跟随梅斯记者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