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药就能解决痛风发作,他却用了5个药!看看这位患者用药有多乱……

2020-01-12 李青大夫 李青科普

1个药就能解决痛风发作,他却用了5个药!看看这位患者用药有多乱……

这是一个患者的咨询:



大夫,你好!昨下午脚背突然感觉有点痛,吃了两颗苯锈马隆(苯溴马隆),以为就可以了,结果晚上睡觉后脚痛加剧,早上起床后不敢吃苯锈马隆了,吃了两颗秋水仙碱一颗双虜芬酸钠(双氯芬酸钠)一颗布洛芬两颗地塞米松,然后每个小时吃一颗秋水仙碱,到中午时候脚好多了可以走路了……请问我这个办法对吗?

我告诉他:不对,非常错误。

这位患者的痛风,1个药就能解决问题,他却用了5个药。而像他这样乱用药的痛风患者,并不在少数。这也客观反映了痛风太痛苦了,病急乱用药的情况并不罕见!

这位患者究竟怎样用药才正确呢?

01 痛风时最好不要马上服用降尿酸药

这位患者开始脚背疼痛,疑似痛风发作,此时应该用止痛药,而不应该用降尿酸药苯溴马隆,更不应该双倍剂量服用,这个时候大量服用降尿酸药无异于火上浇油。

高尿酸血症会导致痛风,这一点没错,但痛风发作常有一些诱因(比如饮酒、暴饮暴食、着凉、外伤等)。还有一个诱因经常被大家忽略,那就是降尿酸药。

诚然,痛风的根本原因是高尿酸,长期将尿酸控制达标,是控制痛风的最根本措施。痛风患者服用降尿酸药没有任何问题,常用的降尿酸药有非布司他、别嘌醇和苯溴马隆,前两者减少尿酸生成,后者促进尿酸排泄。

然而尿酸快速下降会诱发或加重痛风,所以,服用降尿酸药一般从小剂量开始,比如半片,一周后可加量到一片。

一些患者知道上述的三个降尿酸药是治疗痛风的,但他们平时不吃,而是等痛风发作时再吃,这是非常错误的。降尿酸药应该平时服用,长期控制尿酸,一次痛风发作控制在360μmol/L以下,多次痛风发作控制在300μmol/L以下。

如果痛风发作前一直在规律服用降尿酸药,痛风发作时也可以继续服用,如果没有服用降尿酸药,最好不要服用,等痛风完全控制1~2周后再开始服用。

02 止痛药最好不要合用

痛风发作的常用的止痛药也有三种:

1.非甾体抗炎药:俗称解热止痛药,这是一个“大家族”,布洛芬就属于这个家族。

2.秋水仙碱;

3.糖皮质激素:甲泼尼龙、泼尼松、阿赛松等。

痛风发作时,应首选非甾体抗炎药或者秋水仙碱。如果二者无效,或者患者的肾功能不好,应使用激素治疗。

三类止痛药一般不建议合用,极个别情况下,比如长时间疼痛不能缓解,可以两类药合用,比如非甾体抗炎药和秋水仙碱,或者激素和秋水仙碱,但是非甾体抗炎药禁止与激素合用。而且同类药不能合用,尤其是非甾体抗炎药。

双氯芬酸钠和布洛芬都是非甾体抗炎药,所以两药合用是非常错误的,而双氯芬酸钠+布洛芬+地塞米松三者合用更是错上加错。

根据作用时间,激素分为短效激素(可的松和氢化可的松)、中效激素和长效激素,甲泼尼龙、泼尼松、阿赛松三者是中效激素,地塞米松是长效激素。

地塞米松起效快,维持时间长,但它对内分泌轴的抑制作用强,一般用于过敏抢救等短期使用,长期使用严重抑制内分泌系统,一旦停药带来新的问题。

痛风、肾炎等慢性病的治疗,应该用中效激素甲泼尼龙或者泼尼松或者阿赛松。

其实,他这种痛风急性发作,只需使用解热止痛药一种药就可以了,比如说布洛芬或者双氯芬酸钠,选其中之一就行。也可以选择是新一代非甾体抗炎药的依托考昔、塞来昔布、尼美舒利、美洛昔康等其中之一。

现在痛风就像感冒一样成了常见病,治疗痛风也像治疗感冒一样用药太乱,经常导致意外的伤害。

药物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杀敌立功”,用不好伤害自己。治疗疾病,用药不能太任性!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Ann Rheum Dis:痛风合并症患者痛风急性发作住院的预测模型

这项研究提出了痛风合并症患者住院急性发作的9个预测指标。这些预测指标简单、实用,并得到现有临床知识的支持。

患上痛风不老实忌口?痛风石可能会让你迈入深渊

最近诊室来了一位45岁的先生,1米8大个魁梧的身材却走路也要凭着妻子搀扶着进来。而根据他妻子的诉说,这位先生平日里最钟爱的就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并且认为这样能让身体越吃越壮实。并且凑巧的是,该先这么些年里也是没得过什么病,但是在奔40之后体重却开始猛涨。而在三年前,他的脚却经常开始疼痛,走路也变得吃力,到医院一查才发现是痛风了。

痛风如何从一种罕见疾病变成了常见疾病

痛风在古代,都是贵族才得的病,普通老百姓几乎没有,因此痛风在古代便有了“富贵病”的说法,属于一种罕见疾病。但随着生产力的提高,我们的饮食较之以前,在结构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鱼大肉,酒不离手,食物中含有的嘌呤物质在人体内代谢形成大量尿酸,当人体内的尿酸含量超出自身代谢能力时,高尿酸的情况也就随之出现,而高尿酸就是痛风的直接因素。近年来,高尿酸人数高达1.7亿人,而痛风人数也高达8000万人,痛风也

高尿酸血症就等于痛风吗?四个典型问题专家帮您解惑

高尿酸血症指的是血里的尿酸水平超过了其溶解度范围。就像盐水浓度太高,盐分就会析出一样,血里的尿酸盐超过一定范围也会结晶、沉积、析出。

J Rheumatol:痛风表现的变化和随后的急性发作风险

两个时间段内的痛风发作都很常见。高尿酸血症和肾脏疾病是痛风患者未来急性发作的预测因子。

2018 EULAR循证建议:痛风的诊断(更新版)

2006年,EULAR制定了第一个基于证据的痛风诊断建议。2018年,欧洲抗风湿病联盟(EULAR)对该建议进行了更新。新版内容主要包含8项建议。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