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勇教授 | 经典药物焕新春,浅谈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治疗

2020-01-14 不详 MedSci

2020年1月11-12日,CSCO 抗白血病联盟 & 抗淋巴瘤联盟工作会议暨2020 年白血病·淋巴瘤高峰论坛在深圳隆重召开,国内血液肿瘤领域权威专家汇聚一堂,共同探讨白血病及淋巴瘤热点话题。美罗华 (利妥昔单抗)是淋巴瘤治疗的基石药物,2019年12月,美罗华再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总局(NMPA)正式批准,用于初治滤泡性淋巴瘤(FL)患者经利妥昔单抗联合化疗后达完全或部分缓解后的单

2020年1月11-12日,CSCO 抗白血病联盟 & 抗淋巴瘤联盟工作会议暨2020 年白血病·淋巴瘤高峰论坛在深圳隆重召开,国内血液肿瘤领域权威专家汇聚一堂,共同探讨白血病及淋巴瘤热点话题。美罗华 (利妥昔单抗)是淋巴瘤治疗的基石药物,2019年12月,美罗华再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总局(NMPA)正式批准,用于初治滤泡性淋巴瘤(FL)患者经利妥昔单抗联合化疗后达完全或部分缓解后的单药维持治疗,及与氟达拉滨和环磷酰胺(FC)联合治疗先前未经治疗或复发性/难治性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患者。本次会议上,「医脉通」特邀江苏省人民医院李建勇教授针对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治疗的最新进展进行了解读,让我们一睹为快!

 

李建勇 教授
主任医师、A类特聘教授
博士生导师、博士后合作导师
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
浦口慢淋中心主任
中华医学会血液病学分会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血液肿瘤专业委员会第四届主任委员
第五届名誉主任委员/淋巴瘤学组组长
中国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工作组组长
CSCO中国淋巴瘤联盟副主席
中国医师协会整合血液病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淋巴瘤学组副组长
江苏省医学会血液学分会第七届主任委员
江苏省医师协会血液科医师分会候任会长
江苏省老年医学会血液学分会主任委员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造血干细胞协会及细胞治疗专业委员会
副主任委员
中国免疫学会血液免疫分会常委
南京医学会血液病学分会主任委员
 
1.请您介绍下,目前我国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治疗现状如何?尤其是复发/难治性CLL患者有哪些需求仍未被满足?

李建勇教授:CLL是成人白血病中最常见的类型,我国CLL发病率较欧美偏低,但总体呈上升趋势。传统疗法仍无法完全治愈CLL,病情恶化亦不可避免。尤其是对于复发/难治性CLL患者,预后较差,治疗具有挑战性,也给患者造成了严重的经济负担。
 
随着CD20单克隆抗体的出现,CLL的治疗开启了以利妥昔单抗为基础的免疫化疗时代,FCR(氟达拉滨+环磷酰胺+利妥昔单抗)方案已成为初治及复发CLL的标准治疗方案之一,临床应用越来越广泛。相对于传统治疗,化学免疫治疗可安全有效地治疗伴明显合并症的患者,且对于预后较好的患者,化学免疫治疗仍是优选。对于复发/难治性以及高危CLL患者,新药研发以及新药与化学免疫方案的联合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2.美罗华的上市使中国肿瘤治疗进入“利妥昔单抗”时代,而20年后的今日,又取得复发/难治性CLL和FL两个新的适应症,特别是CLL适应症的获批,您认为这对于国内的CLL患者具有怎样的意义?
 
李建勇教授:CLL的治疗目标是尽可能地延长患者的生存期,FCR方案早已成为治疗无del(17p)/TP53基因突变的年轻(年龄≤65岁)CLL患者的金标准。对于合并并发症及预后较好的患者,标准治疗即可获得较好的生存。2017年,美罗华作为淋巴瘤治疗药物已被纳入国家医保报销范围,大大降低了患者的治疗费用。近日再次获批FL及CLL两大新适应症后,美罗华无疑将惠及更多中国患者,未来进入医保后将会有更多的患者不再因治疗费用而困扰,可以得到更加规范化的治疗,并从中受益。
 
FCR方案治疗先前未经治疗或复发/难治性CLL患者适应症的获批主要基于CLL-8研究,结果显示:相较于单纯FC化疗方案,FCR方案可将患者的完全缓解率(CR)提高达两倍(44% vs 22%),同时客观缓解率(ORR)显著提高(90% vs 8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显著延长(51.8个月 vs 32.8个月),患者总生存率(OS)获益也更加明显(3年OS:87% vs 83%)。
 
