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 Dis Child:澳大利亚儿童听力损失代表性的流行病学研究

2018-02-20 AlexYang MedSci原创

最近,有研究人员在澳大利亚年龄在11岁-12岁儿童的国家性研究中,调查了听力损失的流行和特征、人口统计学风险因素和自1990年来的增长趋势。研究包括了1485名儿童(49.8%为听力保留;49.7%为男孩),他们经历了气传导的听力测定。研究发现,对高弗莱彻指数,双边和单边听力损失不小于16dB HL的流行度分别为9.3%和13.3%。轻度听力损失(16-25dB HL)比中度或者更严重的(不小于2

最近,有研究人员在澳大利亚年龄在11岁-12岁儿童的国家性研究中,调查了听力损失的流行和特征、人口统计学风险因素和自1990年来的增长趋势。

研究包括了1485名儿童(49.8%为听力保留;49.7%为男孩),他们经历了气传导的听力测定。研究发现,对高弗莱彻指数,双边和单边听力损失不小于16dB HL的流行度分别为9.3%和13.3%。轻度听力损失(16-25dB HL)比中度或者更严重的(不小于26 dB HL)听力损失更加流行(双边8.5% vs 0.8%; 单边12.5% vs 0.9%),并且,更低的频率听力损失要比更高频率听力损失更加流行((bilateral 11.0% vs 6.9%; unilateral 15.4% vs 11.5%)。另外,人口统计学特征并不能充分的预测听力损失。双边/单边更低频率和更高频率听力损失且不小于16dB HL自1990年来有所增加。(所有P<0.001)。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儿童听力损失是流行的且从1990年起一直在增加。进一步的研究需要调查这些变化的起因、过程和影响。

原始出处: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Acta Oncol:睾丸癌幸存者铂化疗前后听力损失研究

听力损失是睾丸癌幸存者(TCS)铂化合物化疗(CBCT)后长期的副作用结果,但是纵向数据仍旧缺乏。最近,有研究人员在他们的纵向研究中,在CBCT处理的TCS中评估了听力损失和年龄的影响。研究发现,年龄和铂剂量与在2-8kHz频率的听力阈值水平(HTL)的较大改变显著相关。对8kHz频率,每100mg累积铂剂量的增加均与3.6dB的退化相关((95% CI 1.8-5.3, p<0.001)。

Sci Rep:人类多功能干细胞移植在听力损失中的研究

到目前为止,对遗传性听力损失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研究人员之前报道了野生型CONNEXIN30(CX30)基因的transuterine基因转移到CX30缺失小鼠的听囊中可以恢复听力。细胞移植疗法也许是另一种治疗选择,尽管干细胞来源的祖细胞是否能够迁移到小鼠耳囊肿仍旧未知。最近,有研究人员展示了在胚胎11.5天时,来源于人类诱导的多能干细胞的外沟状细胞祖细胞成功的移植到了小鼠耳囊中。另外,传输的细

Eur J Clin Nutr:红细胞叶酸、血清维生素B12和听力损失在2003-2002年国家健康和营养调查中的研究

关于食物频率调查问卷的研究表明了叶酸和维他命B12的摄入具有预防听力损失的作用。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是否红细胞叶酸和血清维他命B12水平与人类听力损失独立相关。研究包括了在2003-2004年美国国家健康和营养调查中的那些具有关于听力、叶酸和维生素B12水平数据的参与者。研究发现,参与者(n=1149)的平均年龄为20-69岁(均值为42),并且16.4%的参与者至少有一只耳朵具有听力损失。他们

Chin Med J (Engl):单边和双边突发感官听力损失的比较

双边突发感官听力损失(BSSHL)是罕见的,并且与单边SSHL(USSHL)相比,被假定为是一种不同的临床实体。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自发性BSSHL和USSHL之间的差异。研究发现,在总的SSHL病人群体中,自发性BSSHL的流行度为8.6%(114/1329)。在整个群体中,与其他3组相比,USSHL病人倾向于更加年轻、女性和更低的身体质量指数(BMI)、肾参数和总胆固醇水平,但除了更高密度的

Clin Otolaryngol:通过机器学习模型来预测突发性感官听力损失患者的听力结果

突发性感官听力损失(SSHL)是一种多因子障碍疾病且伴随着高度的异质性,因此,结果具有很大的不同。最近,有研究人员基于4种SSHL机器学习模型来开发预测模型,从而鉴定最好的模型来用于临床。研究包括了1220名SSHL患者,时间为2008年6月到2015年12月。研究发现,在包括149个变量的原生数据测试中,深度信念网络(DBN)模型具有最好的预测能力,预测准确性为77.58%,AUC为0.84。然

Eur J Oncol Nurs:化疗诱导的神经病变幸存者中听力损失和耳鸣研究

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幸存者这件的人口统计学、临床和疼痛特性、感觉测量、平衡、直觉压力、症状负担以及生活质量(QOL)之间的差异。这些幸存者接受了具有神经毒性的化疗(CTX)和报道具有化疗诱导的神经病变(CIN, n=217)、CIN和听力损失(CIN/HL,n=69)、或者CIN、听力损失和耳鸣。研究人员假设随着神经毒性的增加,幸存者具有更严重的治疗副作用结果。研究发现,与那些只患有CIN的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