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s Med:一个神奇的临床试验:不是免疫治疗,不是靶向治疗,却极受病人欢迎

2019-10-24 佚名 e药环球

丹麦科学家最近发表了一项研究结果,是一项在前列腺癌患者中进行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

丹麦科学家最近发表了一项研究结果,是一项在前列腺癌患者中进行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

临床试验没啥稀奇的,神奇的地方在于,这个临床试验用的治疗方法与众不同:既不是免疫治疗,也不是靶向治疗,更不是化疗,而是——足球。而且不是看足球比赛,而是让患者亲自上场踢足球。


图片来源:哥本哈根大学团队运动和健康中心

世界癌症研究基金会(WCRF)和美国癌症研究所(AICR)的防癌建议指出,即使是已经患上癌症的人,只要条件许可,也应该多参加体力活动。体育运动通常被认为是促进体力活动的一种有效手段,不过以前并没有随机对照的临床试验在体育俱乐部中检验这种可能性。

前列腺癌是男性中最常见的癌症。患有前列腺癌的男性可能因药物治疗而继发严重的问题,而运动则可以减轻这些问题。所以哥本哈根大学(Copenhagen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决定在患有前列腺癌的男性中开展这项研究。

开始,研究人员也有点提心吊胆。都是些老年人,而且大约 20% 有骨转移,会不会很容易骨折啥的。不过随着试验开展,他们发现挺安全的,于是在丹麦足协的支持下,在更多足球俱乐部开展了训练。

这项试验总共纳入了 214 名患有前列腺癌,并接受完必需治疗的男性,平均年龄 68.4 岁。受试者被分为两组:一组在当地的俱乐部接受足球训练(每周 2 次,每次 1 小时,20 分钟热身、20 分钟练习、20 分钟比赛),免费训练半年,以后可以自己交纳俱乐部会费来继续训练;另一组进行正常生活,但也建议他们多参加体力活动。整个研究观察期为一年。

研究人员发现,参加足球训练的受试者即使在必须自己交纳俱乐部会费的情况下,仍有近六成继续在俱乐部踢足球。

研究结果显示,足球训练组的前列腺癌患者髋部骨密度改善显着好于对照组,并且这组受试者的住院次数也比对照组少 34%。此外,每周踢足球超过 1 次的男性,心理健康评分得到改善,并且脂肪也减少了。


▲12个月后,足球训练组患者的脂肪(红色曲线)明显少于对照组(蓝色曲线)(图片来源:参考资料[2])

当然,踢足球也不是万能的,有一个重要的指标——前列腺癌相关的生活质量评分,两组就没有显着差异。

研究人员指出,临床医生可以鼓励患有前列腺癌的男性参加当地的体育活动,以减轻药物治疗的某些负面影响。

在媒体报道中,参加试验的一些七八十岁的患者表示:“好像回到了孩童时代”、“感觉自己能够征服世界”。他们的妻子也说,自己丈夫去参加足球训练时“脚步都带着春天的气息”。


图片来源:哥本哈根大学团队运动和健康中心

在谈到这项研究的局限性时,研究人员表示,在丹麦这个国家,人们高度热爱体育运动,拥有许多当地足球俱乐部,但是其他地方就不一定了,所以这项研究结果能否推广到其他地方还不好说。(看到这里,身为中国球迷,我的心里是酸酸的。当然,也不是只有踢足球才算体育运动,中国人喜欢的乒乓球、羽毛球、太极拳等,也一样能够增加体力活动。)

哥本哈根大学团队运动和健康中心以前也进行过“前列腺癌足球俱乐部”(FC Prostate)的研究项目。后来,研究项目结束了,前列腺癌患者们仍然继续每周2次地开展着活动。毕竟,体育运动能给他们带来快乐,而对于癌症患者来说,良好的心态也会改善治疗效果。

原始出处:Eik Dybboe Bjerre , Thomas Hindborg Petersen, Anders Bojer Jorgensen, et al. Community-based football in men with prostate cancer: 1-year follow-up on a pragmatic, multicentre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Plos Med. October 1, 2019

相关资讯

Prostate Cancer P D:炎症性肠病与前列腺癌风险相关性分析

患有炎症性肠病的(IBD)的患者的胃肠道和睾丸外恶性肿瘤风险增加。然而,IBD和前列腺癌(PCa)风险的相关性仍旧存在争议。最近,有研究人员在PubMed、EMBASE和Web of Science数据库对文献进行了系统性的搜索,并根据入选和排除标准,总共选择了9个研究进行元分析。研究发现,对于群体研究,合并标准化发生率(SIRs)为1.33(95% CI=1.03-1.71)。进一步的亚群分析表

Prostate Cancer P D:美国不同社会经济状态患者的积极监测或者观察等待治疗趋势研究

预期的证据支持了积极监测/观察等待治疗(AS/WW)是低风险前列腺癌患者的有效治疗选择,并且能够避免潜在的治疗毒性。AS/WW过程需要常规的跟踪调查和患者的依从,但是关于患者经济社会状态(SES)情况对AS/WW治疗决定的影响仍旧未知。最近,有研究人员确定了是否AS/WW在不同的患者SES中是不同的。研究包括了50302名男性,研究发现,AS/WW的使用随着SES变好而增加(在低、中和高SES中分

Nat Commun:高脂肪饮食能够通过重组代谢组和增强MYC来加速前列腺癌恶化

与饱和脂肪酸消费的增加和肥胖相关的全身代谢的改变与前列腺癌恶化和死亡风险的增加有关,但是上述相关性的分子机制仍旧不清楚。最近,有研究人员通过一个前列腺癌小鼠模型阐释了高脂肪饮食(HFD)能够通过代谢的改变增强MYC转录,具体机制是代谢的改变能够促进MYC调控基因启动子区域组蛋白H4K20的低甲基化,从而增强MYC转录,进一步导致了细胞增殖的增加和肿瘤负担。在前列腺癌患者中,饱和脂肪摄入(SFI)同

晚期前列腺癌新药研发竞争格局

前列腺癌是一种男性雄激素依赖型的肿瘤,雄激素会刺激前列腺癌细胞的生长,诱使疾病进展。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常用药物去势治疗(ADT),最初应答率能达80%-90%,但几乎所有患者都会在去势治疗后最终进展为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

Nat Commun:日本人群全基因组关联分析鉴定了12个新的前列腺癌易感位点

全基因组关联分析(GWAS)已经鉴定了大约170个与前列腺癌(PCa)风险相关的位点,但是其中的大多数是在欧洲人群中鉴定的。最近,有研究人员利用GWAS和复制研究在一个大的日本群体(9960个案例和83943个男性对照)中鉴定了与PCa风险相关的新的易感位点。研究总共鉴定出了12个新的PCa位点,包括rs1125927 (TMEM17,P=3.95×10-16), rs73862213 (GATA

Cell Death & Disease:前列腺癌中靶向Wnt/EZH2/microRNA-708信号途径能够抑制神经纤维瘤分化

前列腺癌(PC)的去势抵抗性与PC腔细胞分化成为激素激素难治性神经内分泌(NE)细胞有关。然而,控制致死性NE前列腺癌(NEPC)的机制仍旧不清楚。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前列腺癌恶性肿瘤到NEPC转化过程中的机制。研究发现,microRNA miR-708参与了NE分化,并在NEPC细胞和肿瘤活检样本中下调。miR-708能够靶向Sestrin-3来抑制叉头转录因子(FOXO1)的磷酸化,从而导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