但是,FCR 方案的免疫抑制作用及血液学不良反应较大,限制了其在老年或伴有严重疾病患者中的使用。CLL-10研究结果显示,对于年龄>65 岁、体能状态良好的患者,虽然BR(苯达莫司汀联合利妥昔单抗)方案在反应率、PFS及微小残留病(MRD)持续阴性等方面不及FCR 方案,但是在OS上与FCR 方案相近,且耐受性良好。
 
对于年龄>65 岁、存在合并症的CLL患者,CLL-11研究比较了obinutuzumab+苯丁酸氮芥(G-Clb)、利妥昔单抗+苯丁酸氮芥(R-Clb)和苯丁酸氮芥单药(Clb)三个方案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结果显示,CD20单克隆抗体联合方案均优于单纯化疗,同时G-Clb疗效明显优于R-Clb,可明显提升CLL患者的PFS及OS。
 
这三项临床研究确定了化学免疫治疗在CLL治疗中的地位,证明了利妥昔单抗联合不同的治疗方案可以让不同年龄、不同状况的患者实现更好的治疗效果。

 
3. 随着利妥昔单抗等靶向药物的应用,淋巴瘤成为目前治愈率最高的肿瘤之一,您认为还有哪些需要探索的方向,以进一步完善精准治疗?
 
李建勇教授:化学免疫治疗明显提高了CLL患者的生存,但是它也只解决了部分问题,对于高危或复发/难治的患者,我们仍需要继续寻找新的治疗方案。根据患者的分子和生物学特征,近年来针对BTK、PI3K和BCL-2的新型靶向药物不断出现,我们也期待新型抗CD20抗体Gazyva(佳罗华)尽快进入中国,Gazyva与化学免疫治疗以及其他新药的联合方案的相关研究也正在进行中,越来越多的患者获得MRD阴性的缓解,从而可以停药并且获得长期生存。我相信,CLL成为可治愈疾病的曙光已现。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上海医生急调“救命药”,藏族姑娘患白血病不到一个月出院

“太好了太好了,谢谢上海的‘安吉拉’(藏语中对医生的尊称)!”琼达的丈夫不停道谢。在日喀则市人民医院,24岁的藏族姑娘琼达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顺利出院,重获新生。2019年12月5日,琼达因为乏力、气促,从昂仁县人民医院转到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就诊,血常规检查显示,她的白细胞、红细胞和血小板都极低,随时有生命危险,因此被迅速收入血液科病房。来自上海瑞金医院的援藏医生李啸扬对琼达进行了详细的问诊和体检

Nature:靶向干细胞,或将从根源上治愈白血病

Peter Mac的科学家已经找到一种从源头上针对急性髓性白血病(AML)的方法,这一发现可能会为这种侵略性且通常无法治愈的血液癌提供更有效的治疗策略。

JAMA:辅助生殖手段与儿童肿瘤风险

冷冻胚胎移植后代儿童肿瘤风险增加

Blood:miR-146a类似物可治疗NF-kB驱动的炎症和白血病进展

NF-κB是炎症和癌症进展的主要调控因子,在白血病发生过程中具有重要的作用。虽然NF-kB具有治疗潜力,但用药物靶向抑制NF-κB还是具有一定挑战性。近日,研究人员合成了一种髓细胞选择性NF-kB抑制剂,即将miR146a类似的寡核苷酸结合到一个清道夫受体(SR)/Toll样受体9(TLR9)激动剂(C-miR146a)上。与未结合的miR-146a不同,C-miR146a可被迅速内化并传递到靶髓

ASH2019:外周血白血病负荷对难治/复发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CD19-CART细胞培养及临床疗效的影响

近年来,以CD19为靶点的CART细胞治疗难治/复发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r/r B-ALL)获得了较高的完全缓解(CR)率。

Nat Commun:过表达重编程因子可以选择性清除白血病细胞 ​

重编程技术的发展为再生医学的研究提供了无限可能。然而,重编程过程的发生不但依赖于有致癌性的重编程因子(Oct4, Sox2,Klf4, c-Myc,以下简写为OSKM),而且重编程过程的发生与肿瘤的发展过程比较类似。不论是正常细胞被诱导变为诱导性多能干细胞,即iPSCs(induced pluripotent cells),还是经过肿瘤形成变成肿瘤细胞,都是一个逆分化的过程,需要克服一系列的表观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