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JCEM:妊娠期糖尿病预测子女心脏代谢标志物水平

2019-3-6 作者:xing.T   来源:网络 我要评论0

孕产妇妊娠糖尿病(GDM)和孕前超重/肥胖(体重指数,BMI≥25kg/m2)可能对后代心脏代谢健康产生不利影响。近日,内分泌和代谢性疾病领域权威杂志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该研究旨在评估母亲GDM和孕前超重/肥胖与成年后代心脏代谢危险因素的关系。

该研究为纵向队列研究(ESTER和AYLS),在新西兰省和芬兰北部进行,参与者平均年龄24.1岁(标准差为1.3),研究人员将后代分类,1)不论孕前BMI的GDM孕妇后代(OGDM; n=193),2)孕前超重/肥胖的正常血糖孕妇后代(ONO,n=157)和3)孕前BMI<25kg/m2的正常血糖孕妇的后代(对照组,n=556)。研究人员评估了血液中的心脏代谢生物标志物,并测量了静息血压和心率。

与对照组相比,OGDM和ONO具有更高的空腹血糖[1.6%(95%置信区间0.1-3.1)]和[2.3%(0.5-4.3)]以及胰岛素水平[12.7%(4.4-21.9)]和[8.7%(0.2-17.8)]。当针对混杂因素和/或当前后代特征(包括BMI或体脂百分比)进行调整时,这些差异减弱至非显著性。OGDM具有较低的性激素结合球蛋白[SHBG; 男性:-12.4%( -20.2至-3.9),女性:-33.2%( -46.3至-16.8)]、高密度脂蛋白[-6.6%( -10.9至-2.2)]和载脂蛋白A1[-4.5%(-7.5至-1.4)],这些差异在上述调整中仍然讯在。各组之间的心率和其他生物标志物相似。

由此可见,GDM孕妇的成年后代增加了胰岛素抵抗的标志物,并且具有更容易致动脉粥样硬化的脂质谱;这些只是部分由混杂因素或当前后代的肥胖所解释。母亲孕前超重/肥胖与后代葡萄糖调节受损有关,这可通过混杂因素和/或目前的肥胖来解释。

原始出处:

Nina Kaseva.et al.Gestational diabetes, but not pre-pregnancy overweight predicts cardio-metabolic markers in offspring twenty years later.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19.https://doi.org/10.1210/jc.2018-02743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所属期刊:J CLIN ENDOCR METAB 期刊论坛:进入期刊论坛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